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宝瓶的传说

  相传,北宋时期潮州笔架山原有99条瓷窑。到了南宋初年,有个叫徐旺的烧窑师傅出资建了第100条窑,自此便有“百窑村”之称。由于徐旺祖上数代都是制瓷能手,特别是烧窑看火候更是祖传看家本领。徐旺夫妇精心制作了一批瓷胚,放进新窑去烧制,点火一段时间后,只见窑内有五色火光冲天而起,笔架山方圆四里之内,五色祥云聚集不散。百窑村中的窑主和师傅们纷纷前来祝贺,都说这是吉祥之兆,定能烧出宝物以光耀潮州,徐旺夫妇听后很高兴。到了开窑那天,大家都来帮忙,打开窑门一看,一窑缶全都烧成碎片。徐旺见数月心血变成一堆废品,多年积蓄全都付诸流水,当下便气血攻心,竟一病不起!

  这下可苦了他的妻子,一面要照顾卧床的丈夫,一面要把一窑破缶一担一担挑去沉江。大概挑了半个月,她意外发现缶片中有一个花瓶完好无损,薄如纸、白如玉,便捡出来端详,但见它在夕阳下似象牙般的米黄色,太阳落山时又变成珍珠色,傍晚时分又呈银白色!徐嫂顺手就把它带回家,徐旺一见到这皎如月光的花瓶,眼前一亮,顿觉心旷神怡,不药自愈。当下便问妻子:此花瓶我做一对进窑,为何只收一只?徐嫂回想道:中午倒掉缶片时,好像也看到一个金光闪闪的花瓶,以为是阳光照花了眼,加上又劳累又饥饿,没留神便倒进江里了!徐旺急忙与妻子来到江边,但见江水茫茫,顺着她指点之处下水去捞,可惜没能摸到。徐嫂见丈夫病体刚愈,怕浸水太久会引发旧病,便劝他回家。

  徐旺回到家中,虽然后悔,但看到银色宝瓶发着祥光,也就心安气顺,安然入睡。睡梦中见一小童,自称窑神,告诉他说:因见他夫妇勤劳善良,特赠一对金银宝瓶给他们,以作为百窑村镇村之宝。那窑缶之所以烧成碎片,是因其所有精华都被金银宝瓶吸走之故。现在也不用急着打捞宝瓶,候待明年夏至日中午日照江心,宝瓶可见,便能捞到。徐旺一觉醒来,就告知因疲倦仍在熟睡的妻子,她半睡半醒,也不在意。徐旺天亮起来,干劲倍增,遂请来众窑主和师傅们,帮他清理窑膛并重制瓷胚。半个月后,又点火烧窑,依然伴有银色祥光呈现,待到拆窑时,但见出炉瓷器个个四正雅,众人皆大欢喜。此时已是九月寒露,离隔年夏至尚有半年多。徐旺和大家日夜辛苦劳作,便把打捞宝瓶之事给忘记了。

  那知隔年夏至日,潮州城里来了个蓝眼鹰鼻、曲毛红须的波斯胡(古董商)。他刚在城南清水宫偷了雨仙爷的仙枝(该仙枝一湿润,天就要下雨,能预报天气),中午正匆忙路过湘子桥,忽见韩江岸边水底金光四射,照得江面亮晶晶。波斯胡料定此地必有宝物,便拿出仙枝下水钓捞,果然钓捞起了一个金光闪闪的花瓶。他认得这是一个雄宝瓶,有雄必有雌,宝物喜成双;又见百窑村内银光闪闪,便拿着宝瓶,寻光来到徐旺家。恰好徐旺夫妇干活未回,他就钻进房里搜到那只银瓶,波斯胡高兴得发疯,拿起银瓶就往外跑。刚有邻居回家,碰见有人偷走徐旺的银瓶,便边追边喊:“抓贼呀!抓贼呀!”喊声惊动了四邻,邻居们一呼百应,纷纷赶来相助,徐旺听说有贼也穷追不舍。波斯胡见势不妙,便往东北跑,走到洗马桥,遇到驻扎在桥边的官兵,官兵见状也帮着追,眼看跑了一段路快追上了,波斯胡为了保命,匆忙把金瓶扔掉,只见“哗啦”一声响,摔碎的花瓶里顿时流出无数金灿灿的东西。大家定睛一看,但见遍地黄金!追在前面的官兵见利忘义,争着捡起地上的金子,顿时挡住了大家的去路,让波斯胡趁机跑了。而捡不起来的金子都流进池塘里。此后,人们便将这个遍地黄金的地方叫做黄金塘。

  徐旺和乡亲们抓不到波斯胡,也追不回金银瓶,只好丧气而归。百窑村失去宝瓶,自此不但烧窑出缶无个四正而且黑烟冲天,引得对岸的开元寺方丈十分不满。因寺院讲究“紫气东来”,而江岸东边乌烟瘴气,坏了开元寺风水。方丈便告到官府,要求百窑村迁窑。当晚,徐旺又梦到小窑神,托言说,你既没有去打捞金瓶又失去银瓶,实属命中注定,现笔架山灵气已尽,必须迁窑。可用八索筐担风炉烧火炭朝西走,筐索断处便可作新窑址,定保你们千秋万代、兴旺发达。他和乡亲们照做了,往西走了八里路,便到枫溪,就迁窑并投产,果然兴旺至今!

标签: 
作者: 
张素慧
来源: 
潮州日报(2012.12.27)
浏览次数: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