东司头·地粪头

  潮汕地区农村,旧时的露天茅坑叫“东司”,也叫“东司头”。不少人认为 “东司”是个很土很粗俗的词语,不知道怎么写,其实“东司”也是个古语词,宋代已有用例。宋·无名氏《张协状元》戏文第四出:“夫人,生得好时,讨来早辰间侍奉我们汤药,黄昏侍奉我们上东司。”清·翟灏《通俗编·居处》云:“朱晖《绝倒录》载宋人《拟老饕赋》有‘寻东司而上茅’句。”宋后的例子就更多了,《古今小说·史弘肇龙虎君臣会》:“定眼再看时,却是史大汉弯跧蹲在东司边。”也写作“东厮”(“厮”潮音可读[si1]),《醒世恒言·李汧公穷邸遇侠寄》:“原来支成登东厮去了。”字又写作“东厕”,《水浒传》第六回:“还有那些管塔的塔头……管东厕的厕头,这个都是头事人物,末等职事。”《初刻拍案惊奇》卷二十一:“此必有人家干甚紧事,带了来用,因为上东厕,挂在壁间,丢下了的。” “厕”在这里是“厮”的异体字,《新华字典》普通话注音sī,潮音则读[si1](丝)。潮汕乡间,旧时谓上厕所为“上东司”,与此例子完全相同。为什么厕所会叫做“东司”,有人认为跟古代民居的建筑格局有关,厕所多安排在房屋的东侧,故名。目前尚未找到足够的证据,聊备一说,供读者参考。

  因为“东司”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吃喝拉撒睡息息相关,所以,用这个词创造出来的词语、熟语很多。下面举几个例子跟大家说说:

  东司头号小影——臭相。茅坑边照相——拍出来的相片是臭的。“臭相”潮汕话谓不讲规矩、胡乱来的意思,这里用的是谐音双关的修辞手法。如说:“个物东司头号小影——臭相,借钱了唔好还(那个家伙太无赖了,借了人家的钱不肯还)。”

  东司头老石部——愈老愈臭,茅坑里的石头——泡的时间越长就越臭,比喻品质不好的人,年纪越大越是恶劣。如说:“真实是东司头老石部——愈老愈臭,阮单位许个老科长,人乞伊除到畏(真的是茅坑里的石头——泡的时间越长就越臭。我们单位里的那位老科长,把大家折腾得都怕了他了)。”

  放屎搇东司墙,拉屎时双手扶住茅厕的墙壁,怕掉进茅坑里,比喻人行事过度谨慎、缩手缩脚。如说:“个物放屎搇东司墙,伊咋得敢佮你去冒险(那家伙前怕狼后怕虎的,怎么可能跟你去冒险)?”

  鸭囝跳东司——赶伙,鸭子有随群的特点,头一只往茅坑里跳,后面的也跟着往下跳。比喻人随波逐流,没有主见。如说:“此在个人鸭囝跳东司——赶伙,单位内有人买只个牌个汽车,就人人缀伊买(现在大家好随大流,单位里有人买这个牌子的汽车,大家就跟着买)。”“伙”,在这个歇后语中读阳去声[huê7](回7),意思是流俗、大家都一起做的事情。“赶伙”,就是跟着大家干某事。“伙”来源于古代的军队建制,若干个士兵吃一锅饭,为一伙。普通话说“他们是一伙的”的“一伙”,也是同源词,意即吃同一个灶伙食的,或者是在一个锅里抡勺子的。大家一起去做某件事情,潮汕话叫“有伙”,没有伴儿一起去叫做“无伙”,也是这个意思。

  新东司好放屎,意思是有了新厕所,大家都喜欢去那儿大便。比喻有了一件新的衣服或者工具等等,大家都喜欢拿出来穿,或者拿出来用。既是新奇的意思,也带有喜欢显摆的意思。

  “东司头”的旁边往往有堆放垃圾积肥的地方,叫“地粪头”,“地”潮音[do3](倒),不少人不知道“地”字可以读[do3](倒),就直接写同音字“倒”,成了“倒粪头”。其实,“地”字的声旁是“也”,古代是“它”的异体字。“它”字上古音属于歌部字,韵母就是[o],从“它”得声的“鱼它驼坨陀砣佗鸵”潮音都是[o]韵母,所以,“地”念[do3]是上古音在潮汕话中的保留,是一条宝贵的古音资料。

  关于“地粪”的俗语有“家内地粪人人有”(垃圾家家有,比喻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家丑,类似于“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除“地粪”之外,还有“扫地”口语说[sao3 do3]、洗地板叫做“洗地”[soi2 do3]、占地方叫作“镇地”[ding3 do3],都是这个“地”[do3]字。成语有“狼犺镇地”(“狼犺”音[lo5 ho1]),比喻物体笨大占地方。本专栏曾经有专文《扫地·洗地·地粪》,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上网检索读一读。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6.26)
浏览次数: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