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线砧 柴箍软黏

  “丝线砧,柴箍软黏”是一句潮汕俗语,意思是说丝线坚硬硌疼人,柴箍则柔软熨帖。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分明是一句反语,那这话到底出自哪里,为什么会这么说呢?说起来,这其中还有一段“古”。

  相传古时有位姓王的千金小姐,是标准的“官二代”,自小锦衣玉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因父亲身居高位,远在京畿,忙于朝政,对她疏于管教,由此养成了她乖张任性、傲娇刁蛮的习性,时常无理取闹,对下人乱使脾气。一次,服侍她的丫头秋菊在闺房内做针黹活,突然被小姐喊过去捶背,于是随手将绣花用的一缕丝线放在小姐的睡榻上,过后忘记取走。翌日,小姐起床发现被褥中掖着一缕丝线,霎时脸色一沉,对丫环大发雷霆说:“死贱婢,怪不得我昨晚睡觉时腰肢老疼,原来是你放的丝线给硌伤!”任丫头再三解释,小姐仍不依不饶,狠狠地把她教训了一顿后,硬生生将她给撵走。

  数年后,王父在朝遭奸党所害,不单身陷缧绁,且罪及满门。横祸骤降,王家树倒猢狲散,荣华富贵顿成了过眼云烟,小姐弃钗而弁,连夜出走,逃往他乡避祸,因举目无亲,投止无门,无奈只得四处颠沛流离。一日傍晚,她跋涉至一小山村,又饥又渴,见一户人家房屋顶上冒着炊烟,于是上前敲门求助,却因体力不支,昏倒在地。少顷,一少妇走出屋外打水,见有人倒在自家门口,便迅速将人搀进屋里,喂水喂食。一阵急救之后,小姐缓缓回过神来,两人相对,相互认出对方,皆大惊。原来,这户人家的女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被撵走的丫环秋菊。离开王府后,秋菊回到老家,后经人介绍,嫁与当地一名柴户为妻,过着男耕女织、夫樵妻舂的生活,虽家道贫寒,但夫妻恩爱,日子虽苦犹甜。这几天丈夫外出卖柴未归,她一人在家持操家务,他乡重逢,开始虽心有怨气,但转念一想,毕竟曾经主婢一场,现在小姐落难,应该仗义相帮才是。见天色渐暗,外面北风呼啸,天寒地冻,于是便留小姐在家中住下。家中没有像样的床榻可招待客人,只剩隔壁一间存放着大量干柴的房屋没住人,秋菊于是将柴房收拾干净,为免小姐直接睡在地上受冻,又想出一个办法,选用一些粗壮厚实的柴块垫在地板上,再铺上被褥架成了临时的睡床。当晚,她与小姐同“床”而睡,两人边躺边聊,不觉睡意袭来,不久便双双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起来,日已三竿,秋菊内疚地对小姐说:“家中没好招待,未知小姐昨晚睡得可好?” 小姐听后连声说:“好,好,睡床柔软,一觉到天亮!” 一听这话,秋菊似想起什么,忽然“噗哧”一笑,喃喃自语道:“这就奇,丝线哩砧(硌),柴箍哩软黏(柔)!” 话一出口,小姐明白了话外之音,顿时满脸通红,羞愧难当,悔不当初。“丝线砧,柴箍软黏”,这句话就这样流传了下来。这句俗语前后押韵,简洁易记又寓意深刻,实乃醒世一良言。它告诫人们,“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尽管处在不同境况时对事物的要求和感受迥然不同,但不管如何,得意时莫忘形、不忘本,要懂得感恩知足,善待他人,以免贻人笑柄,悔之莫及。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汕头日报(2018.04.01)
浏览次数: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