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畲情歌还在

  九月九,重阳节,秋高气爽,适合登高望远,借景抒怀。我参加了畲族村的登高孝爱文化节。

  红罗畲族村是汕尾市唯一一个少数民族村,位于深汕合作区鹅埠镇西北面五公里许的罗裙山麓。我们的车队刚到深汕合作区路口时,就见路边旗飘扬,犹如一个个热情的迎宾,远远迎出来接待。从深汕合作区到达目的地,至少有十五分钟路程,山路弯绕,人烟稀少,而彩旗如路标一般,给我们正确地指引,带我们顺利到达。

  天高云淡,我吸一口山里清鲜的空气,装了满肺的松柏香。“红罗”,意为“红色的罗裙山”。极目望去,却是一片葱葱郁郁的绿。因为此行重点是登高活动,我第一件关心的事便是登哪座山,目光在村旁的几座小山巡觅,觉得那些山都应该不难登,心里便轻松极了。

  声音极具亲和力的主持人宣布了文化节正式开始后,大家便集中到文化艺术馆(未完全建成),和村民一起欣赏丰富多彩的节目。有:尊老敬老,畲族少男少女给族中长者敬礼敬茶;畲族舞蹈;动听歌谣;少林武术等节目。

  午餐是很有特色的长桌宴。此次参加畲族村文化节有好几个团队,所有与餐人员合成一桌围绕文化馆的大厅一圈,一桌合计约有二百多个席位。我还是第一次与那么多人同桌吃饭,心情兴奋,不由自主便左顾右盼,眉飞眼笑,对面一位来自梅陇的大姐将我拍了下来,对她同伴说,“这小姑娘笑得真开心。”

  “畲”(She),意为刀耕火种。新石器时代的高辛氏(即帝喾)时期,刘氏皇后夜梦天降娄金狗下界托生,醒来耳内疼痛,旨召名医,医出一希奇美秀三寸长的金虫,以玉盘贮养,以瓠叶为盖,一日长一寸,身长一丈二,形似凤凰,取名麟狗,号称盘瓠,身纹锦绣,头有二十四斑黄点。其时犬戎兴兵来犯,帝下诏求贤,提出:能斩番王头者以三公主嫁他为妻。龙犬揭榜后即往敌国,乘番王酒醉,咬断其头,回国献给高辛帝。高辛帝因他是犬而想悔婚。盘瓠突然开口说人语:“将我放在金钟内,七七四十九天便可变成人。”盘瓠入钟四十八天时,公主见钟内没有任何动静,担心她的夫君会不会饿死,于是偷偷打开金钟。见他的身子已成人形,但头未变,不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盘瓠被声音所惊扰,法术未成而破,无法再变。公主与盘瓠结婚后,因盘瓠犬首人身,于远走深山,在深山中繁衍后代,便渐渐形成了畲族。这个传说不但家喻户晓,而且载入族谱,绘成连环式画像,称为“祖图”,在节日里悬挂出来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祀奉甚虔。饭后我们参观村里的接待厅时,就见到了《盘瓠出世》《番王作乱》《新帝出榜》等十二幅连环画的展幅。

  下午二点正,我们热情高涨,决定排在前面,向着罗裙山出发。先是走一段长而平缓的上坡路,大家谈笑风生,轻松地欣赏沿途风景。轻轻松松地就开始了登山之旅。

  哪知山路越走越陡峭,队伍渐渐拉开了距离。此时登山杖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省去我不少体力。登到半山腰时,有一段山路是需要借助攀藤才能上的,登山志愿者队的队员们等在那里,手把手地帮助我们一个个安全攀上去。那段陡峭的山路我是手脚并用才爬得上去的。我此刻才感叹:这才叫“爬”山!

  半山腰有一个“红罗畲族第三次搬迁遗址”的牌子,还有一些旧屋,我看了后“哗”了一声,心里嘀咕:若是我住这么高的地方会不会懒得出行变成了宅女?可此刻实在无心无力拍照,也不作多观察探索,便继续埋头前进了。

  到达山顶是下午3时38分。我签到时,至少有二十名以上了。我的登山历时一个多小时,其中至少有十五钟是我累得不行时坐在树上休息的时间。令我们心生敬佩的是几位中老年人也顺利登上了山顶!

  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是下山的路是另外一条路,我们却走得非常轻松愉快。途遇美人芭蕉花,野生姜花,百年柚,百年桔,艾草,茱萸……小溪流水潺潺,山间木香悠悠,上山时的疲劳一忘而光。走到山脚时,一位登山爱好者指着我们身后那座最高最陡峭的山尖尖说:“那里就是我们刚才签到的地方。”我们纷纷佩服起自己来。

  晚宴依然是长桌宴。一边吃饭,一边听歌,还有畲族姑娘来敬酒劝酒。“三月三唱到九月九”,错过了三月三独特的畲族对歌盘歌,我们领略到了九月九的酒,也领略到了这里淳朴的民风习俗,优美的村落环境,以及中华民族一家亲的团结友爱。

  饭后,活动会场的空地上已点燃篝火,男女老少于是手拉手入了场地,围着篝火一边转圈一边跳舞。火光照亮每个人快乐的眼睛,随着节奏呼喝号子,欢声笑语不断。

  篝火活动是文化节的最后一个节目,而我们的采风活动也就到了尾声。车离开村子,歌还在路上。

作者: 
洪天丽
来源: 
汕尾日报(2015.11.01)
浏览次数: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