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美术很传统,其实也可“很时尚”—— 探寻潮汕传统工艺美术产业演变的轨迹

    当“时尚”已经渗透到大众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当许多平常人已在意识上“无时尚不欢”,当“传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时尚”的参照时,潮汕的传统工艺美术还有空间吗?还能以千百年来积蓄的精巧与极致,在新时代、新时尚的潮流中实现融和与提升吗?
 
     现实的回答是肯定的。
 
     君不见:网上热卖的工艺手袋、皮夹,潮汕剪纸的花纹摇曳多姿;君不见:高档毛衫上的钉珠绣花,是潮绣工艺美术最时尚的亮相;君不见:高端、时尚的豪宅中,门楣、窗棂上精致的木雕,庭院中栩栩如生的石雕,则是潮汕传统工艺美术“盛宴般”的展示。
 
     潮汕传统工艺美术,从来就没有远离我们的生活,从来就没有被遗忘,只是,那传世修炼来的精美,已开始逐渐放下“矜持”的身段,与时俱进地“变身”为时尚的符号,融化到我们点滴的生活中。我们追随潮汕传统工艺美术演化的足迹,访问闹市静巷的作坊、工匠,只是想验证:潮汕传统工艺美术,其实可以“很时尚”。
 
     ■ 潮汕木雕,装点当代时尚家居
 
     冬日的暖阳,斜斜地照进汕头市中心一条安静的小巷里,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广东省非遗项目木雕代表性传承人、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何汉林的木雕工作室就坐落在这里。
 
     何汉林出身于潮汕木雕世家,是已故汕头木雕艺术家何长清的次子,其家族从清朝嘉庆年间就开始以木雕为生。1976年,17岁的何汉林开始随父学艺,从最基础的磨刀开始苦练基本功,深得其父亲艺术的真传,全面掌握了构图、布局、用刀、凿胚、细刻等技艺,成为何氏木雕的第五代传人。1983年,在父亲退休后,何汉林顶职进入木雕厂工作,其所制作的潮汕木雕作品曾获广东省第二、三届民间工艺精品展,广东省传统工艺美术精品展多项银奖和铜奖。何汉林师傅的工作室不大,进门就见右边墙上悬挂着几幅巨大的金漆木雕作品,图中花鸟栩栩如生,工作台上还摆放着一张他刚刚构思勾勒好的木雕草图,而左边墙上则悬挂着他父亲何长清生前留下的一幅三国人物精品木雕。见我们十分关注墙上的木雕作品,何汉林师傅略带歉意告知:金漆木雕作品是客户定制装饰住宅的,而一些作品则是在别处做坏了拿来托他修改的,他近期赶工很忙碌。
 
     聊起潮汕木雕历史与现实,何汉林,这位潮汕木雕的传承人,话语就随着高冲低斟的工夫茶流畅起来。
 
     何汉林介绍道,潮汕木雕原称潮州木雕,它起源于唐代,发展于明清,尤其是清乾隆之后,更是有了飞跃性的发展,清末民初是鼎盛时期。现在潮州开元寺内,挂的唐代木鱼、宋代政和四年的本龙(悬挂铜钟用),都是潮汕木雕历史悠久的佐证。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潮汕木雕都是潮汕地区最重要的工艺种类,也是中国最重要的两大木雕体系之一,它的产生一直与古代潮汕建筑相结合,长期服务于古建筑家居装饰,其应用相当广泛,大到建筑的檐角、柱头、横梁、门楣、屏、门,小到家居装饰的床、几、桌椅、茶橱、衣柜、梳妆台,甚至灯芯筒、纸媒筒等等。
 
