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神之笔描绘“潮丑”之美——潮剧艺术博物馆丑行国画作品扫描

  谈及潮剧,不得不说到潮丑。潮剧谚语中有“无丑不成戏,花旦三分丑”之谓,丑行在潮剧各个行当中艺术表现最丰富,以其生活化、喜剧化、技巧表演化为最大艺术特色,让满台生辉,给人独特审美的愉悦。近日,记者走访广东潮剧院潮剧艺术博物馆,在诸多馆藏的国画人物作品中,就看到这部分潮丑的国画作品,在画家的画笔下,潮丑人物独具特色。

  下功夫练就

  诙谐有趣的绝活

  潮剧舞台上的人物都分属行当,早期的行当属南戏的七种角色。明代嘉靖及万历年间刊刻的《荔镜记》及《金花女》,均属生、旦、净、丑、外、末、占七个角色。以后在历史发展中逐渐形成生、旦、净、丑四大行当。

  据著名剧作家沈湘渠老师介绍,所有行当的身段动作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举手投足都要落在舞台的音乐节奏中。潮剧各个行当都有各自的程式规范,丑行表演诙谐有趣,有不少特技,如扇子功、椅子功、梯子功、须仔功等等,都是要下功夫训练才能亮出来的绝活,比如手的活动区位,就有“花旦齐肚脐,小生在胸前,乌面到目眉,老丑胡乱来”的基本规范。

  潮剧的表演程式,不是生活动作的自然形态,而是经概括、提炼,是艺术化、舞台化的动作,它广泛汲取自然景象或模拟某些动物的活动形态来刻划人物,不拘泥于形似而力求神似。例如丑行中的模拟皮影动作,模拟猴子、老鼠等动物的行动特征,以及汲取老鹰、狮子、壁虎等动物的造型等,都是状物取神,或舍形求神,使舞台表演富于写意性。

  用夸张手法

  渲染喜剧气氛

  据了解,潮剧各行当中,丑和彩罗衣旦最具特色,仅丑行就分成若干类。1961年,在汕头地委文教部的支持下,成立了“潮丑表演艺术整理小组”,把技艺相同称谓不一的名目,通过讨论进行归并、统一名称,分为项衫丑、官袍丑、长衫丑、褛衣丑、裘头丑、踢鞋丑、武丑、女丑、老丑和小丑十类。“各类穿戴不同,手法、步法、站式殊异,分别扮演卖卜盲翁、江湖术士、傻大姐、老泼妇……总之从乞丐到皇帝,凡不同的丑角人物,都有相应的一类和不同的程式”,沈老师说道。

  沈老师介绍,潮剧表演中现在仍活跃在舞台上的潮丑经典角色人物主要有《刺梁骥》的万家春、《柴房会》的李老三、《王茂生进酒》的王茂生、《桃花过渡》的渡伯、《闹钗》的胡琏和《杨子良讨亲》的乳娘和杨子良等等,都是以夸张的手法塑造人物形象,经常在舞台上渲染喜剧的气氛。

  大师画作展

  潮汕文化精髓

  记者在潮剧艺术博物馆中看到,描绘潮剧丑角的国画作品有李小澄的《闹钗》,杨培江的《柴房会》,刘启本的《杨子良讨亲》,林月光的《王茂生进酒》,卢中见的《桃花过渡》,郑鹤芝的《王茂生进酒门官》,郑少洲的《柴房会》,黄符生的《桃花过渡》等等。戏曲人物的表演为画家提供丰富多彩、活泼灵动的艺术造型。

  不过,画家们用线条、笔墨和色彩描摹的不仅是人物的外在形象,最难得的是刻划出人物的精气神。潮剧丑角的表演是生活中不同性格人物的高度浓缩,如何抓住舞台表演闪光的一瞬,把人物或憨厚、或狡黠、或张狂、或痴呆、或下流等各种不同的精神世界揭示出来,留在纸上,展现在读者面前,这或许就是画家们追求的共同目标。因此,就有了这些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丑得可爱的人物画。画家们的创作开辟了一个崭新的艺术天地,画出了他们心目中对潮剧、潮汕文化的解读,呈现潮剧独具的地方文化色彩。

  每一幅画作均呈现潮剧丑角人物的诙谐有趣与艺术的融合,不仅极其精妙地展示了潮剧艺术,也展示了国画的艺术力量。

作者: 
陈文惠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2.13)
浏览次数: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