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话“挂纸”

  今年的春天,风和日丽,繁花似锦,微信朋友圈里,无论男女老少,几乎人人都在晒花。

  春分过后,下一个节气就该是清明了。对于骚人墨客们来说,是踏青赋诗的美好时节;而对于千千万万个寻常百姓家庭来说,则是上山扫墓、祭拜前辈的重要时节。“柳垂阡陌雨沉沉,千里子孙赶上坟。处处青山烟雾起,焚香祭拜悼先人。”(左河水《清明》诗)

  清明扫墓对于潮汕人来说,几乎跟春节回家团圆同样重要,给先前辈扫墓祭拜的同时,就是对子子孙孙以感恩祖德、不忘祖宗的教育,家家户户都十分重视。君不见,从广州、深圳乃至全国回潮汕的飞机票、高铁票、动车票,甚至平时都不去乘坐的大巴票,都是一票难求。交通部门运力之紧张,不亚于春运。

  清明扫墓,在大部分粤语地区,叫做“拜山”,但在潮汕地区,叫做“guê3 纸”,“guê3”音同“过”,所以很多人就写作“过纸”了。清明节扫墓祭拜祖宗的习俗,唐前就已经有了,唐代已很风行,白居易有”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的《清明》诗流行。宋朝的高翥的《清明》诗就描写得更清楚了:“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潮汕人还有在冬至过小年的时候扫墓的,叫“guê3 冬纸”。

  扫墓为什么要叫“guê3 纸”呢?“guê3”字写作“过”对吗?

  我认为,应该是“挂”字,而不是“过”字。让我们先看看潮汕扫墓的习俗吧。

  潮汕人上坟扫墓除了祭献三牲粿品纸镪外,还要用白色或黄色纸条置于坟头和墓地四周,用土块或石块压紧,附于坟场附近的土地神也同此。这种纸条,据称也相当于纸钱。这大概就是“挂纸”的由来。应该是源于古代的寒食禁烟火,清明是在寒食节期间,故不敢焚化纸钱而挂在墓上或者坟墓周边的树梢。宋•庄季裕《鸡肋篇》卷上:“寒食上冢,亦不设香火。纸钱挂于茔树。……而京师四方因缘拜扫,遂设酒撰,携家春游。”但不一定所有的坟墓周边都有树木(茔树),就因地制宜改为在墓堆上压一些纸钱。清朝时潮阳人陈作舟《潮阳竹枝词九首》之三云:“寒食家家扫墓还,相逢同过伏虎冈;空山日落晚风起,飞挂纸钱多白杨。”(李来涛《潮诗选粹》第262页)可见“挂纸”之俗,源于古代,沿袭至今。但现在是一边烧化纸钱,一边“挂纸”,热钱冷钞,同时并献。

  可为佐证的是粤东的客家人扫墓也称“挂纸”。客家人挂纸时,先修整墓场,铲除杂草,清刷墓碑,然后用石块将小张黄色草纸(俗称小脚)绕着半月形的墓周压紧划界,与潮俗略同。

  再讨论一下“挂”字念[guê3]的道理。

  “挂” 字,潮音常读音为[gua3](褂),如“挂念”“牵挂”等;读为[guê3](过)是白读音,其实也不难理解:“挂”字繁体作“掛”,是个像声字:从“手”“卦”声,“卦”字潮音就读[guê3](过),如“八卦”、“卜卦”等等。

  “掛”字属于《广韵》的蟹摄合口皆韵字,“怪”字也在此韵部。潮汕话“怪”字文读为[guai3](乖3),如“奇怪”“难怪”等;白读也为[guê3](过)。潮汕人有个好风气,一人有难,众人帮扶,有点像现在网络众筹帮人解决危难的性质。有句俗语说:“怪无无怪少”。什么意思呢?把它断为 “怪无,无怪少”就不难理解了。意思就是你一点钱财都不出,大家就责怪你;你如果按照自己的家庭经济条件,多少出一些,大家也都不会嫌少的。用普通话翻译过来,就是:“只责怪不出钱物的,不责怪出的少的。”其中这个“怪”字就读成[guê3](过)。

  “怪”字读[guê3],还有“怪责”一词,正好与普通话词序颠倒,就是“责怪”的意思。“怪责”的“责”字是入声[zêh4](积),“怪”有些地方也被后同化读为入声[guêh4],音同“郭”。  “怪责”是个古汉语词,南朝 梁 陶弘景 《冥通记》卷一:“一者,初夏至日昼眠,内外怪责,不得不说。”《宣和遗事》前集:“皇帝赐酒,妾面带酒容,又不与夫同归,为恐公婆怪责,欲借皇帝金杯归家与公婆为证。”  

  还有另外一个常用词——无怪,难怪,怪不得的意思,“怪”也读[guê3](过)。如说:“伊今日生病呶,无怪无来上课(他今天生病了,难怪没来上课)。”“无怪”也是古汉语词,如宋曾巩《与王介甫书》:“……谤议已纷然矣,足下无怪其如此也。”明李贽《复焦弱侯书》:“(今之学者)以学起名,以名起官……使学不足以起名,名不足以起官,则视弃名如敝帚矣。无怪乎有志者多不肯学。”清李渔《闲情偶寄•词曲上•结构》:“止因词曲一道,但有前书堪读,并无成法可宗,暗室无灯,有眼皆同瞽目,无怪乎觅途不得,问津无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二四回:“原来点了翰林可以打一个大把势,无怪那些人下死劲的去用功了。”现代别的方言区也用此词。如峻青《秋色赋•傲霜篇》:“无怪人们说秋菊傲霜哩!可真的是经霜一打,倒越发显得精神。”洪深《观剧导演的初步知识》上篇三:“台上许多事物,孤立看去,似乎不合常理,不可思议,无怪乎一些非议它的人,目它为非人的语言,非人的状貌,非人的动作。”

挂纸时常用作的祭品——糖葱薄饼

  我还怀疑,潮汕话中用作副词来修饰形容词或者形容词性的“guê3”,表示“很、非常”的意思(平时都写作“过”),其实就是北方话里的这个“怪”:“怪好” 就是很好,“怪好食”就是很好吃,“怪重”,就是很重……。不过大家不知道潮汕话的“怪”字可以读[guê3],所以就都写“过”字了(写作“过”有“过分”“太过”的嫌疑)。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微信公众号"林伦伦方言茶话"
浏览次数: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