     何汉林称,潮汕木雕在雕功和题材的选择上,相比于其它地区的木雕,确有其独到之处,其形式可分为3种,即为浮雕、圆雕和镂空雕。其中以镂空雕最负盛名,它无底子而遍体通透,而从刀功上来讲,则以细腻、多层镂空的雕刻技术著称,就是在一块木板上把前、中、后景都雕刻出来,突显立体感、多层次的效果。如此,在有限的空间里,潮汕木雕的构图就可以巧妙安排,合理穿插,密而不乱。2012年,在广西举办的第三届中国——东盟中国木雕文化论坛上,何汉林在现场所雕刻制作的木雕花篮,就以其多层镂空、立体多层次而得到评委、观众及同行的一致好评。观者纷纷惊叹:潮汕木雕师竟能够在一块普通木板上“化平庸为神奇”。“可以这样说,会做潮汕木雕的人就可以做其它地区的木雕,而其它地区的根雕、立体雕刻工匠、艺人却无法制作出精致的潮汕木雕,这一点,可以看出潮汕木雕在业界的高超地位,也是我作为潮汕木雕传承人最感到自豪的地方。”言至此,何汉林神情有些激动。何汉林还介绍说,贴金艺术也是潮汕木雕的另一大特色,因为潮汕木雕所采用的材料是有一定韧性的樟木,经过若干道工序雕刻而成,再髹漆贴上真金箔,从而使作品呈现出一种金碧辉煌的色彩感,适应了某些尊贵的场合,体现了潮汕木雕的高贵和典雅。
 
     据了解,潮汕木雕的镂空雕和贴金艺术确是其它地区的木雕所没有的。而在题材的选择上,潮汕木雕多以花鸟、历史民间人物以及佛像、神像这三大类为主。有意思的是,当下人们在装修装饰住宅时,用木雕装饰,仍然喜欢花鸟图纹,且大多数人认为:花鸟图案在表现当代吉祥喜庆理念时,更容易融合时尚的元素。
 
     ■ 木雕业发展需要创新思维,与时俱进
 
     何汉林师傅称,他从事木雕技艺几十年来,一直坚持在木雕艺术上进行创新。因为他明白:潮汕传统木雕,总归是旧时代、旧文化的产物,好多产品在形式、风格、趣味诸方面已不能适应当代人的生活需求和审美需要。传承的目的是文化保持,同时它亦有为当代生活服务的要求,创新是必然的,但,必须是在传承与保持基础上的创新。为此,他已经着手在制作一只“立体凤鸟”,既要体现潮汕木雕传统蟹篓的韵味,又要突显其特有的动态美,适应当代人的审美价值观与时尚追求。他认为,潮汕木雕始终不会“过时”,从古到今都有市场,只是,作为工艺作品制作人,首先,自身技艺一定要精通、过硬;其次,思维要创新,要有新的创意,不能墨守成规,应当根据市场的需求变化,发掘更多的生活题材,在丰富自己创作的同时,也使潮汕木雕为更多的人接受,这样才能有助于木雕行业市场化和品牌的树立,也能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个行业来。
 
     谈及潮汕木雕的市场化发展,何汉林师傅不由感叹起来。他说,从客观上讲,父亲那一辈的木雕艺人比起当下这一辈人有其独特的优势:即,在当年计划经济体制下,木雕技师在木雕厂里拿工资,生活上没有太多的后顾之忧,能够潜心钻研木雕技艺。1995年,原汕头木雕厂解散,许多木雕艺人也随之转行。时代在发展,木雕的作用也悄然发生着变化,从过去仅服务于建筑物装饰需要以及家具配套,到改革开放后,木雕作品成为各大酒楼、宾馆里的高档装修装饰品,再到如今,更多木雕作品走进寻常百姓家,成为适合家庭摆设的装饰品或被一批爱好者所收藏。总体来说,潮汕木雕行业的市场化,对木雕这一行业的发展是有利的,有助于提升大众对潮汕木雕的认可程度。如今,其它地区木雕市场发展繁荣,拉动了整个木雕市场价格的上扬,这或多或少也影响着潮汕木雕的市场价格,潮汕木雕艺人的收入也相应获得提升。毕竟,现在的木雕艺人们除了要钻研技艺、提高技术以外,也是要兼顾三餐温饱的。有市场、有品牌,有不断提升的收入,潮汕木雕市场化发展就会越来越好。
 
