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人不会说潮州话

  诸君,一看这个标题,你第一感觉就是:连标题都写错了,还写什么文章?潮州人怎么就不会说潮州话了?除非是生活在外地的潮州人。可现实就有生活在本土的潮州人,他可说不好潮州话。举个例吧:我的孙子今年已经八岁了,读完了小学一年级,九月就要升上二年级。很多时候,在家里用潮州话交谈,听他在讲什么事,“然后”……。“然后”二个字,“然”是用普通话发音,“后”是用潮州话发音,你说他是不是不会说潮州话?这个问题虽然多次给其纠正,问他“什么后”,也会用潮州话说“然后”。可是,下次再讲“然后”时,又是一个普通话发音,一个潮州话发音,真拿他没办法。

  由此,笔者想到:如果我们的小学语文老师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在教学生识字的同时,挤一点时间教会学生用潮州话发音,那该有多好。既能避免上面所述的现象发生,也可促进“新潮州人”的子女更好地学习潮州话,促进其与本地同学的交流。语言学家王力教授说过:“潮州话乃古汉语”,学会潮州话其实有助于孩子长大了对古文的学习。如现在普通话说“眼睛”、“太阳”、筷子“、“走路”、“跑步”,潮州话对应的是“目”、“日”、“箸”、“行”、“走”,和古汉语的表达一模一样。《石壕吏》中“老翁逾墙走”,潮州人一看就知道是“老翁翻墙逃跑”的意思。现在,小学一年级已经教了很多古诗,这些古诗如果用普通话来朗读,总觉得不那么顺口,可是,如果用潮州话来朗诵,它的韵律就表现出来。如李白的《赠汪伦》中,“行”、“声”、“情”是同一韵脚,杨万里的《小池》中,“流”、“柔”、“头”(读 [涛])是同一韵脚,朗诵起来朗朗上口,而用普通话表达只能说是朗读,欠缺了古诗的韵味。像这些古诗的教学,老师可否同时用潮州话来教呢,笔者认为是可以的,因为押韵,可促进学习学习的热情,也易于记忆。

  普通话是国家规定的统一语言,便于天南地北的人在一起交流。而潮州话是一种特殊的方言,她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古汉语,是中华古文化的精粹。身为潮州人,我们应该珍惜老祖宗遗留给我们的这份宝贵的财富,让潮州人能够说好潮州话,不要让有的主持人在用潮州话讲述时,中间插入普通话词语的现象发生。

作者: 
杨联城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7.27)
浏览次数: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