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鸡·蛤纠·蛤婆

  水鸡在潮汕方言中特指大青蛙,老水鸡又称老蛤,犹言其老。“老水鸡倒头旋”,喻精明老练而出其不意,正反语义皆可取,聪明机智或老奸巨猾。“挨啊挨,挨成老水鸡”的语境则完全消极了,老水鸡是老油条,混着日子,不思进取。

  小青蛙特定称谓叫蛤纠。“惜脚惜手,饿成蛤纠”,一幅瘦小的可怜相。蛤纠纠纠声,声音稚嫩,形容没见过世面、思想幼稚的人。或是蛙的烟雾弹,郑百川先生的《潮语薮》中提到一种蛙,身体极小而鸣声如牛,是“地牛过肩”(地震)的异兆。

  水鸡是蛙科,能食。异乡点过一份水鸡砂锅粥,类似细天时阿嬷煮出的味道,鉴定是潮汕人家店铺。来自大东北的林蛙兄弟雪蛤更是滋养圣品。此蛤非彼蛤。蟾蜍科动物蛤蟆,潮汕话称为蛤婆,“蛤婆好食无在路上跳”,如果蛤蟆好吃,早被人捉去了,还由得它在路上跳来跳去?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到了潮汕俗语中,依旧自不量力,“蛤婆塞床脚——假硬”,“蛤婆缀支尾——假鲑(乖) ”。“蛤婆叫蛤纠,蛤纠纠纠声,阿婆骂老爹。”在阿婆和老爹相骂现场同时出现蛤婆和蛤纠有煽风点火之嫌,更是令人讨厌。但蛤婆也并非一无是处,因其吃虫,所以古人立石蟾蜍以驱虫。普宁溪南古寨中的方楼水城,就立有石蟾蜍,让水沟中的蚊虫通通退散。

标签: 
作者: 
陈斯楷
来源: 
揭阳日报(2017.05.13)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