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在明月清晖的映照下,欣赏着悠扬的音乐,音符的纯静与曲调的儒雅,让一颗心变得透明而清澈。依窗而立,听社区的潮乐手演奏一曲寒鸦戏水。低头沉思,让心绪在委婉中飘荡。袅绕的声音穿越久远的历史,不朽的旋律让你梦回神伤。主奏的二弦,伴奏的扬琴、月琴,咬合得多么协调,多么和谐!

  樟溪镇哪山最高?南武山最高。

  樟溪镇哪水最甜?龙光溪水最甜。

  樟溪镇哪鱼最美?红鲤鱼最美。

  水鸡在潮汕方言中特指大青蛙,老水鸡又称老蛤,犹言其老。“老水鸡倒头旋”,喻精明老练而出其不意,正反语义皆可取,聪明机智或老奸巨猾。“挨啊挨,挨成老水鸡”的语境则完全消极了,老水鸡是老油条,混着日子,不思进取。

  潮汕民间在善意地取笑某一个人饭量较大时,总喜欢说“大食缀(随)月”这句俗语。

       上一篇文章写到“灶”是昔日农村主要的做饭设施。这里再说说辅助的设施“风炉”,它是一种以木炭或木柴为燃料的炉具,如:“此在城市爱买风炉无若易(现在大都市里要找烧炭的炉子真不容易)。”

在旧时的潮汕农村,煮饭炒菜的主要设施是“灶”而不是“炉”。因而,厨房被叫做“灶下”,例如:“阿姨在灶下煮食(母亲在厨房里做饭)。”

       潮汕话叫睡觉的床为“眠床”,如:“伊爱结婚,去家私铺买个新眠床(他要结婚,去家具店买了张新床)。”潮汕俗语云:“有食万事足,眠床半生福。”(意思是吃饱睡足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虽然有点不够大气,但知足常乐,不为过也。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