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城民间习俗源远流长

“出花园”是具有揭阳民俗特色的成人礼。郑楚藩 摄

  在生产劳动、社会生活、信仰禁忌和娱乐活动方面,榕城民俗与中原民俗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又带着鲜明的地域色彩,是本地区最具大众通俗色彩的文化现象。通过对这些现象的描述透视,有助于了解榕城人民的历史传统和文化观念。

  榕城民俗以中原汉文化为底色

  民俗性的事物,都产生于民间,在当地人民中世代相传,逐渐演变为一种具有自觉约束力的社会文化现象。

  民俗作为规范社群行为的习惯力量,以民众内心的精神信念为核心因素。它的诞生、存在和发展,不可能是一种孤立的、完全自发的现象,在许多方面都深受民族、区域物质生活和文化传统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这决定了民俗的产生必然有其深厚的社会基础,带有显著的地域特征和民族特征、并发挥生活方式与精神导向的规范的作用。从这一点上看,以中原汉文化为底色,以本土地理和历史为框架,榕城民俗是本土居民继往开来的生活方式与精神导向的规范。

  居民从事海上贸易使民俗文化带有东南亚色彩

  作为“岭南人”的一个组成部分,榕城的民俗中带着一点远古土著居民所创造的文化的迹象。这是因为这一带地域在三四千年以前,为南越人所拥有。这个远古民族的生产生活习俗,是构成岭南民俗文化的重要来源。此外,在战国末年至西汉期间的于越、瓯越、闽越等族,因逃避战乱而纷纷从浙江、福建、江西迁入本地区,与南越民族相处。他们除了带来自己的耕作方式,同时也把各自的风俗惯例和信仰禁忌带进了本区域,成为本地民俗文化又一支独特的源流。到了近代,本地区又有大量居民从事海上贸易或出洋谋生,他们既把本地的民俗文化带了出去,同时又在长期的生活中,接纳了居住国的部分民俗,并将之传入故乡,使榕城的民俗文化又增添了一些欧美特别是东南亚的色彩。

  汉民俗与华夏文化是榕城民俗文化基础

  然而我们确认,上述这些源流都不能视为岭南民俗的主体来源。中原大地的汉民俗与华夏文化,才是榕城民俗的文化基础和精神根源,这归因于历代流向本区的大批移民及汉民俗文化的强大辐射力、影响力。

  诚如嘉靖版《广东通志》所载:“自汉末建安至东晋永嘉之际,中国之人,避地者多入岭表,子孙往往家焉,其流风遗韵,衣冠习气,熏陶渐染,故习渐变而俗庶几中州。”可见在汉晋时代,岭南的民风世俗,已是汉民俗彻底占据了主导地位。其后,更经南宋末年和明末的两次大规模移民,岭南少数民族的流风遗俗已基本同化于中土风俗,民族的文化精神也没有什么特异之处了。这是岭南民俗文化中汉民俗逐渐渗透、传播并占据主导地位的发展历程,榕城作为岭南一隅,也无例外。

  自宋朝以来,榕城民俗文化中的一些主要方面,如年节民俗、婚嫁民俗、信仰民俗,除了某些地方性色彩和细节因素有所区别以往,民俗事象的文化精神和礼仪活动方面与中原民俗基本是相同的。如春节的迎春、吃年夜饭、守岁、拜年,元宵节吃元宵、逛灯会,清明节的扫墓,端午节划龙舟、包粽子、纪念屈原,七夕举行及笈、弱冠礼(出花园)、中元节施孤,中秋节赏月吃月饼,重阳节登高赏菊等。榕城的婚嫁礼仪及其文化精神,与中原民俗也完全相合,遵循“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无币不相见”的原则,整个聘娶过程包括了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等程序。这些仪式在世家大族中执行得尤为严格,表明了以儒家为正统的封建文化在本地区所占的统治地位,也表明榕城民俗在本质功能上是从属于中原民俗的。

 

标签: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6.06.22)
浏览次数: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