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家乡游锣鼓

涂英鹏 摄

  羊年正月回乡,又一次喜见家乡游锣鼓、舞英歌民俗。

  故乡金石镇,享有“中国民间艺术之乡”美誉,异彩纷呈的民间文艺,一直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记得13岁那年乡梓大“闹热”,举办了大型游锣鼓,余被选进少年仪仗队,正月里身着崭新礼服,手擎五彩标旗,随着大队人马,满心欢喜地游遍全镇各个村落。锣鼓队仿若春天的信使,为父老乡亲传递春回大地的消息,所到之处,村民捧茶鸣炮,笑脸相迎。“鲜花怒马少年时,一日看遍长安城”,好不快哉。虽然连日的巡游过后,手起了胝足生了茧,但并不知痛,不觉累……

  英歌与锣鼓,在家乡常常联袂上演。这项源于古老傩舞的民俗,它那古朴刚健、粗犷雄壮之美,被乡亲们演绎到了极致。但见数十名精壮村民,浓墨重彩装扮成梁山好汉模样,分列两队,手执双槌,边走边舞,好不威风,每到村居、生产队的旷埕或庙堂前,便停驻展开表演:时而弓步下蹲,时而弹跳奋起,而手中双槌便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或在胯下,或在后背,单敲对击,变化无穷。一时间桴鼓相应,槌棒纷飞,让人目不暇接。舞至高潮处,鼓点一阵紧过一阵,阵阵紧催,槌声一棒快过一棒,声声响应,随着队伍中喊出“嗨嗨”,振聋发聩的吆喝声,队列应声变换成各种图形:时而长蛇挺进,时似双龙出海,时成四虎并驱,时现孔雀开屏……气势恢宏,豪气干云,带给人强烈的心灵震撼。

  大致每个人心中都有英雄情结,虽然隔着漫画式的脸谱,但队员们俨然已成了人们心目中英雄的化身。小时候每逢乡里舞英歌,余便常常冲到队列最前头,一一辨认这帮英雄好汉。看,领头黑不溜秋的是李逵,那红须及胸的是杨志,剃光头留络腮的是“花和尚”鲁智深,手持长蛇道具穿梭在队列中的定是“鼓上蚤”时迁无疑……还有两位惹人注目的“巾帼”豪英——孙二娘和顾大嫂。“她们” 形容俊美,粉面红唇,但又举止刚劲,动作利落,让人难辨雄雌。记得第一次看英歌舞,几名小伙伴便为此争辩不休,有说是男扮的,有说不对,肯定是女的,一时间谁都说服不了谁,于是干脆打了赌。最后,还是机灵的小伟有办法,他不声不响地跟踪着两名“女英”一前一后,大摇大摆地走入了男厕所,谜团砉然而解。

  正月里,马头锣一响,游神便开始了。家乡游神,不需挨家挨户通知,马头锣便是约定俗成的集结号,只要锣一响,炮一点,村民们便会主动来到庙前集合。炮过三响,早已蓄势待发的人们抬起神像,一路敲锣打鼓,绕着村围巡游起来。家乡的游神队伍颇为庞大,包括拗标旗的标手,举引路牌的牌手,扛神像的轿夫,还有吹拉弹奏的“后棚”乐手。每一次游神,都会出动几百上千人。后来才知道,乡村的游神民俗,其实保留着最古老的“回绕”、“畛域”含义,寓意巡土安境、除秽禳灾,是乡梓代代相传的一种独特祈福方式。

  “英歌锣鼓闹猜猜,游了千年又重来……一曲锣鼓英歌,牵动万里乡情万里爱,你可记得当年情怀……”其实,童年的记忆从未远去,家乡的英歌锣鼓,几度蒙太奇般在梦里回放,今岁重闻萧鼓钟声,更加增添了湿湿的感动。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揭阳日报(2015.03.15)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