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未食粽 破裘唔敢放

  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已过去了,但赛龙夺锦的鼓声仍然在各地咚咚地响着。

  这情景使我想起了两个潮汕俗语:一个是“五月五,龙船囝,满溪撸”;另一个是“五月未食粽,破裘唔敢放”。前者说的是端午节各乡各里赛龙舟的民俗:河湖港汊,水面上都是一条条力争上游的龙船;后者说的是节候天气:端午节没过,破棉袄还不敢收藏起来,意思是天气可能还会冷。

  前一个俗语中的“撸”字潮音[lou6](卤6),摇动(船桨)的意思。后一个俗语的“粽”读[zang3],“放”读[bang3],两者押韵。这里涉及中古音在潮汕方言中规律性很强的文白异读对应问题。“粽”字属于中古音的“通”摄“冬”韵字,潮汕话文读为[ong],白读为[ang].“粽”读[zang3]属于白读。“粽” 字从“宗”得声,潮汕话读[zong1],则属于文读,如“宗教”“祖宗”等。从“宗”得声的字,有与“粽”一样读白读[ang]的,如“鬃”(头毛鬃荋、打鬃)“棕”(棕榈、棕油)等;一些则读文读为[ong],如“踪”(跟踪、踪迹)“综”(综合、综述)等等。

  “冬”韵字中像“宗”字系列的这样的文白对应读音的字常见的有:农、哝、浓,均文读为[long5],但“脓”白读为[lang5](狼),如“伤口脯脓”、“流脓”等:“侬”读[nang5]是“人”的本字,也是白读音。

  松,文读为[song1],如“放松”、“肉松”等;白读为[sang1],如“轻松”、“个芋/番薯会松”(芋头/红薯很面)等等。

  与“冬”韵同属“通”摄的“东”韵字也有这样的规律,例字更多。如“红、东、同、公、总、动、冻、桐、通、空”等。“红、东、同”三字有文白异读大家可能比较熟悉,容易懂,但后几个字的白读音属于常用而不为大家所知道的,有必要说一说。

  公,文读为[gong1],如“公公”、“公司”、“公私”等。它还可以白读为[gang1](工),鸡蛋、鸭蛋受精而有胚胎的,叫做“有公”。从“公”得声的“蜈蚣”读[ghê5 gang1](牙工),“蚣”读[gang1]也是白读音。

  总,文读[zong2],如“总统”、“拢总”等;白读为[zang2],如“草总”(小稻草捆儿)“总毛”(抓人家的头发,字也加“扌”旁做“扌总 ”)等。

  动,文读为[dong6],如“跳动”、“流动”等;白读为[dang6](荡),“振动”读为[ding2 dang6];也读[tang6](趟6),“别动它”说成“勿动伊”。

  冻,文读为[dong3],如“冰冻”、“冷冻”;白读为[dang3](铜3),如“猪脚冻”、“凝冻”[geng5 dang3](猪油等凝结成固体)等。

  桐,文读为[tong5](童),如“梧桐”、“桐花”等;但“桐油”的“桐”白读为[tang5](虫)。

  通,文读为[tong1],如“通知”、“中国通”等;白读[tang1](虫1),如“龙空通虎空”、(比喻人的关系网织得密,有很多门路)、“通芯”(指米煮得烂熟)等。旧时有暖手用的工具“火熥”,“熥”字从火通声,也读白读音[tang1].空,文读为[kong1],“空空如也”、“孙悟空”等;白读为[kang1](康),如上例的“龙空通虎空”,还如“细空唔补,大空艰苦”等等。

  翁,文读为[ong1],如“不倒翁”、“笠翁”等;白读为[ang1],指丈夫,“老翁”(年纪大的丈夫)、“翁姐”(夫妻)等;引申指鸡的雄性,如“鸡翁”(公鸡)。

  明白了“东”“冬”韵字上述的文白对应规律,你就可以找出不少你原来以为“无字可写”的字来。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揭阳日报(2017.06.03)
浏览次数: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