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生活在充满工艺美术的村子里,从没有经意在脑海里闪现一丝要关注它的念头。因为在后郭,木雕神像实在是琳琅满目,多得让人觉得有点俗气,何况是这样一个充满工艺美术气息的乡村,在外人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村。

  人一走,茶就凉。这是红尘一种正常的现象,但是却往往被人用来形容人情冷暖的变故。

席规上的“麻丛”

 ▲花卉纹披巾(抽纱) 佚名

  在过去,每逢时年八节、游神赛会、祭神拜祖等民俗活动,潮汕人都有做粿品的惯例,粿印也就成了各家各户不可或缺的工具。粿印都是用木料雕刻而成的,从而也衍生出手工制作粿印的行当——雕粿印。

  每天开车上下班,收听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总会不定时听到作家白先勇先生,用他略带台湾腔的普通话在呼吁“这么好的传统艺术,绝对不能让他衰微,让他消逝,快点要培养一批新人……我们要寻找我们传统文化的根在哪里……”白先生说的情真真、意切切,一遍一遍

幸福院(木雕) 周遇宝 等

页面

订阅 RSS - 民间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