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姓氏入地名

  在我们潮汕人的日常生活中,会常常碰到像李厝(村)、潘厝(村)、郭垅(村)、刘垅(村)一类地名;在北方,则会碰到像张家屯、王家庄、梁家湾、戴家里、黄庄、薛营之类的地名。无论是在西北高原,还是岭南大地,抑或是长江平原、大河上下,这类地名到处可见,俯拾皆是。这种由姓氏加“家”字(有时可省略)再加通名组成的地名,就叫姓氏地名。

  姓氏与地名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缘分。一方面,有许多姓氏起源于某处地名;另一方面,各种姓氏的人们南来北往,东迁西徙,又将姓氏自然地辐射到地名中去。因此,带有姓氏的聚落地名遍布华夏九州的每一个角落。

  春秋时代,吴越两国所铸之剑极为精良。吴王阖闾使莫邪、干将夫妇专在山区为其铸剑,宝剑成而夫妇亡。后人为了纪念他们,便将此山叫做“莫干山”(在今浙江德清县西)。这是一个双姓地名。

  郑国渠是古代中国最为著名的水利工程之一。公元前246年,秦王嬴采纳韩国水利专家郑国的建议,在泾阳瓠口(今陕西礼泉县东北)引泾水东流,终与洛水相接,全长300余里,灌溉田地4万余顷。从此,关中成了富庶的沃野之区。为纪念郑国的贡献,故名郑国渠。西汉武帝时,采纳了白公的建议,修筑了白渠,与郑国渠相辅相成,直到唐代仍是关中的骨干水利设施。

  东汉时,会稽郡(今浙江绍兴)有一年仅14岁的孝女曹娥,因父溺水身死,沿江号哭7天,始终找不着尸体,她便跳入江中,潜水5日,背着父亲的尸体浮出水面后,她自己也淹死了,时人为表彰其孝行,在江边立了一块“曹娥碑”。于是,这条古称柯水、又叫上虞江的河流,也就易名为曹娥江了(此江位于今浙江嵊州市、上虞市境内)。唐朝文学家、政治家韩愈,因谏迎佛骨而激怒皇上,被贬于当时尚属“蛮荒之地”的广东潮州,因为在当地驱鳄害、废奴隶、兴教育,政绩甚著。韩愈走后,当地人感其恩德,遂将当地的一条大溪“恶溪”改名为韩江,此名一直使用至今。钱塘江则是纪念五代越王钱■而命名的,他在兴修水利方面做了不少有益百姓的事。

  安徽含山县北约10余里处,有一山叫褒禅山,是以唐朝各尚慧褒的名字命名的。北宋仁宗年间王安石游览了并写下《游褒禅山记》,更使这座山名扬海内外。

  山东威海的刘公岛,则有一则动人故事。相传元朝时,有一艘南方商船遇台风,几乎葬身鱼腹,船员后来漂泊到这个荒岛上,被岛上刘姓夫妇搭救。次日天明,船员寻遍全岛,绝无人迹,以为遇到了神仙,为此立了一座庙,取名刘公庙。到明末时,人们便称此岛为“刘公岛”。此岛的中部坐落着北洋水师提督署衙门。如今,此岛已然成为旅游胜地。

  如果说,有的地方从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很快而成为大都会,那么,河北的石家庄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的前身为获鹿县石家庄村,是明初由山西石姓居民来此定居而建的小村庄,一直是默默无闻。1902年,平汉铁路修到石家庄,并在此建了一个小站。2年后,法国人又修起了正(定)太(原)铁路,终点站并没有设在滹沱河北岸的正定府(今河北正定县),而是设在了该河南岸的石家庄。1907年铁路修通后,它就成了平汉、正太两条铁路的交叉点,俨然成为华北一大重镇。北洋政府一度曾于此筹设石门市(取石家庄、休门二村首尾字组合而成)。1947年晋察冀边区解放石门后改名为石家庄市。1968年成为河北省省会。

标签: 
作者: 
黄襟
来源: 
潮州日报(2015.12.09)
浏览次数: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