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衫的记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在陆河各地都有染衫师傅下乡跟村民“染衫”。

  陆河客家人称衣服为“衫”,把上衣和裤称为“衫裤”,把裁缝衣服的人称为“做衫师傅”。

  何谓“染衫”?“染衫”就是把褪了色的旧衣服用染料染成深色,变成新衣。

  那时,科学技术不发达,政府对布料实行统销,定量供应,即向公民按人发放布票,市场上布料凭票供应。由于,政府发放的布票数量不多,加上当时陆河人的生活还不是很好,添置的衣服自然不多,很多人都是两套衣服轮流穿。陆河的俗语说:“一日竹篙,一日吾身(身上)”、“上官厅系基,扫马屎也系基(什么场合都穿这件衣服)”,有些人做客没有新衣服,只好跟别人借衣服穿着去。这就是以前陆河人衣服少的真实写照。一件衫裤要穿好几年。一年新,二年旧,烂了的还要缝缝补补。很多旧了的衣服就会严重褪色,陆河人俗称其“转黄肿”,很不美观。但,大家又无钱做新的衫裤,只好想办法把褪了色的衫裤翻新一一染色。因此,“染衫”这一行业应运而生。

  有些人穿白色或浅色的衣服因出了大汗没及时洗“上乌鸡(生黑斑点)”,也可染成别的颜色。有些人通过熟人拿到从日本进口化肥的白色呢龙布料尿素袋,因袋面印有“净重:50公斤”等说明的黑色文字,就把它染成黑色做衣服穿。有些人由于没有钱做新衣服,穿着染了的衣服过年。

  很多外地人到陆河染衫营生,长乐(五华)人居多。他们每到一个村寨就放下担子,沿着村道街巷一边走,一边呼喊:“染衫哦”、“染衫哦”……村民们听到“染衫喔“的喊声就会马上把自己或家人要染的衣服拿给师傅染。师傅根据村民的要求,把要染同一种颜色的衣服装在一袋。当时,人们染衣服一般是染黑色、蓝色和赤色。

  染衫师傅收到要染的衣服达到一定的数量时,就在村子一个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用石头或火砖砌一个简易的炉灶,用一个比陆河人装米程的油箱大一点的长方体铁桶做锅头,在铁桶里放入三分之一的水,放进黑色,或蓝色或赤色的染料。然后,在炉灶里塞进燃料燃烧加热。燃料是跟村民拿来一些干柴草或就近在地上拾些干禾秆之类的东西。待铁桶里的水沸腾后,就把要染的同一种颜色的衣服放进桶里,一边往炉灶里添燃料,一边用竹夹子夹住衣服使其翻转,反复几次。大约经过十分钟左右,衣服就染好了。接着,师傅就把衣服夹起来放在石条或禾町上散热。接着,又染另一种颜色的衣服。当时,染一件衣服要三角钱左右。

  人们把染好的衫裤拿到溪河里里清洗,洗到衫裤不再流有颜色的水为止。衫裤晒干后就可穿着。染后的衫裤焕然一新,颜色鲜艳,很多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是新做的呢。

  由于染衫时染桶里的水温度太高,会把钮子烫坏变形,因此,很多人在染衫时先把钮子割下,染好后再安上。

当时,有位长乐人姓曾的染衫师傅,50多岁,经常到我乡里染衫。他态度非常好,和蔼可亲,乡亲们都喜欢把衫裤拿给他染。他在染衫时,小孩们都自觉地帮他拾柴草。乡亲们围着看,好像看“擦把戏”一样高兴,十分热闹。


  我读中学时,做了一条绿色的西装裤穿了一年后褪色转白,给人的感觉很旧。后来,我叫染衫师傅跟我染成黑色,穿起来很鲜艳,同学们说我又做了新裤。

  1970年后期,我国织布已不全用棉花了,制造出很多化学纤维布料。在市场上可用三寸布票买一尺这样的布料。陆河人称这种布料叫“降证布”。同时,市上也有“的确凉”和“的确卡”等新式布料免证供应。1983年冬,国家商业部通知各地,棉布免票供应,布料凭票供应成为历史。

  由于上述原因,在1980年代初,陆河人手中也比较有钱,大家比较容易添置新衣裳,已很少人染衫。到了政府取消布票以后,几乎没有人染衫了,干染衫这一行的人自然赚不到钱,这个行业自动消失,退出历史舞台。

  今天,陆河人也和其他地方人一样,穿衣已不成问题,多数人衣服多得无处放,很多还好还新的都丢掉。但,我们不要忘记“染衫”那个时代祖辈的艰辛,要勤俭节约,继续奋斗,把明天打造得更加美好。

作者: 
罗新焕
来源: 
汕尾日报(2017.04.23)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