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殿邦写字

    枫溪吴殿邦是明朝万历年间进士,他博学多才,又是个著名书法家,墨宝遍布各地。 
     大史与小宗
    吴殿邦未登仕途之前在家卖文为生。一次,枫溪一位官拜太史令的大官衣锦还乡,建了一座“太史第”大府宅。太史令要请吴殿邦书写“太史第”三个大字,闻说是润笔需十两银子,他便着家丁如数把银带去。家丁以为我一年驴生拼死才赚多少银子,你吴殿邦轻轻易易写这三个字就要十两银子,未免太好赚了!于是,他就偷起二两自作“回扣”。吴殿邦先点银后写字,然后卷起让家丁带回去。太史令展开一看,只见“太史第”变成“大史第”,知是家丁作弊,便斥责他一番后要他老实向吴殿邦检讨并补足润笔金。家丁只好照办,吴殿邦接过银两,才补足在“太”字欠写的那一点,交家丁带回。
    无独有偶。浮洋庵后林建林氏宗祠,派人带足十二两银子去请吴殿邦写这四个大字。那人贪污了二两。等把字拿回来,族长大为生气,觉得宗祠的“宗”字小得太出奇了,便责问那个被委派的人,那人不得不坦白交代后,乖乖地把钱还足吴殿邦,请他另写与其它三字一样大的宗字,“林氏宗祠”这才完整了。
     食人酒肉赠人福     吴殿邦未中进士时,请他写字的特别多。但有个横行乡里、为人狠毒的老财主建新宅时付重金请他写个“福”字以嵌在照壁上,却遭到他的拒绝。老财只好请一位秀才亲戚想办法求吴殿邦。
    原来,秀才常与吴殿邦轮流当谜台主。秀才这一夜轮着主台,吴殿邦则成了猜众。秀才出了两则哑谜:一则是谜笺上写着“水火”两字,并悬了一串铜钱,写明谜目是“俗语一句”;另一则是悬着一瓶酒、一块猪肉,并备了一张大红纸、一支大毛笔和一罐墨汁,也写明谜目是“俗语一句”。秀才对吴殿邦用激将法:“大举人,这两则哑谜太难了,你一定猜不出吧!”吴殿邦说:“岂有此理!”只见他把钱取下,把“水火”字纸撕碎,随口说:“得人钱财消人灾(繁体灾字是上水下火)!”秀才出鼓三通:“猜得对!另一则呢?”又见吴殿邦把酒和猪肉取下,并写了一个大“福”字,说:“食人酒肉赠人福!”秀才又响了三通鼓,猜众报以热烈掌声。
    可是后来,吴殿邦才知中了秀才之计,因为那个“福”被用在那老财主的照壁上了。 
     无心插柳柳成荫     吴殿邦有个族内兄弟在枫溪官路旁柳树下开了一间点心铺,因为没有铺号,顾客对其不大信任,生意不佳。这日,吴殿邦便为他写了一块大招牌:“柳记点心铺”,顿时门庭若市,人见人笑:“哈,堂堂大举人不识字,心字中间写少一点,”很多人都说:“既然是‘无点心',那我们就去点心吧!”俗话说:“不是嘴欲食,而是目看见”,意即本来没有食欲,看见食物才想食。于是,看的人多,食的人也就多了,生意特别好。
    一次,吴殿邦外出公干,回来时其族弟对他诉苦说:“自兄走后,弟的生意特别冷淡。”吴殿邦问为什么?族弟答道:“人人都说,‘有点心’好了,不用再点了!”原来,是有好心人为招牌那个“无点心”的心字点足一点。吴殿邦叹气说:“唉,我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那好心人却是‘有意栽花花不发’呵!”

作者: 
庄群
来源: 
潮阳日报(2003.03.25)
浏览次数: 
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