     一位从事装饰木雕业的陈厂长也曾告诉记者,目前潮汕木雕行业上规模的企业不多,普遍缺乏发展所需要的资金和政策支持,最苦恼的还是:本地木雕从业人员极少,而外来的木雕工匠对潮汕文化没有太多的认同感,素质没有保障,做出来的产品大多有型无神,缺乏精品。而多年来,对潮汕木雕,也极少有系统、全面宣传介绍的,潮汕木雕的品牌至今没有真正树立起来,年轻一代也对这传统工艺没有太深的印象,尤其是,那些生长在异国他乡的年轻潮汕人,至今还有许多人并不知道:家乡不仅有美食,更有潮汕木雕等传统工艺产品。
 
     目前,潮汕木雕整个行业发展一直处于民间“各自为政”、小作坊小工场的生存状态,没有形成巨大的行业产业“链”。同时,受人才、产值等因素的制约,潮汕木雕也一直无法作为一个整体品牌推出市场。而政府层面,也仅仅从保护民间技艺方面着手,对产业整体发展也没有清晰的思路。因此,如何提升潮汕木雕的影响力,就成为从业人员一直在探索却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当下,潮汕木雕产品的主要销售渠道仍以室内装修、庙宇建设和海外潮人订购为主,客户不少。然而,陈厂长却感慨道:“虽然,不时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潮人华侨前来订购木雕产品,但,总体而言,这样的销售比重仍然较低。”。
 
     对于陈厂长的感慨,何汉林则认为,虽然现在潮汕木雕的市场销售量不是很大,但,决不会失传,只是高档的潮汕木雕精品则可能“越来越少”,其关键取决于:木雕艺人能否树立坚定的信念,排除外界干扰,耐得住清贫与寂寞,专心创新创作。因为,学习木雕技艺不可能一蹴而就,要创作出精品更须“心平静气”,吃苦耐劳。也就是说,当代木雕精品“少”的问题,不是今人不如古人,而在于现在的艺人是否真正具有古代工匠艺人那种不计名利、专于技艺和制作的心境。何汉林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不怕吃苦”的年轻人能走进木雕行业,能从这种传统的工艺中实现自己的价值,将这种极具潮汕地方传统特色的工艺发扬光大。
 
     相比潮汕木雕行业,潮汕石雕行业也有着类似的境遇。
 
     ■ 精巧潮汕石雕亟待复兴
 
     潮汕石雕,是潮汕地区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民间工艺美术品,以雕工的精细奇巧闻名于世,其别具一格的建筑装饰艺术,在中国石雕艺林独树一帜。然而,其与潮汕木雕一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也经历了市场日渐萎缩,工匠流失,传承乏力,甚至被异地名称所“替代”的尴尬。但,潮汕传统工艺美术的顽强生命力却再次证明:坚持,就有繁盛时。
 
     近日,《潮商》杂志记者专程走访了汕头市金平区鮀浦石雕工艺厂,与该工艺厂厂长、工艺美术师詹益盛先生共同交流、探讨潮汕石雕产业发展现状与前景,感触良多。
 
     值得一提的是,詹益盛先生于2009年荣获“广东省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称号,系汕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鮀浦石雕”代表性传承人,曾主持雕刻了国内最大型的高达32.6米的汉白玉观音雕像亮相海南岛;他的石雕作品《长城》被运往墨西哥,安放在驻墨西哥的中国大使馆;南澳黄花山森林公园龟埕长达8米、高2米的石巨龟和几十只形态各异的小龟也出自他的手……在詹益盛先生的石雕工坊里,看着那些巨大的石雕佛像、精巧的石雕摆件及园林石雕精品,听他讲述潮汕石雕的前世今生,倍感潮汕工艺技艺演化的精妙与奇巧。
 
