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生理”

  “生理”根据《现代汉语小词典》的释义,是指机体的生命活动和体内各器官的机能。明徐光启《农政全书》卷十《农书。天时之宜篇》云,“万物因时受气,因气发生。时至气至,生理因之”。这里的“生理”指的是植物生长繁殖之理。除了指生物机体的生命活动和各个器官的机能的意思外,“生理”还衍生出生存的希望、职业、生意、买卖等含义。

  生理作为“买卖”、“生意”之义,在古今书籍都有出现。如明代冯梦龙的《喻世明言》第一卷便写道,“兴哥一日间想起父亲存日广东生理,如今耽搁三年有余了,那边还放下许多客账,不曾取得。”近代《“五四”爱国运动资料。罢市之实状》:“小本生理之各小贩,集众滋事,击毁一区二分所警局。”

  潮汕方言称从事商业买卖为“做生(音「师恩」)理”,称商人为“生理人”。清代乾隆五十六年修纂的达濠青蓝《惇叙堂徐氏族谱》载,“十二世祖考修职郎如金公,宗汉公之长子也,行孙名时科,生于康熙巳未年七月十六日丑时,乾隆戊寅年九月十五日,终于正寝。公生平行船生理,贸易藩国。庚戌年(1670)与希石公约共襄建祠。忽船欲往日本,遂使长子来帮,后船遇风飘入安南国,甚受危险,惨莫奈何,幸得还乡”。清代嘉庆二十三年修纂的河浦乡《豪山陈氏族谱》载,“(十四世)衍舜,字兆耕号历山,生于崇祯丁丑六月初二,卒于康熙丁亥十二月初七,葬凤地平,坐午向子。公与兄俱被邱辉掠卖台湾。主任怜其朴实,给资令生理,苦积余金代兄赎身,故得相继回里”。

  这是清代潮汕民间对“生理”概念的诠释,也是潮人善于经商,勇于开拓的商业精神的表现。

  河浦乡和青蓝乡在明清时期俱属于潮阳招收都,两者仅一江之隔。濠江水陆交通便利,商贾云集,据嘉庆《潮阳县志》载,达濠港内“商渔船只千艘,湾泊东西两岸……鱼盐之利,甲于他墟”,素有“千金港”之称。明清时期达濠埠商贸繁荣,是潮汕四大商埠之一。美国传教士约翰。斯卡在1860年所写的《在华12年见闻录:百姓、起义者与清朝官吏》便称道,“达濠墟位于汕头东南15公里处,是一个远近驰名的海港和集贸城镇,水陆两路畅旺,交通十分方便”。美国浸信会传教士认为“这是一个在汕头之外建立浸信会传教据点的理想地区”。

  达濠埠的繁荣正是明清时期潮汕地区商业贸易的一个缩影。当年的潮汕商帮,搭乘红头船,漂洋过海,贸易藩国,铸造了具有海洋文明和商业精神的潮汕文化,至今还流传着“生理小小会发家”、“生理不成仁义在”的民间俗语。

标签: 
作者: 
陈爱辉
来源: 
揭阳日报(2016.12.10)
浏览次数: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