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痛正知齿痛人

  “齿痛正知齿痛人”,是一句很常用的潮汕俗语,谓自己牙疼了才知道牙疼人的痛苦,比喻同病才能相怜。

    说的是有一位乡村的富家阿奶正午时分牙痛发作,阿爷赶快叫上家里的两个长工抬轿送他去府城的牙医那里诊治。此时正是日头炎炎似火烧的酷夏,又加上抬轿的长工来不及吃午饭,肚子里空空如也,这一热一饿一急,跑了一段路后实在跑不动了,就放慢了脚步。阿奶牙齿也正痛得厉害,巴不得快点能见到牙医,见长工的脚步慢了,就不高兴了,责问他们为什么不走快一些。前面年轻一些的长工告诉她:“阿奶,我们肚子饿了,跑不动了!”阿奶从来也没饿过,不知道肚子饿是什么感觉。就问道:“肚子饿是怎么回事,就跑不动了?”后面年长一些的长工知道,跟阿奶解释肚子饿是没用的,就跟阿奶说:“肚子饿就跟牙痛一样的难受。”阿奶是富于同情心的,听了马上心领意会,说:“赶快停下来,路边的粿条铺每人吃两碗粿条再走。”

  民间故事大多是无厘头的,不必花功夫去研究它。但“齿痛正知齿痛人”这句俗语,从方言学的角度看,倒值得研究研究它。

  牙齿,潮汕话通常不用“牙” 而用“齿”:刷牙叫“漱齿”(漱,潮音[ciu3]秋3),牙刷则倒过来叫“齿漱”。

  齿漱、漱齿的“漱”字得说一下。此字常读音[suag4](朔),如“漱口”“饶漱石”等,是文读音。但白读音是[ciu3](秋3)。口语中用水擦洗叫“ciu3”(秋,阴去),如“ciu3齿”(刷牙)、“ciu3鼎”(刷锅)等。“漱”,《广韵》“生”母“宥”韵去声开口三等字,所佑切。“生”母字潮音读[s-]或[c-]。读[c-]者如“梢稍渗(渗漏)闩(门闩)”等字;至于“尤宥”韵母字读[-iu]韵母,乃是主流,如“溜就秀绣锈昼宙咒臭(无色无臭)兽寿救又”等。故“漱”潮语读[ciu3]是正音,读[suag4]倒是习非成是的误读音。“漱”指擦、刷的意思,古汉语有用例,《礼记•内侧》:“凡内外,鸡初鸣,咸盥漱。”意思是鸡鸣即起,刷牙洗脸。唐•柳宗元《晨诣超师院读禅经》诗:“汲井漱寒齿,清心拂尘服。”“漱齿”之说,与潮汕方言完全相同。

  此外,金牙叫“金齿”,牙缝叫做“齿缝”,牙龈叫“齿龈”,蛀牙叫“蛀齿”,牙龈发炎肿胀叫“浮齿包”拔牙叫“尅齿”“挽齿”,镶牙叫“镶齿” ,牙垢叫“齿屎”,小孩换牙叫“换齿”等。有俗语取笑小孩换牙时牙齿都掉光的可爱说:“无齿樃(lang3),偷食丈母婆个豆粉粽。”

  但是,在一些词语中,潮汕话则还保留“牙”的说法,生活谚语说:“七坐八爬九发牙。” 说的是婴儿七个月大能坐起来、八个月能爬行、九个月就长牙的生长规律。民谣云:“天生人唔平,有人无齿,有人重牙;有人无囝,有人双生,有人无厝住(diu7),有人企大厦。” “重牙”,就是牙齿长重叠了。这里“齿”“牙”相对,词义相同。上文所说的“无齿樃”,往往也被昵称为“无牙老”。还有,槽牙,旧称“臼齿”,潮汕话则叫“牙头齿”,“牙”和 “齿” 都用上了。

  门牙则多还是称“牙”,形容龇牙咧嘴、门牙外露叫“牙齴齴”。“齴”是古语词,南朝·梁·顾野王《玉篇·齿部》:“齴,鱼骞切,齿露出貌。”《广韵》上声弥韵:“齴,齿露貌。”鱼骞切。汉·王延寿《王孙赋》:“齿崖崖以齴齴。”音义皆与潮汕话相合。

  门牙长而外露,且不端正,潮汕话叫“哨牙”(哨,音[sa3]傻3),形容之则谓“牙哨哨”,如说:“《地雷战》许底个日本翻译官牙哨哨。” 俗语有:“牙哨哨,西瓜一食食够担(门牙长又大,西瓜吃一担。够,潮音[gao3]到)。” 哨,古汉语中有不正的意思。《礼记·投壶》:“主人请曰:‘某有枉矢哨壶,请以乐宾’”。汉·郑玄注:“哨,不正貌。”《广雅·释诂》二:“哨,衺也。衺,同斜。”又“哨”,《集韵》去声“效”韵音“所教切”。“效”韵字潮音白读为[a]韵母,如:“教窖校(上校)孝罩豹敲巧”等,故“哨”潮音文读为[sao3](扫),白读为[sa3](傻3),正与与韵书“所教切”相合。    

  门牙大而外露、唇不覆齿,后者,下颌突出,上下不整齐,潮汕话叫“齿巴牙”,潮谚有云:“西瓜畏齿巴牙,猪屎畏粪钯。”比喻一物降一物(畏,怕;粪耙,专门用来捡拾猪粪的铁钯子)。《集韵》去声“禡”韵:“齿巴,齿出貌。”步化切,又平声麻韵:“齿巴,齿巴牙,齿出也。”《醒世恒言·两县令竞义婚孤女》:“萧雅一脸麻子,眼眍齿齿巴。”义皆与潮汕话相合。

  另有一字与“齿巴” 字义同音近:“龅”,“帮”母“效”韵字。粤语谓门牙大而外露为“包牙”,本字应就是“龅”,其实也是“齿巴”的异体字。正好前天(05-25)的《广州日报》第19版有一篇报道,标题就叫做《龅牙妹,地包天,何时矫治好》,还有小标题“大龅牙需成年后接受正颌手术”。

  门牙大也被贬称为“屎椑牙”,音近而经常被戏称做“西班牙”。“屎椑”(椑,音[boil],八1),是旧时大便后用来擦屁股的小木片。所以,此称极俗,万勿随便用来形容人。

  澄海话谓被人咬一口后留下牙痕为[nga5](鹅阿切5),如说:“你勿看伊孥囝细细,乞伊咬落去到个牙怪深(你别看他是小屁孩,被他咬了一口,牙痕挺深的)。”

  “粪钯”的“钯”,同义字还有“耙”“筢”等,根据潮汕农村“粪钯”铁制的特点,我选用了金字旁的这个“钯”,“抠筢”多是竹制,选用“筢”比较合适;而犁地耙田、“犁你唔着哩耙你会得着”(意思是:总有机会逮到你的,你跑不了),则选用与耕地相关的“耙”。

  最后再说说“齿痛正知齿痛人”的“正”,是个副词,表示“才” ,“正知”,才知道。潮汕歇后语:“老妈宫粽球——食定正知”,“食定正知”,也是吃过了才知道(好吃)的意思。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微信公众号"林伦伦方言茶话"
浏览次数: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