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雅人、雅饬

  雅(yǎ,潮音<俄呀2>),是汉语的常用字,凡是正规、标准、不俗、优美的事物,皆可冠以“雅”字,如:才情富赡、品格高尚者称“雅士”,不同寻常的才智称“雅才”,雅正的文辞称“雅文”、“雅句”、“雅言”,精致、舒适的处所称“雅座”,宏大的气度称“雅量”,文雅的聚会称“雅集”,高雅的胸怀称“雅怀”……等等。

  “雅”字本身带有褒义,又适用于各种各样的场合,故在敬词、套语中往往可见其踪影,借以称扬对方的情意、举动。如:敬称他人以文字、言语启示曰“敬承雅教”,赠人以著述、书画时称“雅正”(意谓对方高雅,请其指正)、“雅属(属,音义同“嘱”)”、“雅鉴(请对方明察)”。甚至连采用不甚正当的手段获得诗文的行为亦称为“雅赚”。清·陈康祺《郎潜记闻》卷十二谓:

  竹垞(康熙间大学者朱彝尊之号)先生嗜书若命……乃置酒召诸名士高宴,遵王(藏书家钱曾,钱谦益族孙)与焉,私以黄金及青鼠裘赂其侍史,启箧得之,招藩署廊吏数十人,于密室夜半写毕,并录得绝妙好词。时人谓之“雅赚”。

  “雅”字在潮语中使用频率亦颇高且义项有所引申、拓展。凡是超凡脱俗,精致、完美特别是出色、漂亮的物事、行为均可以“雅”字概括之。如言“写雅字”,“穿雅衫”,“做雅粿”(如加一“勥”<戈央3,意为会、能、擅长>字,成“勥做雅粿”,则变为带贬义的“擅于做表面文章”)等。观看体育比赛时,不管是在现场还是看电视转播,座中不时会传来“雅”、“雅死”、“雅球”的赞语,观众赞许的自然是比赛过程的精彩而不是比赛用球的精美,这与外地人常说的“好球”,实有异曲同工之处。

  当然,潮语中最常用“雅”字来称誉的对象还是人的仪表、相貌。就像“雅人”一词,古书中多指方正、风雅之士,潮语除保持此义(如“雅人深致”)外,多直接用于赞美俊俏漂亮的男女。“雅娘”、“雅姿娘”则泛指漂亮女性;“雅姐”、“雅妹”,专赞年轻靓女,称美俊男,则多用“雅过小生”、“过雅”、“四正雅”等。上述各方言词如直译成普通话,估计北方人听后将会一头雾水。因为,正如《现代汉语词典》所言,他们誉称“英俊、潇洒、漂亮”的事物时,常用的字眼是“帅”,如“这个武打动作干净利落,真帅!”“这小兄弟可是个帅哥”等等。语言本无孰优孰劣之分,用“真帅”还是用“过雅”,视具体语言环境而各行其是可也。

  值得注意的是,在现代汉语中已迹近泯灭的“雅饬(yǎ chì,潮音<雅秃>)”一词,在潮语中仍为常用语,如言“伊块形雅饬雅饬,过悦(读<而娃8>)人”(他的样子雅致而不俗,很迷人)。古文献中,饬与“饰”通,《晏子春秋·杂下十六》:“吾君好治宫室,民之力弊矣;又好盘游玩好,以饬女子,民之财竭矣。”孙星衍曰:“‘饬’与‘饰’通。”故“雅饬”一词,意为自我修饰,使言行典雅严谨,合乎礼制。宋·欧阳修《胡先生墓表》谓:“其馀散在四方,随其人贤愚,皆循循雅饬。”明·顾起纶《国雅品·士品四》:“余读公集……其意气高迈,论思雅饬,慨然有孔北海之风。”潮语拓展了“雅饬”的内涵,赋予该词以新的含义:经自我修饰,使仪表、言行更加典雅、优美而脱俗。如果说,单纯的“雅”是爹妈给的即天生丽质,那么,“雅饬”就是先天的姣美与后天的修养的完美结合,是“雅人”身上一种可意会而难于言传的气质和风度的自然流露。这是潮语对古汉语词汇的一种极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引申。

标签: 
作者: 
曾楚楠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6.29)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