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庄严 人物生动——彩画工艺《门神》欣赏

    门神,在我国是家喻户晓的家庭守护神,它的职责就是看门护院,驱逐邪魅。中国门神画起源很早,周朝画虎于门,至汉朝始有饰“神荼、郁垒”的。后来发展到以古代武士来代替神话中的鬼神,是科学的进步,人们迷信思想淡化的反映。作为门户的保护神,在潮汕地区传统建筑中一直保存并承传至今,在城乡随处可见的祠堂庙宇,其中门大所绘上的武将门神彩像,大多是沿用唐太宗时传下来的秦叔宝和尉迟恭。这两位武将门神,在民间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现在不少新建的祠堂,中门的秦叔宝和尉迟恭大都手执如意,象征着如意吉祥、百事和顺。左右旁门上绘制着身披五彩官袍、手持吉祥器物或抱象牙笏板的徐茂公、程咬金、李靖和魏征,大唐开国元勋的形象,已作为祠堂庙宇建筑不可缺少的装饰,此种彩画工艺也在潮汕民间世代相传下来。

    在汕头的农村就有不少专业从事画门神、彩楹梁的民间艺人,而其中既擅长金漆画,又懂得画门神的人就被称为“大师傅”。首届汕头市工艺美术大师、工艺美术师萧焕明正是这样的“大师傅”。他的金漆画技艺早已远近闻名,作品屡获国家级、省级展览金奖,而对其门神画因无法拿去参展也就鲜为人知。今读的铜盂镇宅美村“国王庙”的这对门神画就出自他之手。每一扇门高210厘米、宽60厘米,大门上可以见到两员威武庄严的战将,形象似乎一样,但是仔细观察,其中一位手执钢鞭,另一位手执铁锏,执鞭者是尉迟恭,执锏者是秦叔宝(若是站在大门外,即左为尉迟恭,右为秦叔宝)。这两员大将成为千家万户的守门神,说起来还是唐太宗封的,《西游记》中叙述最为详细:东海龙王为了和一个算卜先生打赌,结果犯下天条,罪该问斩。玉帝任命魏征为监斩官。东海龙王为求活命,向唐太宗求情。太宗答应了,到了斩龙的那个时辰,便宣召魏征与之下棋。没想到魏征下着下着, 打了一个盹儿,就魂灵升天,将龙王斩了。龙王抱怨太宗言而无信,日夜在宫外呼号讨命。太宗告知群臣,大将秦叔宝道:愿同尉迟恭戎装立门外以待。太宗应允,那一夜果然无事。太宗因不忍两将辛苦,遂命巧手丹青,画二将真容,贴于门上,充当门神。萧焕明大师彩绘的这两员大将气宇轩昂,穿着打扮受戏剧舞台造型影响,这都是继承了传统的样貌,约定俗成的。但见秦叔宝丹凤眼、长须剑眉,尉迟恭暴目、虬须浓眉,两个门神顶盔贯甲,外披袍带,足穿登云靴,背插四面靠旗,佩挂箭袋,护心镜、绊甲绦、战裙、狮蛮带等等描绘细致,一手执钺斧,另一手分别执鞭、锏,着色五彩斑斓,点缀金色闪烁。这秦叔宝“五绺黑髯挂嘴角,弓箭壶挂在当腰。手执钺斧及铁锏,威风凛凛显英豪。”那尉迟恭“黑脸膛、髯满口,浓眉虎眼狰狞貌。兵见愁、鬼见跑,一把钢鞭杀气高。”相向而立,威武庄重,“昔为开国将,今作镇宅神”,极富民间传统绘画艺术特色,给人以视觉欣赏的愉悦。

    彩画门神这一民间美术工艺,以线造型,以色相辅,注重墨线纹饰,色彩鲜艳强烈,显露出质朴淳厚的艺术魅力。萧焕明发挥民间传统彩绘工艺之特长,除了用线之外,还善于利用颜料的浓淡散晕的多变色调,既注重画面完整,也讲究“有看头”,可谓匠心独运。其作画最主要是根据门的大小来定点对比,左右对称,比例准确。油漆师傅先得将门板用灰泥补缝并打磨,后涂上白色的化工原料。他在白色门板上先用笔蘸淡墨画出轮廓线条,之后用贴金之金油涂在表现人物形象的袍甲、八宝、吉祥物等位置上,待其阴干后,再贴上古板金箔;接着就用各种化工色料调油(清漆、熟桐油),直至各种色彩调到恰到好看为止,重新整体开墨线,人物形象的袍甲还有各种“锦路”开绘粉线,使之线条流畅,纹饰细腻。所有墨线勾勒好后就是油画颜色施用,重点是面部的描绘和衣纹皱折的暗处渲染,使人物面部立体感强,栩栩如生,衣袍深浅不一,产生变化。所有彩画完成之后,油漆师傅再将人物形象以外空白的地方,十分仔细的油上色漆,这门神画就算是完成了。这些用几句话说起来似乎感觉非常容易,其实制作工序却是复杂的,作画时每一条线,每一片甲都须一丝不苟,精心描绘,而且一直都得站着进行彩绘的,如此辛劳令人敬意油然而生。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4.05.04)
浏览次数: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