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正庄“汕头话”

  大家都知道,汕头俗称鮀岛,美称粤东明珠,雅称海滨邹鲁,自称百载商埠。

  汕头人嘛,自然天经地义地吃潮菜,喝工夫茶,说汕头话——不过,如今我们听到的所谓正庄的“汕头话”,却只是近一百年来衍变而成的。

  让我们把眼光越过时间的长河,想象一下这座城市开埠通商的情景吧。榕江边上克勤克俭的揭阳人挑着自家酿的浓香酱油来了,练江边上豪放粗犷的潮阳人挽着一筐筐乌酥杨梅也来了,韩江边上的潮州人素来仔细,他们烧制的精雅瓷器不愁没有买主……真的是人多力量大,小小埠头就这样熙熙攘攘红火起来。勤劳的人们在这里做生意,出卖苦力,讨生活,进而栖息安家繁衍,构成了这座移民城市的雏形。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对于周围说“汕头话”的朋友,我只要耐心地问上三代,他们总会告诉我,他们的祖父辈来自潮汕地区的某个村落。

  除了自家的拳头产品和手艺,大家还带来了原汁原味的故土口音。沿街叫卖的吆喝声,讨价还价的市井声,合奏成一部潮汕方言交响曲。虽说都是潮汕话,可面对面拉起家常来,才惊觉语音、语调的差别是这样不可思议的大。潮州姿娘又轻又软的嗓音好听是好听,可说了半天怎么也飘不进潮阳人的鼓膜;在潮州人看来,潮阳阿兄爽快利落,可说话总是直着喉咙吼,每个字都是降调,把我家孥子也吵醒了。这有什么办法呢,一方水土一方人,原先祖祖辈辈在各自的母亲河边自说自话,历史的风云际会让潮汕大地上三江的语音在这里碰撞。当语言的沟通出现障碍,语音的衍化变异就成为必然。

  这种语音的蜕变最可能出现在商品交换上。尽管彼此都对对方的口音不以为然,但买方为了推介自家货色,买方为了嫌货压价,双方只能用对方听得懂的“话”说——语言的妥协是自觉不自觉的。另一种可能是通婚,操不同口音的男女,他们的子女耳濡目染,不可避免地夹杂着父母双方的语音特点。融汇、同化、兼容,逐渐演变成了我们今天所听到的“汕头话”。这种语音是圆润甜美的,但少了忸怩小气的尾饰音;它是清亮干脆的,但又不至于粗硬唐突。它映射了这个商埠的性格。

  这种情形,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美式英语的源来,牛津口音的英语,在移民的、牛仔的土地上,脱下了它贵族的外套,变得随意而亲民。

作者: 
刘文华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2.11.14)
浏览次数: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