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鬼·客·婆·公·母

  除了“囝”之外,潮汕话用来指人的后缀还有下面若干个。例如:

  1、伙。作为后缀,表示某类人的复数的语法意义。读轻声,调值接近阳去,如说:

  妈人伙(娘儿们) 孥囝伙(孩儿们) 后生伙(青年们) 学生伙(学生们)

  “伙”是从古代的兵制单位“火”脱胎而来的,与普通话的“伙伴”、“一伙”、“大家伙”的“伙”同源。在潮汕话中,“伙”还保留有用作实词语素的词义,表示属于哪里的人,如:

  你底块伙(你哪儿人)?

  我汕头伙(我汕头人)。

  显然,作为后缀的“伙”是从上述词义虚化而来的。“底块伙”的“伙”读阴上调[huê2],“汕头伙”的“伙”读轻声,显示出虚化的苗头。

  2、鬼。用作后缀,指某一类人,常带贬义,如:

  咸涩鬼(吝啬鬼) 痴哥鬼(好色之徒) 无头鬼(吃饭狼吞虎咽者) 枵饿鬼(饥不择食者) 卵脬鬼(马屁精)

  用“鬼”作后缀普通话也有,但多做“鬼子”,如“日本鬼子”、“美国鬼子”等。但用“鬼”作后缀的这类名词若用于对小孩或熟人的善意讽刺或责骂的,则带有亲昵色彩,如:

  孥囝鬼(小鬼头) 愚鬼(蠢货,“愚”音nga3) 老实鬼(老实巴交的人) 白仁鬼(笨蛋)

  “鬼”的构词特点是前面的语素多数系形容词性的,这些语素加上“鬼”之后,便成为名词。所以,“鬼”是个具有构形功能的名词后缀。

  用“鬼”来形容某类人而后虚化为后缀,缘于人们对鬼的丑恶形象之憎恶。而用于表示亲昵色彩,则是因为中国人“骂是爱”的特殊幽默感和修辞手法,粤语形容老朋友之间的亲密关系也云“老友鬼鬼”。

  3、客。表示来自某地方的人,是“来客”一义的虚化。通常用在地名的后面。如:

  香港客(指从香港回来的人,俗语有“香港客,无一千,有八百”) 番客(指从海外回来的华侨华人) 暹罗客(泰国番客)

  也有特指某类人的,通常代贬义,如:

  卵脬客(阿谀奉承的人) 屄精客(会巴结人、会来事者)

  4、婆。“婆”在潮汕话中常用来指某类女人,通常是上了年纪的,且带有轻蔑色彩,如:

  媒人婆(媒婆) 洗衫婆(洗衣妇) 收生婆(接生妇) 落神婆(巫婆)

  当然,也有泛指的,贬义并不明显的,如:

  生囝婆(产妇。俗语有“生囝婆,食一箩”,谓产妇胃口好,饭量大) 番婆(外国女人,通常指“番客”娶回来的外国老婆)

  上述各例中的“婆”读[phua5](破阳平)。由于“婆”有年纪大的附加意义,所以引申出表示形体较大的事物的附加意义,通常与性别无关。此义的“婆”读[po5],如:

  老鹰婆(老鹰) 蚝婆(大牡蛎) 笚婆(装鱼虾的大竹篓,也可以说“大笚婆”)

  像“婆”一样指大的东西的还有“公”。“公”作为名词在潮汕话中基本义是祖父。从辈份高、年龄大的意思引申出指事物的大者的附加意义,如:

  碗公(大海碗,也作“大碗公”) 蚁公(大蚂蚁) 指头公(大拇指,脚大拇指叫“脚指头公”)

  “母”也可以作为名词后缀表示大的、主要的,如:

  拳头母(大拳头) 桁母(栋梁,也作“大桁母”。“桁”读ê5) 药母(主药) 杆母(麻杆) 沙母(大沙粒,也作“沙母猴”)

  很明显,“母”作为后缀的附加意义是从“母亲”的本义引申虚化而来的。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4.10)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