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甜酸莶涩

  我是澄海人,澄海话里最主要的语音特点是没有闭口韵尾[-m]/[-b](入声),用潮汕话说就是“呾话无合[hab8]嘴”。汕头市区人或者潮州府城人喜欢拿我们澄海人开涮,让我们说说“咸甜酸莶涩”5个表示味道的形容词。

  其实,里面的“酸”跟闭口韵尾没有关系,其他4个字,3个是[-m]韵尾,分别读“咸”[giam5]、“甜”[diam5]、“莶”[hiam1],“涩”读[siab4],入声[-b]韵尾。澄海话则分别读作“咸”[giang5]、“甜”[diang5]、“莶”[hiang1],“涩”读[siag4],变成[-ng]/[-g](入声)韵尾了。除了澄海(东里溪以东除外)之外,潮安庵埠沿旧潮汕铁路线一直到潮州府城的南门外,基本都是没有[-m]/[-b](入声)韵尾的。所以,这些地方的人做古诗押韵,就得注意了,因为[-m]韵尾的字在诗词格律中是自成一韵的。例如“南”、“男”与“难”、“兰”既不同音也不能相押韵,“咸”与“坚”、“甜”与“珍”、“涩”与“设”也不同韵尾,不能押韵。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咸”字潮汕话与普通话的词义基本相同,只有在用于表示吝啬的词义上,潮汕话有所不同。吝啬,潮汕话叫“咸”或者“咸涩”,像巴尔扎克笔下的“高老头”那样的。另外,表示味道咸的最高级形容叫做“咸过卤胆”(“卤胆”应该是盐做的)。一般级咸味的形容为“咸仙咸仙”、“咸腺咸腺”(腺,潮音[suan5])。“咸”的反义词普通话是“淡”,潮汕话则是[zian2](整),字写作“[~公式~]”(“[~公式~]”字下面的“食”也可以替换成“酉”)。这是个古字,南朝·梁·顾野王《玉篇·食部》:“[~公式~],子敢切,无味也。”《广韵》上声琰韵:“[~公式~],食薄味也。”子冉切。按反切文读应该读[ziam2],今读[zian2],是白读音,本来的[-m]韵尾弱化后只剩下鼻化作用了。味道寡淡叫做“白[~公式~]”,强调版叫做“白[~公式~]无味”,再加强之叫做“白[~公式~]老呕”(淡得都快让人呕吐了)。但“咸[~公式~]”合起来却是指菜肴的意思,有些地方只用以指小菜,即潮汕话的“杂咸”、“咸碟”等。

  “甜”潮汕话也跟普通话差不多,只有个别词义有细微的不同,例如海鲜很鲜美也形容之为“甜”,如说:“嘴鱼汤过甜(这些鱼汤很鲜美)。”当然,也说“鲜甜”,就不会跟表示含糖量高的甜混淆了。还有“[~公式~]甜”一词,则与“咸芳”([pang1],攀)相对而言,意思大致是味道淡而不寡,能保持鲜美。如说:“澄海(苏南)个鹅肉咸哩咸芳,汕头个鹅肉[~公式~]哩[~公式~]甜。”“甜”(含糖量)的程度不同有不同的形容词级差。最甜的叫“甜到澸”([gam3],甘3),有点甜但又不太甜、甜丝丝的感觉潮汕话形容为“甜痴哥甜痴哥”,也作“甜痴甜痴”、“甜泥甜泥”等。

  “酸”的味道表达跟普通话也是一样的,如“酸杨桃”、“酸辣汤”、“酸甜排骨”等;但有些细微的差别我真不知道普通话怎么对应,如“酸黏酸黏”([niam1])、“酸氿酸氿”([giu6])、“酸嬲酸嬲”(niao1)等。肌肉的酸痛,以前有一个专门的“痠”字来表示,现在都合在一起用“酸”了。

  “莶”,潮音[hiam1](嫌1),辛辣的味道,辣椒,潮汕话叫“莶椒”,辣椒酱叫做“莶椒膏”。“莶”是个古字,《集韵》平声盐韵:“莶,辛味。”火占切。《广韵》平声严韵:“莶,芋之辛味曰莶。”虚严切。音义皆与潮汕话相合。微辣的味道,潮汕话也叫“莶辣”。“辣”字少单用,只有在“辣辣”中用作形容词,但读成[duah8 duah8],声母由[l-]变成了[d-](潮汕话中有不少字声母可以[d-][l]或者[t-]/[l-]互变)。澄海人、潮安人要注意了,这个“莶”字是读闭口韵母的[hiam1]的,在口语中就成为了[hiang1],与“香”同音了。此“莶”非那“香”,千万要注意区别哦!

  涩,潮音[siab4],潮汕话常用词,不但用于表示味道的苦涩,如“撮橄榄过涩(这些青橄榄很苦涩)。”“涩”与“酸”结合,表示既酸且涩的味道——酸涩。但还可以用来表示人的品性或者身体状况,“咸涩”形容的是吝啬;“目涩”形容的是眼睛干涩、睁不开眼,想睡觉;“嘴涩”形容的是嘴巴苦涩、胃口不好、吃嘛嘛不香。别人叫自己去做、自己又不愿意去做的态度形容为“叫着伊涩涩”;遇事不果断拿主意、优柔寡断形容为“呐酸呐涩”。其实,都是由于“涩”的不顺溜的词义引申来的。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0.09)
浏览次数: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