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父兄,趁私家

  说年轻人啃老,潮汕话有一句很生动的俗语,叫做“食父兄,趁私家”。“私家”俩字得读成[sai1 kia1] (狮骑1),与“父兄”的“兄”读[hian1]押韵。

这句俗语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吃的(包括花费的)都是家里长辈们的钱,而自己赚的钱就放进自己的腰包,成了私房钱了。这不是典型的“啃老”现象吗?但这六个字,写起来却不容易,因为很多人对这句俗语虽然耳熟能详,但却不知道后面这三个字怎么写。

  首先我们说说 “趁” 字,潮汕大部分地方把这个字读为[ziang2](汕头音)或[ziêng2](潮州音,剪),“趁机”、“趁火打劫” 皆读此音。但口语中赚钱叫[tang3 zin5],[tang3]的本字不少闽语学者都认为就是这个“趁”字。“趁”字《广韵》去声彻母震韵字,“古无舌上音”(翘舌音),“彻”声母字潮汕话保留[t-]声母的字不少,“彻”字读[tiag4](撤),声母就是[t-]。真文韵(包括平上去三个声调)字有读[ang](氨)韵母的,如“闽鳞(鱼鳞)陈(姓氏)”等字。“趁热吃”,潮汕不少地方还说“tang3烧食”,这个“tang3” 十分明显,就是这个“趁”了。福建闽南话学界已基本接受了这个本字,但潮汕人可能还不习惯,多数把“赚”字训读为[tang3]。

  再说“私家”,在这里读[sai1 kia1] (狮骑1),意思是私有的、私房的。“私”字有三个读音:1. 读[se1](斯),这是最普遍的读音,“私有制”、“大公无私”等词语读此音;“走私”的“私”现在也多读这个音。2.读为[sai1] (狮),如上面的“私家”、“私家钱”,还有 “走私”(旧读)、“担私盐”等; 3.读[si1] (丝),如“家私”(家具)的“私”(粤语区常常加个单人旁写作“俬”)。这样就造成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私家”如果读[sai1 kia1] (狮骑1),就是专指私房钱;但如果读[se1gê1](袈),就是私有的意思,如“私家车”,港澳有不少小路标明是“私家路”、“私家场所”,就是这个意思,与“公家”、“公有”的相对而言。这种有趣的语言现象叫做“语音别义”,就是通过一个字的不同读音来表达同一个词的不同词义。潮汕话有文白异读,往往可以通过它来区别一个同形词的不同词义。还有一个字的不同历史层次的不同读音,也可以通过它来区别词义。情况比较复杂,也比较专业,这里就不啰嗦了,以后我再发另外的文章来专门谈这个问题。

“私” 字有三个读音的规律,“思”字也相通。“思” 字第一读音也是[se1](斯),“思想”、“三思而行” 等词语读此音;第二个读音是[si1](丝),“相思”在“相思病”、“病相思”等词语中旧读此音。“思”字单读无[sai1] (狮) 音,但加个“月”字旁的“腮”字就读[sai1]了。


  同理,“撕”字也可以读[se1] (斯)和[si1](丝),撕去豌豆角的边通常就叫做[si1],不知道“撕”者就会误认为是“丝”字。

  最后还有“家”字,在《家己人,拍死无相干》一文中,已经告诉大家伙“家”字可以读[ɡê1](袈),也可以读[ga1](胶),还可以读[ɡia1] (加)。这里再补上一个读音[kia1] (骑1)。[kia1]与[ɡia1]只是声母的送气与不送气之别。“家”的古音应该是不送气的,今读送气,不太符合与古音的对应规律,但类似的古音不送气声母潮汕话今读送气音声母的有不少,像“家”字一样把[ɡ-]读成[k-]还有“戈拘轨愧季巩溉概”等等。所以,“家”字读[kia1]在潮汕话里是没有问题的。

  回过头来再说说词义,这句看起来很口语化的俗语,其实很文雅,因为其中的“父兄”和“私家”两个词都是来自于先秦古汉语词。

  父兄,潮汕话用以泛指家长、长辈,不具体指父亲和哥哥,除了“食父兄,趁私家” 之外,还有“在家听父兄,出门听鯆声(螺号,指集体的号令)” 的俗语。这可能是个魏晋南北朝时语。晋·葛洪《抱朴子》内外篇中多用此词。例如《内篇》佚文云:“且人知未易知也,虽父兄不必尽子弟也。”《外篇·百里》第二十八:“或父兄贵重,而子弟以闻望见选。” 更早的先秦,应该是泛指王公大人的意思,《韩非子》八奸第九云:“凡人臣之所道成奸者有八术:一曰同床,二曰在旁,三曰父兄……何谓父兄?曰:侧室公子,人主所亲爱也;大臣廷吏,人主之所与度计也。”

  私家,则是先秦古语了。《礼记》效特牲第十一:“而公庙之设于私家,非礼也。”又礼运第九:“冕弁兵革藏于私家,非礼也,是谓胁君。”此后更朝代继续沿用,例如唐·白居易《盐商妇》:“每年盐利入官时,少入官家多入私;官家利薄私家厚,盐铁尚书远不知。”

  至于“食”字在潮汕话中的丰富词义,“父”字是否训读了“爸(罢)”字的读音,以后再跟大家说说。

  【注】本文古文献例子为李宏新提供。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微信公众号"林伦伦方言茶话"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