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脚屐

  现在极少见人穿脚屐了,但在上世纪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潮汕人出行脚上普遍穿木屐。当年无论是禾埔(男人)姿娘(女人)、老人奴仔,所穿的脚屐,款式都一样,只是尺寸不同、大小不等。那时做脚屐、开脚屐铺、推车修补脚屐的大有人在。

  记忆中,现在老市区乌桥岛内位于二马路原介一电池厂斜对面就有间脚屐铺。在国平路跨过旧公园路口有两家脚屐店,其规模在当时的汕头埠算较大的。而一直售卖脚屐时间较长、收摊较慢的是位于同益路同盐埕街交叉口附近的脚屐铺。这些脚屐铺铺主多数会制作脚屐,不会制作者也会维修。

  脚屐铺一般不是以尺寸大小、油漆光亮度来衡量一双脚屐的价格,而是以屐身木质定价。用苦楝木制成的脚屐价格要高出一筹,这种屐耐磨,着脚又轻便舒适。用杉木做的脚屐虽穿着轻巧,不惧水湿水浸,易干好穿,但容易磨损不耐用。用杂木做的脚屐,由于木质硬、屐身重,虽然能穿用,但脚感不舒服。

  作为脚屐皮的屐鬃多数采用橡皮,后来也有人用人造革含网丝底那种材料,这种革面印有花草小动物或鱼虾等图案,为后生人所喜爱,使用寿命比橡皮的略短。

  那时,一双崭新的脚屐,质量上剩的一般卖2元,材质偏低的只售1.5元,再次的1.2元,奴仔的只需1元。

  由于当年生活都不富裕,人们都很节俭,修屐补屐者大有人在。在乌桥就有位补脚屐伯,推着小车专门维修脚屐。主要维修工具有高头铁锤、虎头钳、螺丝刀、铁砧,还有屐钉盒、屐鬃、屐帮橡皮等。一般屐鬃置换5角,屐帮橡皮条换新2角,钉屐钉1角……

  有些人闲坐时喜欢把脚屐脱下,光着脚丫倍感舒服轻松,成为习惯。关于这个,还有一段名人轶事。据说张华云先生也有闲坐脱脚屐的习惯。有一次,他穿着亲戚从马来西亚槟榔屿带来送他的人字拖鞋到广场主席台对面木麻黄林的石椅闲坐时,习惯地脱下“脚屐”,翘起双脚。结果让小偷有机可趁,偷了他的人字拖鞋。事后他逢人便讲这件事,说痛惜了几日夜。

  如今,脚屐早已淡出人们的生活,但作为历史沿革、民俗民风,潮汕仍有不少地方有奴仔“出花园”穿红脚屐的习俗。

标签: 
作者: 
刘建雄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4.07)
浏览次数: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