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沦陷时期民间俗语

  1939年6月27日潮州城被日军占领。从这一天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潮安人民被日寇蹂躏了七个年头。在日军占领期间,百姓中经常使用下面这些语言。这些语言,从一个侧面记录日军罪行、人民痛苦。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记录这些语言,以警示后人。

  和尚拜街: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开始,日本国即派大批间谍到中国来,他们多冒充商人,一部分则以和尚面目出现,沿街化缘,乘机刺探军情、民情以及地形,测绘地图,其地图很详细,连一个村村口的树木、小庙都画进去,还特别重视各个山头高度,各个山区矿藏等。

  老胡:日军多留胡子,尤其是军官,故百姓称日军为老胡,一听到老胡来了,村民即纷纷躲避藏匿。

  过哨口:即日军在各处要道设立的哨所,如潮城春城楼哨所、意溪橄榄宫哨所、枫溪长美哨所,老百姓经过哨口,如过鬼门关,动辄即遭横祸,有的被抓,有的被打,妇女遭侮辱调戏。

  老虎背猪、灌水踏肚、飞机吊、穿铁丝、挑刺刀:以上是日军对中国人民施行刑罚。如老虎背猪,即日军将人背扣背背起来,然后将人摔下,跌倒地下,其痛苦可想而知。当时一些有功夫的人, 摔下时不跌倒仍站立,结果遭其用刺刀刺死。桥东人善于游泳,开始日军在桥上刺杀桥东人,桥东人乘机跳江而解脱,后日军在刺杀桥东人时,集体地将铁丝刺穿一起,然后才刺杀推入韩江。

  围乡:日军为镇压中国人民抗日活动,如发现那个村庄有抗日活动,便将分散各地驻军集合起来,形成大部队,对这些村庄进行包围,然后烧光、杀光、抢光。

  走防线:日军在沦陷区与国统区分界地区,深挖壕沟、或围上铁丝网,百姓经过,必须经其在壕沟上架设的独木桥过其哨口。百姓为生活计,偷穿封锁壕沟,运输一些物资,但一旦被发现,即遭逮捕枪杀。一老妇,因胆小,不敢走独木桥,经壕底行走,即遭击毙。

  布袋队:日伪出动围剿时,布袋队为其挑运抢劫来的财物、粮食。当时布袋队由黑社会十三组人员组成。

  吊炮:日军占领多个山头,上面安置大炮,时常向周围村庄发射炮弹,不少人坐在家中被打来的炮弹炸死。

  做苦力:指日军抓百姓到其驻军军营劳动,劳工要自带干粮,劳动时还常遭殴打。

  花姑娘:汉奸帮日军抓来青年妇女,让其奸淫,汉奸称这些妇女为花姑娘。

  洗马屎:日伪时期,百姓挨饿而日军军马则喂麦子,马拉的粪便有未完全消化的麦粒,百姓将马屎淘洗,将洗出麦粒重新煮食。

  走江西、走福建、走客顶:指1943年大饥荒,百姓逃荒到江西、福建、兴梅。不少人饿死于路上。

  走路:指一些人妻,因受不了饥饿而出走改嫁他乡。

  吐泻拉:1943年霍乱大流行,死亡无数,群众称此病为吐泻拉,医生称“虎烈拉”。

  大脚房:指饥饿造成营养性脚水肿。

作者: 
陈德仪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9.18)
浏览次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