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高学历、学位的人多起来。硕士、博士常常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种更高端的人才——博士后也经常碰到或听到了。这里想讨论的问题是,“博士后”的“后”字潮州话怎么读?我听到的,鲜有读作“欧6”,前后的“后”。基本上是读作“户”,皇后的“后”。皇后嘛,稀缺、高品位,博士后不读作“户”,似乎太土,太没文化了。

1978年9月在广州演出《辞郎洲》(林舜卿饰陈璧娘)。

  张伟刚是福建漳浦县华溪人氏,元兵南下时,他在闽南一带聚众抵抗,曾在泉州怒斥降元的市舶司蒲寿庚,激怒了蒲,遭其捕杀,张伟刚辗转逃至揭阳汤前山区的寨仔岽。

《情断昆吾剑》一剧成功将潮剧的精髓融入了武侠境界内。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猪是养了几千年的家畜,汉字的“家”字就是屋里有“豕”(猪)的会意字。过去潮汕农村几乎家家养猪,猪是农家的主要经济来源,不少家庭一年到头的现金就靠这头猪。此所谓“饲虫饲鸟家伙了;饲猪饲牛家伙浮,饲鸡饲鸟家伙了”(家伙浮,意思是卖猪的钱可用来买农具和其他用具)。所以,会有“肚困思番薯,穷人想大猪”的梦想。

  天顶一粒星,地下开书斋;

  在潮汕一些古老村庄,村前的池塘畔往往种着榕树,这些榕树树龄一般与所在村庄年龄一样长;而村后的水渠边,则种着成排的翠竹。这种“前榕后竹”的村庄布局受到潮人推崇。如樟林于明嘉靖三十五年创寨时,就环寨种了不少榕树。

  一篇关于普通话异读字审音问题的微信文章,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专家们也都出来发表意见。这引起我对潮汕话朗读古诗词是否也有类似问题的思考,因为潮汕话中的异读多音字比普通话多得多,类似的难于处理好的读音问题也肯定存在。我们不妨也以这三首诗来分析一下,讨论讨论潮汕话朗读古诗的问题。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