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切声里大爱深——从《双玉蝉》看潮剧悲剧之美

▲潮剧《双玉蝉》戴淑刁饰二岁夫

▲潮剧《双玉蝉》中,林初发饰沈梦霞(青年时代)

潮剧《双玉蝉》沈晓娜饰曹芳儿

        近日,笔者欣赏了潮剧《双玉蝉》,大受感动。记得上世纪90 年代,我就观看过此剧,当时它名为《二岁夫》,是由国家一级演员刘小丽主演的,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回重排,担纲的则是潮剧一团名演员沈晓娜,在我看来,可以说是同样精彩。

        悲情戏发人深省

        这是一出悲剧,却感人至深。鲁迅说过,“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给人看”,《双玉蝉》的意义就在于此,它具强烈的社会批判性,更可以诱发我们很多的思索。

        它扮演的是封建社会发生的一个悲剧:因父亲的一次轻率,正当妙龄的女子曹芳儿被许嫁给二岁的无知小儿沈梦霞。这种不合理,违背人伦道德的婚姻,是荒唐的,却由于封建礼教的枷锁,成了事实。曹芳儿抗争无力,不得不屈从于命运,含辛茹苦地抚育沈梦霞成人。后遇变乱,流离失所时两人相依为命。途中借宿一吕姓人家,沈梦霞却与年龄相当的吕家小姐,以玉蝉为约,暗许终生。沈梦霞高中后,曹芳儿正庆终生有靠时,沈梦霞却与吕小姐喜结良缘,双双来拜“义姐”。苦历了许多坎坷,曹芳儿得到却只是幻灭。这到底是谁之错呢?戏剧的矛头直指罪恶的封建礼教,曹芳儿的悲剧,正是这种制度的不合理所致,它把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摧残得千疮百孔,十分不堪,真令人愤慨:这个吃人的社会如果不摧毁,真是没有天理!

        这出戏分八场,由著名潮剧作曲家陈鹏作曲,正是哀婉声声,其音凄长,袅袅间割裂人心脾;其韵悠悠,妙在余味无穷,却缕缕如丝,悲切而深远。

        虽然是没有希望的结局,如曹芳儿的命运就不可逆转;可是,在没有希望中,却展示了人性之大爱,歌颂了曹芳儿的义举。如牺牲自己青春和幸福的无私奉献,以及对别人幸福的勇于成全,都是一种大爱之美。在大悲哀的背景下彰显这份大爱,正是一种难得的人情之美。在这种美丽的人性映照下,扭曲人性的社会制度和封建礼教,就更显得多么可鄙和丑陋了。

        《双玉蝉》带给我们的,不止有艺术之美,人性之美,更有批判的意义,让人有所爱有所憎,同时,更珍惜我们今天自由而幸福的生活。

        以情牵情演人物

        这出《双玉蝉》,是否演得好,关键看曹芳儿这个人物的表现。

        从戏中所表现的效果看,沈晓娜的表演真是可圈可点。本来,戏中的曹芳儿,无论所处的环境,及委屈求全的性格,都同沈晓娜距离很远。这就为她的把握人物,演绎人物,增加了不少难度。可是,沈晓娜却迎难而上,敢于挑战。

        首先,她揣摩剧本,走进人物,熟悉人物所处的时代背景,仿佛间自己也化身成了剧中之人,与人物共同体会喜怒哀乐的感情。这种混合一体的体验,好处就在于使沈晓娜得以认知剧中的具体环境,以及如何像剧中人似的应对,这种两者间的不隔,非常重要,使她能够投身其中,爱所爱,恨所恨。

        其次,她又能够走出来,时时保持独立的清醒,没有淹没在人物之中,而能演出属于自我的个性的精气神。所以,沈晓娜演的曹芳儿,并不同于此前的刘小丽。

        这也并不是说,沈晓娜的表演就高于刘小丽,她们各有千秋。正如沈晓娜说的,她的表演得益于对潮剧传统青衣表演艺术的继承。她的表现不能说,已经无懈可击了,其中还有不少值得加强之处;可是,已可以看出她在博采众长上的努力了。

        她从姚璇秋,从刘小丽等前辈演员身上吸收了不少养分,获得了很多教益;尤其是姚璇秋,这位潮剧表演艺术家,一生演过众多让人难以忘怀的角色,有很多宝贵的经验值得借鉴,是沈晓娜终生学习的榜样。

        沈晓娜是一位刻苦学习的演员,更是一位聪慧的演员。在戏里,她把曹芳儿演得栩栩如生,尤其是那复杂的内心世界,真是刻划得细腻真切,其中有痛彻心扉的哀恸,有愤恨的悲伤与无奈,却也有动人的至爱情怀。她也有矛盾,有不平,当她的付出得不到很好的回报时,她哪能心如止水?她也有血有肉啊!可是,面对一对追求幸福生活的青年,她却有巨大的不忍,于是不得不选择牺牲。这种充满无奈的爱,虽是溢满着苦涩,却是伟大的。

        当笔者问及沈晓娜为何能演绎得如此动人时?她说,就是一个情字。以情牵情,激动人心。她说,不管哪个时代,情总是不变的,有情人即使不能遂愿,也是感人肺腑的。

        矛盾中表现性格

        观看潮剧《双玉蝉》,我时时不由自主地流泪,我发觉周围的许多观众也都深受感动。这从某个方面上,可以见证此戏的成功。剧本编得好是基础,合情合理;而最让人激赏的,却是它善于制造戏剧矛盾,层层推进,渐入高潮,使观众在剧情的牵引下,欲罢不能。这种引人入胜之妙,正是戏剧的奥秘。我们为什么乐于欣赏戏剧——悲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欲罢不能的诱惑。

        在《双玉蝉》中,总是巧妙地把人物置于激烈的矛盾冲突之中。戏里处处有矛盾,如曹芳儿与社会习惯势力的矛盾,与小丈夫的矛盾,内心追求幸福的欲望与无情现实的矛盾,众多的矛盾,那么复杂,纠缠着,纷乱如麻,是很难解得开的。如此丰富的情感世界,要表现得好,真的难为了沈晓娜。

        在观赏时,我就常常为她捏着一把汗,她仿佛行走在钢绳上,还要做种种惊险动作!不过,她演来倒是自如、从容,在诸多的矛盾冲突中,她的性格却因此得以展示。越是矛盾激烈,人物的表现就越能深刻,也越能生动。

        比如,当听到小丈夫沈梦霞高第归来时,她充满着幸福的憧憬,这些年她的艰辛眼看就要得到回报了,于是,她喜心翻倒,就连我们也觉得高兴。可是,现实却把这美梦粉碎了,一句“义姐”,把她的心揉碎了。对她而言,这是何等残酷的伤害!天似乎塌了,地似乎陷了:“十八年我吞泪盼,却盼来,镜花水月梦一场!”这是如何的悲愤!然而,她却只能把苦水独自吞咽。这种由大喜转大悲,千回百折的柔肠百结,沈晓娜演得丝丝入扣,细腻、真挚、饱满,异常动人。

        但当我赞赏她把人物的内心变化刻划的很真切、动人时,沈晓娜却略感羞涩,说道,这更多要感谢众多老一辈艺人没有保留的传授。她说,我取得的点滴成绩,都离不开所有人的努力。

        她太谦虚了。不过,从她的谦虚美德中,我却也看到她艺术的前景,正是韩江花似锦啊!我衷心地为她的艺术生涯祝福:未来的沈晓娜当能放一番夺目异彩!

 

作者: 
谢惠鹏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