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方言的歇后语

    从“《潮汕文化》百期选”第3集中,看了余流先生“潮汕方言的形容词”,读了“透过它,可以窥见我们潮汕老百姓的语言才华和文学素质”颇有同感。 
 
    无独有偶。潮汕方言还流行一种歇后语,每则歇后语也是老百姓一种语言创造。它通过形象生动的喻物释出一个意义的理解,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略举几则,只要说出一个形象的前语,就会给人留下某种想象的理解。 
 
    “水流破布”———搭着就缀; 
 
    “鸡大老爷蛀”———时机错过; 
 
    “块肉吊在镣”———任人宰割; 
 
    “手细捂大尻仓”———顾不得整体; 
 
    “放屎扶东司墙”———妥当平安; 
 
    “百钱四块二十五”———分拆开来,清清楚楚; 
 
    “赤脚掼猪肉”———看有吃无; 
 
    “鳞鱼缀食草鱼屎”———跟着享受; 
 
    “好花插在牛屎堆”———不相配称; 
 
    “张公辖驴张公使”———只有他自己会使用; 
 
    “老老戏唔知挂须”———老在行也失检点; 
 
    “肥水流过别人田”———利益不会走失; 
 
    “三斗油麻倒无粒落耳”———全听无一句; 
 
    “鼻屎好吃挖到鼻孔血流”———贪得无厌; 
 
    “有钱买蚊香,无钱买蚊帐”———会算除; 
 
    这种歇后语,也叫潮州俗语,已脍炙人口随处可拾,这是潮汕人民在生活中创造凝炼的结晶,因有趣可读,通俗易懂而长期流传在老百姓中。

作者: 
卢锦标
来源: 
特区晚报(2003.01.03)
浏览次数: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