     ■ 潮汕石雕雕工精绝,自古著名
 
     潮汕石雕与木雕、嵌瓷是潮汕建筑工艺三大特色,常用于建筑物构造上,以作装饰之用,常见的主要有石狮、石牌坊、石像等,其中石雕狮子最负盛名。  
 
     潮汕石雕在唐代就很有名气,潮汕地区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使潮汕石雕别具艺术风格,尤其是在清末至明初的鼎盛时期,曾留下了许多传世精品,如普宁洪阳德安里的石花屏、榕城周厝祠的壁屏等。清朝末年,海阳县(今潮州市潮安县)金砂乡旅居新加坡华侨陈旭年先生的祠堂“资政第”门壁上,镶嵌着4幅精致的石雕镂通屏,其中“渔樵耕读”屏上牧童手执的牛绳子,粗仅2毫米,绳纹脉络分明,足可见潮汕石雕的雕工之精绝。而潮汕石雕业中“一条牛索气死三个师父”的故事,正是对这种潮汕石雕技艺精湛的生动表述。
 
     据詹益盛介绍,潮汕石雕,以花岗岩为材料,铁锤、凿子为工具,其技艺与潮汕木雕相似,也有凸雕、沉雕、圆雕、平通雕和多层镂通雕等表现手法,尤其是传统的镂通雕技艺,在石雕行业,唯潮汕石雕独有,其手工雕刻呈现的戏曲人物、飞禽走兽、花鸟虫鱼,双龙抢宝、麒麟丹凤等题材作品,从大而小,从外及里,从粗到细,层层遍遍,精雕细琢,玲珑剔透,造型优美,形神生动,气质浑厚,古朴庄严,是其它地方的石雕技法和任何机械制作远不能及的。上世纪七十至八十年代,潮汕石雕在业界享负盛名,在国内,无论是建筑工程、城市雕塑,还是行业展览会上的精品,均不难寻觅潮汕石雕的身影,数位著名石雕艺人还参与过北京人民大会堂、广州海珠广场“解放广州纪念像”等大型工程的设计、施工。
 
     ■ 产业没“集群”,知名度、竞争力下降
 
     上世纪80年代,石雕业在潮汕地区发展得如火如荼,仅汕头本地就涌现出多家石雕工艺厂,培养出一批雕工精湛的石雕工艺人,从业人员达上千人,其中,不仅包括大批本地人,还包括从福建等地慕名而来的工人和学徒。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工艺品市场呈现多元化趋势,广泛的就业渠道、崭新的价值观念冲击着人们的工作与生活,包括潮汕石雕在内的一批潮汕传统工艺美术产业,生存境况遭遇严峻考验……
 
     “到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政策放宽,私营企业可以直接从事出口,汕头不少石雕企业和工厂因多方面的原因与客户脱钩,出口量偏少,逐渐地,这一行业在潮汕地区的发展也大不如前。”詹益盛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从90年代至今,福建地区的石雕业却‘后来居上’,几乎占据了国内石雕95%的市场份额。”
 
     究其原因,詹益盛认为,在石雕这一块,福建人擅于拓展市场,在过去的十几二十年里,石雕产业规模不断扩大,走上市场化、规模化的运作道路。相比之下,潮汕的石雕在日趋凋零的市场形势下,愈发得不到足够的认同、重视与宣传,从业人员锐减,石雕工厂或作坊零散,没有形成产业集群,导致竞争优势大大削弱。
 
     盛极一时的潮汕石雕业,为何不复当年繁华,难以吸引关注,在市场上再创出一片新天地?与潮汕石雕业打交道几十年、见证潮汕石雕风起潮涌的詹益盛认为,造成这种境况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
 
     首先,石雕作为潮汕地区的一门传统工艺产业,其获得的重视和支持却远远不够。詹益盛谈到,这些年来,他们都在为潮汕石雕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积极奔走出力,然而却遭遇重重阻碍,资金问题、知名度问题都是“申遗”途中的“拦路虎”。
 
