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忆过年粿飘香

  在中国过年辞旧迎新,家家户户免不了要做些粿品或祭拜祖先,敬奉神灵,既表感恩之意,也赋予迎春纳福的美好祝愿。祖国幅员辽阔,各地民风民俗迥异,做的粿品自然也各不相同,各具特色。在我们家乡,人们做的是鼠壳粿或乒乓粿.春节临近,又到了做粿的时候,我们姐妹几个都汇集到家里来。母亲在世时一向很重视敬神拜佛,祭祀先人,粿品一直要自己亲手做,于是在家里建了大土灶,说是蒸粿容易。已值杖朝之年的父亲负责烧火添水,伶俐的小侄子也跟着在灶前看柴火,忙得不亦乐乎,白皙的小脸蛋如涂胭脂般可爱迷人。我们几个大人在天井边做粿边开心聊天忆往,有的和面,有的包馅,有的印模,分工合作。我们除了做鼠壳粿,按习俗还要做些发粿.小时候,大人们要做乒乓粿得提前几天准备馅料,叫“凹乒乓”,说是这样馅料才有黏性,香气更浓。记得母亲弄好了馅料就放到床底下,物资严重匮乏的年代里,看着那些飘散着黑芝麻香气的馅料,我们垂涎三尺,偶尔明知会被家长骂还是经不起诱惑,悄悄钻到床底下偷偷拿一点点解馋,妹妹偷吃得稍微多一点,如今竟成了我们的闲谈笑料。那些年,家家户户生活困窘拮据,能吃上乒乓粿已是很奢侈的享受,但人们为表达对先人的怀念和敬意,以及对美好未来的期盼,平日里还是省吃俭用,到年末多少做些乒乓粿或鼠壳粿,但那都是当祭品用的。所以有俚语曰,“鱼数圈,粿数个。”父老乡亲为祈求新年能“行好运,挣大钱,快乐开心”,所以还用面粉和着适量白糖水做成面包,有的加上花生米,美其名曰:发粿.蒸发粿时炉火要大,蒸出来的面包顶端才会自然裂开,这意味着来年诸事顺利,乐开怀。年幼时,要是家里做的发粿有加花生米的,总要在粿熟时看看有没有花生米掉出来,可以捡着吃。偶尔还会趁大人不注意,偷偷挖个花生米吃。粿蒸熟整个家里弥散着浓郁的粿香味,饥肠咕噜的我们看着那一个个香喷喷的米粿只能望粿兴叹,流口水,要是能立刻吃上一个,那该多好,多幸福啊!

  看着家人望粿兴叹,饥不果腹,聪明贤惠的妇女们别出心裁,就地取材,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给大家解馋——包菜粿.在农村,家家户户都种菜,于是大家便用包菜或白菜切小,没油没肉,只下点盐和胡椒粉,煮熟做成菜包子,我们叫菜粿.菜粿是不拿去当祭品的,蒸熟了我们就可以饕餮一番,在当时能吃上热气腾腾的菜粿也是一种享受,快乐无比,所以至今念念不忘。

  每当过年前做粿,父亲还常常给我们讲述他一件可笑又伤怀的往事。他年少时,有一次年底出海捕鱼回来,饥饿难耐,差一点饿昏了,进屋就见到奶奶做好的鼠壳粿,他二话没说拿起来就狼吞虎咽,连续吃了两个才缓过神来。当奶奶从外面回来,父亲跟她说,好像粿皮还没蒸熟,有点粘牙。奶奶既伤心又心疼,无奈地跟我父亲说:“粿还没蒸呢!”艰难岁月,往事不堪回首!

  年复一年,如今总算过上幸福的日子,丰衣足食。每到年底做粿,一家人聚在一起,总要说起往事,忆苦思甜,且行且珍惜。

作者: 
汤夏冬
来源: 
揭阳日报(2016.02.15)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