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耳与潮州音乐

  聂耳(1912-1936年),著名作曲家,誉为中国人民音乐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作曲者。聂耳自幼爱好音乐,擅长多种民族乐器的演奏。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他在上海积极从事左翼音乐、戏剧、电影工作,曾任上海百代唱片公司录音部主任。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已侵占我国东北三省并加紧侵略全中国。在中华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聂耳以歌曲为武器,用激动人心的音乐旋律,对拯救民族危亡发出了怒吼,鼓舞中国人民坚决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坚决抗战,保卫中华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他的歌曲被誉为“时代的号角,人民的战歌”。聂耳极其喜欢潮州音乐,他为潮州音乐在上海地区的弘扬、传播作出了贡献,得到了潮州音乐界的高度称赞。聂耳是云南省玉溪人,他是搞民族音乐的行家,本与潮州音乐关系并不密切,聂耳为何认识并喜欢潮州音乐,此事应从潮州人在上海经商之事说起。

  据潮州会馆史话文献记载:“嘉庆十五年,公元1811年,在上海地区一带经商的潮州人,就在上海成立了潮州会馆”。以后,随着上海的开埠,更有大批善于经营的潮州人,纷纷涌向到这个被称为东方明珠的国际大商埠做生意,他们办工厂,开商行,做南北贸易,建学校,各项事业呈现着一派繁荣新景象并形成了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帮”,上海人称为“潮州帮”。在当时的上海滩是一个很有势力的帮派,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潮州人旅沪人数更达数十万,潮州音乐也随着潮州人的足迹进入上海。出外的潮州人在亲缘、族缘、地缘因素的影响下,喜欢抱团聚居,各聚居点喜欢潮州音乐的人群就组成音乐社团,进而潮州会馆也设有文娱音乐组织,便利会员活动。由于潮州音乐演奏形式灵活,少则三、五人,多则数十人,各种凑合都可演奏,潮州音乐成了旅沪潮州人在业余工遐时的一种喜见乐闻的娱乐形式而潮州会馆音乐演奏组合则有着较高演奏水平,在上海地区很有名气。每逢音乐社团有活动时,乐声响起、四周邻里的潮州人闻声而来,盛况空前。他们肃然静听、用心欣赏,直到深夜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潮州音乐在上海地区发展迅速,影响很大。

  聂耳在上海期间,每天晚上经常从上海潮州会馆门前经过,听到里面演奏的音乐,他都被那悠扬悦耳,响遏行云的乐声所吸引。这是什么地方的音乐?音乐旋律为何如此美妙动听?作为搞民族音乐的聂耳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俗语说:“音乐是没有国界的”,只要是喜欢音乐的人,只要是听到美妙乐音,大都总会停下来精心细听,仔细品味,这是每一个爱乐人的特有习惯。潮州会馆的乐师们,他们像在家乡的乐社、闲间一样,演奏着熟悉的曲目,他们以乐会友,以乐联情,听音乐,玩音乐,浓浓的乡音藉慰着离乡别井,出外漂泊的乡亲。潮州音乐是连结着他们与家乡的心桥,又凝聚着同乡间的亲缘情谊。茫茫人海,潮州会馆的乐师们与聂耳素不相识,但音乐联情一线牵,高山流水遇知音,同为音乐人,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聂耳为潮州音乐旋律迷住了。听过一段时间,他终于忍不住了,来到了潮州会馆,寻向乐师们演奏是什么音乐。乐师们对这位不速来客的询问,不禁一愕,之后回应是演奏家乡潮州之地方音乐。经过一番交谈,乐师们得知他是大名鼎鼎的音乐家聂耳时,大家莫不肃然起敬。聂耳成了潮州会馆音乐同仁的座上宾,乐师们继续演奏潮州音乐,大家都施展出高超的演奏技艺,尽情尽意地演奏。聂耳静听地享受音乐带来的乐趣,他深深地爱上了潮州音乐,对这来自南岭之南的地方民间音乐给予高度评价。经过一段时间的互动,他对潮州音乐有了更深层的认识,这是我国民族民间音乐的瑰宝。聂耳当时正任上海百代唱片公司录音部主任,经常录制各种音乐作品灌制成唱片,发行海内外。优美动听的潮州音乐,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作品。聂耳鼓励上海潮州会馆的乐师们有选择性的练习一些有特色,有代表性的曲目,由他推荐到上海百代唱片公司灌制唱片。经过一番准备排练,聂耳为之把关润饰之后,由上海潮州会馆乐师们演奏的潮州音乐《寒鸦戏水》、《柳青娘》等一批音乐作品,在聂耳的推荐帮助下,由上海百代唱片公司录音部制作,灌成唱片,发行海内外。潮州音乐在上海地区,在国内,在海外传播迅速,影响深远。据说这些唱片,汕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有收藏,作为潮州音乐音响资料,以作研究,极其珍贵。聂耳与潮州音乐的故事,在潮州音乐界有所传述,笔者曾听林云波老师讲述。只因此事发生于上海兼之时间相隔久远,笔者忆录成文记之。

作者: 
吴兆明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8.20)
浏览次数: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