     “暂且不说外地人,连汕头本地人,不少都以为只有福建才有石雕呢。南澳岛黄花山上的龟埕几十具石龟,都是我们一刀一锤雕琢出来的,而南澳电视台播出的节目竟然说是福建师傅的佳作。”詹益盛无奈地说道。虽然,福建石雕业已形成规模化的生产,但是,就技术造诣来说,还是潮汕艺人胜一筹,而且,至今还有一批执着于潮汕石雕的经营者,其产品是上乘的。詹益盛认为,潮汕石雕的竞争对手并不多,只是不少人对潮汕石雕缺乏透彻了解,于是,在订制或选择石雕产品时,都会将目光“误投”他处。针对此问题,詹益盛所在的鮀浦石雕工艺厂及部分工艺人积极采取相应对策,如做一些比例缩小的样品给客户看,强化市场对潮汕石雕的关注度与认知度。
 
     其次,潮汕石雕业的传承也与潮汕木雕一样,面临“断层”格局。这与时下年轻人怕苦怕累的心态有关系。詹益盛说,石雕工艺学习无法“一日千里”,没历经三五年的“磨炼”一般难以成才,要实现手艺纯熟甚至有所造诣,则需要更长时间,而年轻人往往沉不住气,耐不住寂寞。现今不少年轻人贪图逸乐,宁愿选择轻松一点的,如办公室的工作,即使每月仅拿一千来块工资也不在乎。“实际上,目前每位石雕工人日收入近四百块,大师傅每日工资更高达五六百块,石雕业真算是一个‘高收入’的工种,”,詹益盛笑着说。他十分鼓励年轻人,尤其农村地区的孩子学习石雕工艺,因为掌握这一门手艺,足可以养活一大家子。“从事这一行,吃苦耐劳是必须的,而现今,随着机械工具逐步进入和应用于石雕行业,人工操作的部分减少,辛苦程度比起当年已是大大降低。”
 
     ■ “收藏热”复兴传统工艺,应把握机遇
 
     据了解,近年来,文化产业建设获得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与此同时,一股股“收藏热潮”、“复古热潮”兴起,使得传统手工艺品又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倍受青睐与追捧,传统工艺行业也由此“吃香”。
 
     詹益盛介绍道,近年来,鮀浦石雕工艺厂与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建立联系,成为该院学生的实习基地,每逢假期,都有一批学生前往石雕厂学习石雕工艺,这群90后的年轻人面对工序繁复、艰苦枯燥的工作,却都兴致勃勃、卯足干劲,令詹益盛感觉十分欣慰,他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投身这项传统工艺产业。
 
     詹益盛还谈到,如今,汕头、潮州、揭阳三市,保护、发展工艺美术已被列入议事日程,成为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任务,潮汕石雕在潮汕再造辉煌大有希望。他呼吁:有关部门对此要切实重视起来,把握振兴潮汕传统工艺美术产业的机遇,为潮汕地区的传统工艺产业的复兴、提升尽职尽力,为子孙后代留下文化财富。
 
     而潮汕传统工艺美术产业的业界人士也认为,想要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学习木雕、石雕等传统技艺,首先,政府要在宣传上给予支持,加大对潮汕传统工艺美术的宣传力度;其次,希望在政府主导下,使木雕、石雕等传统工艺企业与学校相结合,让木雕、石雕等工艺企业成为学生实践的课外基地之一,以此来增加年轻一代对潮汕传统工艺美术的认知感;再之就是,定期举办木雕、石雕等传统工艺培训班,以提升传统工艺从业人员的文化素质和技术能力,从而提高他们的社会认知度和社会价值。而注重潮汕木雕、石雕等传统工艺品牌的树立,形成行业产业“链”,使之跟上时代的步伐,成为社会流行时尚产业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则应该成为整个潮汕社会的共识。
 
     潮汕人一直被称为“东方的犹太人”,在世界各地有许多成功的潮汕商人,他们对如何通过宣传、策划来拓展商路都“很有一套”。如果,潮汕本土的政府机构可以通过政府主导的形式,进行系统的宣传、招商,吸引本地和海外的潮籍企业家关注、投资潮汕传统工艺美术产业,引其雄厚的资金、技术和销售团队来为潮汕传统工艺美术产业“鼓与呼”,潮汕传统工艺美术产业大有作为就不是一个“无奈的梦想”。
 
