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话好恶学

  网络上有一个令人忍俊不禁的笑话:一位外地人问潮汕的朋友潮汕话难学不,潮汕朋友说:“很难学啊!”外地朋友问:“那‘很难学’用潮汕话怎么说?”潮汕朋友说:“嗬喔喔。”外地朋友听后就放弃了……第二天,又有一位外地朋友来问这位潮汕朋友:“潮汕话是不是很难学啊?”这回潮汕朋友怕又把外地朋友吓跑,便说,很好学啊。外地朋友问:“那‘很好学’用潮汕话怎么说?”潮汕朋友说:“嗬嗬喔。”外地朋友听了,也放弃了……

  类似的笑话被编成一道笑死人不偿命的潮语六级考题:潮汕话“很难学”说[hoh4 oh4 oh8],“很好学”叫[hoh4 ho2 oh8],请你跟着读。几个连续的喉塞音入声韵母,差点没把外地初学者给噎死,就不要说学习潮汕话了。

  “hoh4 oh4 oh8”的本字是“好恶学”。“恶”就是难的意思,还如“件事恶物(这件事难办)”、“条生理恶做(这笔生意难做)”、“只个人恶剃头(这个人难对付)”等等。

  恶,一读[aɡ4],“恶霸”、“恶毒”、“积恶”(干坏事,“积”读[zêɡ4],叔)等读此音,众人皆知;一读[oh4],意思是难,不容易。如说:“今年高考个数学题恶死(今年高考的数学题很难)。”上面的各个例子也都是这个意思。脓疮溃烂发作叫“做恶”,音[zo3 oh4]。这个“恶”是发作的意思,是上一个义项的引申义。

  主要元音[o]和[a]的文白异读对应,与之前一篇文章《五月未食粽》中[onɡ]/[anɡ]的文白对应规律是一样的。像这样的属于中古音的宕、通二摄入声字的文白异读例子还如:

  落拓,潮音[loɡ8 toɡ4](录通4),也作[laɡ8 taɡ4](狼8 踢),意为潦倒不羁。[loɡ8 toɡ4]、[laɡ8 taɡ4],都是个入声叠韵连绵词。

  落,单音节一读为[loh8](罗8)。塞音韵尾ɡ脱落变为喉塞音韵尾 h),如 “落雨”、“落车”等;一读为[laɡ8],如“落色”(掉颜色)、“落皮”(皮肤脱落)、“落齿”(牙齿掉落)等。在上文“落拓”一词中“落”读[loɡ8](录),读此音的还有“落解糜”(又稀又烂的粥。“糜”音[muê5])一词。《元人杂剧选·陈州粜米》:“一日三顿,则吃那落解粥。”又:“我这一顿落解粥,走不到五里地面,早肚里饥了。”顾肇仓注:“落解,稀疏、稀薄的意思;落解粥,稀粥。”今人陆澹庵《戏曲词语汇释》也云:“旧时文人考试落第后回家,只能煮些薄粥吃,叫落解粥。”由此可见:“落解粥”,即潮汕话之“落解糜”也。“落”字还有另外一读[laoh8]——“嘎落”[ga1 laoh8],掉落、丢掉的意思。如:“个钱袋嘎落去(钱包丢掉了)。”“嘎”只是个无义的音节,是“落”字上古音双音节声母[gl]的衍生音节而已。普通话也有lào 一音,与此相应。

  作,一读为[zaɡ4](节),如“工作”、“作息”等;一读为[zoh4]如“作田”、“种作”等。这两个听起来很口语化的词,都是古语词。晋·陶渊明《桃花源记》:“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醒世恒言·徐老仆义愤成家》:“(阿寄)为人忠谨小心,朝起晏眠,勤于种作。” 唐·李白《宿五松山下荀媪家》:“农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广韵》平声先韵:“佃,作田也。”其实,“日落而息,日出而作”的 “作”,潮汕话也应该念[zoh4],就是“作功课[kanɡ1 kuê3]”(干活)的意思。“作”还有建筑、累筑的义项,如“作堤”、“作条田垾”(累起一条田埂)。引申指整人、刁难人,如说:“我乞伊作到半讨死(我被他整个半死)。”北方话的“不作不死”的“作”,是折腾、瞎闹腾的意思,与此义应该同源。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7.25)
浏览次数: 
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