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舞台“机关”拾趣

《金山战鼓》剧照

《宝莲灯》剧照

  砉然断裂的石头,自动掀开的帐幔,从天而降的仙人……这是潮剧舞台上曾经出现的“机关”表演。这些奇异的舞台景观,不仅给观众带来了视觉冲击,为古老的潮剧艺术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而且与演员的表演交相辉映,从而大大增强戏剧的表现力和吸引力。

  从留存的剧目和文字记载来看,潮剧的“机关”布景至少可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当时三正顺演出的《活石头》,可谓是潮剧“机关”的发轫之作。该戏讲述一名女子逃婚到深山,苦无投止之处,试图撞石自尽时,忽见巨石倏然裂开,现出一位结跏趺坐的老仙翁,为女子指点迷津。石头的断裂采用了机关设计,而在剧中扮演仙翁的是潮剧名老生黄金泉。

  1960年,刚刚成立不久的潮剧青年剧团推出古装戏《金山战鼓》,戏中有场梁红玉与金兵对阵的戏,舞台机关独有创新。梁红玉擂动战鼓,金兵从四面八方放箭。为凸显梁红玉骁勇善战的巾帼气概,导演麦飞设计了“机关”——事先在战鼓下方安置了弹簧与缨箭,当梁红玉擂鼓时,身边四名女兵拼力挥舞旌旗为她抵挡飞箭,饰演梁红玉的演员则用脚轻踩事先安放在皮鼓下方的弹簧,鼓边上旋即弹出了三把箭。箭射在鼓边,没法射中鼓心,梁红玉依然从容不迫地擂动战鼓。此外,还在梁红玉身边两员武将身上各藏好一支箭,当敌方射箭时,梁红玉突然来一个360度大转身,在转身的瞬间趁着灯光黯淡,双手从左右两员武将身上拔出缨箭。当灯光重新亮起时,观众看到梁红玉两只手上各接住了一把箭,而她本人则毫发无损。这两处“机关”设计巧妙惊险,为剧目增色不少,每场至此,观众喝彩声四起。

  普宁潮剧团是善于运用“机关”布景的剧团,上世纪80年代初该团演出的《绿牡丹》《青蛇传》等剧目,精彩的“机关”令人叹绝。《绿牡丹》一剧,卖艺女花碧莲为救打擂受朱砂掌所伤的恩人骆宏勋,夜闯机关重重的四杰庄盗取解药。在表现花碧莲爬墙入庄时,演员背靠墙体,双脚站上事先设置好的“机关”鞋垫上,利用滑轮原理,由墙后的人员向下拉动绳索,将她拉上高墙,台前的她则配合表演爬墙动作,这一默契配合,便让观众领略到花碧莲的高超“轻功”。紧接着还有一情节也让观众啧啧称奇:花碧莲入室盗药被发觉,与朱彪之妻林四妹发生打斗,林四妹向花碧莲投出匕首,被花碧莲躲过,匕首不偏不倚插在布景墙上。原来,林四妹向观众亮出匕首,做了一个飞刀的动作,旋即又把刀藏回身上,而在同一时间,台后人员在幕后按下按钮,一把事先准备好的匕首便自动弹出布景墙来。花碧莲盗得朱砂丹后,不慎误陷机关,被毒弓所困。此处则是通过开关按钮操作,从墙上弹出多排弓刀,刀尖相向环抱将花碧莲困在中央。最后为表演花碧莲的飞窗绝艺,扮演花碧莲的演员跳窗蹲下藏好,幕后人员通过拉绳将窗边的花碧莲(木偶)拽走,于是乎观众便看到花碧莲“飞”出了窗外……这些机关设置配合演员表演,达到虚实结合、引人入胜的效果。每演至此,举座屏息凝神,仿若身临其境。而《青蛇传》也不乏“机关”呈现:青蛇被法海擒后绑在火炉上烧,为表现仙人施救,先在青蛇演员的腰背上系好吊绳,由工作人员在后台拉动吊索将青蛇升腾至半空,“青蛇”摆出伸臂飞走的动作。此时灯光骤暗,大幕急落,无声胜有声。

  小时候看过潮安潮剧团的《宝莲灯》与《八仙闹海》,对剧中机关表演至今记忆犹新。当蓝采和出场时,他手中闪闪发光的花篮很是吸引眼球,而花篮放在地上,还能自动移动,仿若“真宝”一般,那时看来倍觉神乎其神。每次蓝采和出场,我都要踮起脚尖,生怕错过这一段神奇的“机关”。而《宝莲灯》的“劈山救母”,我更是看了很多次,每次演到沉香劈山时,我都要提前跑至台前看个究竟,试图弄清大山断成两畔的原因。

  不但武戏,近年有的文戏亦融入“机关”表演,《跌雪》便是其中一例:书生方卿向姑母借钱未果,得表姐暗赠珍珠塔归家,孰料途遇大雪,被强盗夺走宝塔,饥寒交迫的方卿陟步上桥时,手中雨伞被风刮飞,落魄潦倒。为表现狂风刮走雨伞,事先将一条胶绳从舞台左上方系到右下方的桥墩上,成对角线,当方卿撑伞走上桥时,扮演者暗地里将雨伞柄勾住胶绳,然后由幕后人员在舞台内拉动绳线,雨伞便被胶绳拉着走,在台下看来便是雨伞被风刮跑了。这折戏唱做并重,“机关”表演生动奇妙,近年来常被演员选作演艺比赛的参赛剧目。

  此外,《柴房会》中的帐幔随莫二娘水袖扇动而自动掀开,《白蛇传》中的白蛇、青蛇从天而降等,都有独具匠心的“机关”表演,迄今仍为戏迷所乐道……相比于唱、念、做,“打”一直是剧种弱项,这些机关设计,通过大胆借助机械手段,创造出周密巧妙的场景,正好填补了剧种短板,而一旦揭开它们的面纱,窥见的不仅是戏里“乾坤”,还有前辈艺人为潮剧艺术孜孜不倦、推陈出新的探索精神。

标签: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0.25)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