     ■ 多研究与扶持,让传统“时尚”起来
 
     潮汕传统工艺美术是潮汕地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也是潮汕传统艺术的一部分,它是生活的艺术,生活文化的“活化石”。所有潮汕传统工艺产品的背后,都蕴涵着非物质的技术内容和文化艺术内容;潮汕传统工艺美术作为商品,在历史上产生过巨大的经济价值,至今仍维持着一个以手工生产为主要特征的产业群,作为工业生产的互补。可以说,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潮汕传统工艺美术的价值和历史意义都有再认识的可能,即,我们都必须肯定:潮汕传统工艺美术是一个综合体,具有多方面的价值:在手工业时代的历史上,它是生活的创造者;在当代,它又以历史文化保持者的角色成为历史文化的一种记忆和象征,以手工艺艺术和文化的独特形态自立于以现代设计为主体的科技文明之中,成为潮汕人族群乃至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的载体,发挥着从经济到艺术的多种职能。我们有必要将潮汕工艺美术既看作经济产业,又看作文化产业,同时还可以将其作为文化艺术事业来认识、理解、研究和扶持。像认识其既是物质文化又是非物质文化一样,多方面、多角度地认识其本质和特征,从具体的工作出发,加以不同的处理。如在商品生产上以经济性为主体,但在传统技艺的传承方面又要从文化事业的角度加以支持,包括实行保护性的税收政策,对部分工艺产品实行保护等等。
 
     据了解,目前,木雕行业产业化做得相对成功的是浙江的东阳木雕,他们的产业化走的是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径,即不以技艺保护而是以保护产业为主。他们把散落于家家户户的民间艺人集结起来,为东阳木雕产业化提供了专业分工、规模生产的基础,推动了传统手工艺的产业化,并改变以往铢积寸累、集腋成裘式的生产方式,引入机械加工,使产值大大提高。同时,东阳人也认识到木雕不仅仅是工业产业,更是文化创意产业,任何产业只要加入创意,就能起到点石成金的效果。如今,“东阳木雕”已被国家和浙江省列为鼓励发展和优先扶持的产业集群之一,这也是他们最大的政策优势,因为有了这个大环境,“东阳木雕”艺人可以专注于技艺,以技艺拉动产业的升级。同样,在石雕这一块,福建人擅于拓展市场,在过去的十几、二十年里,石雕产业规模在当地政府的扶持、鼓励下不断扩大,走上市场化、规模化的运作道路。“他山之石”足以说明:任何产业都不能脱离政策的扶持,以脆弱著称的传统手工业更是如此。
 
     其实,仔细分析“东阳木雕”、“福建石雕”的发展模式,也不算什么“新式样板”,潮汕抽纱、潮绣等“放花”(将半成品发放到个体工匠手中加工,然后再集中收回)的经营方式,早已有之,而且,近年来,随着澄海“工艺毛衫”产业的快速发展,传统的抽纱、潮绣早已“搭上”时尚“快车”,将“潮汕工艺美术”之精美传播四海,为潮汕传统工艺美术“时尚变身”、重现辉煌提供了很好的“借鉴”。除此之外,潮汕工艺美术在当代还有不少随潮流而创新的例子。如潮州陶瓷方面,不仅工具如窑、机械等不断“升级换代”,新器型、新装饰、新产品无数,且创造出了胎更薄、直径更大、色釉更美的产品。在漆工艺、木雕、金属工艺诸方面也同样如此。
 
     “潮汕工艺”之所以能传承千百年,就是一直都“紧随”历朝历代的“时尚”潮流,至今,我们还能从留下来的作品中感受到“那个年代”特有的“时尚”气息。潮汕传统工艺美术,其传统与时尚、市场与传承的纠结,当下的我们正面对着,而我们的先人同样经历过。从古到今,“紧随社会潮流”,一直都是潮汕工艺生存、发展与传承的“定律”,过去,先辈们做到了,现在,当代的潮汕人更应该做到。
 
     潮汕传统工艺美术,其实可以“很时尚”,本来就应该“时尚”!
 
 

作者: 
陈穗芳 郑少洲 张丽纯 罗堃
来源: 
潮南·2013年1月刊
浏览次数: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