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古建筑木雕艺术探索

    潮汕木雕又称“潮州木雕”,主要分布地域有潮安、澄海、饶平、揭阳、潮阳、普宁等地,在这些城市的市区及乡村,几乎所有的古建筑都是有梁必雕,有窗必琢,无论是祠堂或是民宅,从梁架、额枋、神龛,乃至几案、屏风、床榻、橱柜等一般的家具,都能看到造型优美、技法精湛的木雕装饰。现存于潮州府城中的己略黄公祠,潮安彩塘金砂乡的从熙公祠,澄海市隆都镇的陈慈黉故居,以及揭阳关帝庙门楼藻井等古建筑,是潮汕木雕装饰艺术的杰出代表,镶嵌在这些古老建筑上的木雕琳琅满目,精妙绝伦,所体现的布局之完美,造型之生动,手法之多元,技艺之精湛,可谓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1潮汕木雕历史发展
 
     潮汕木雕源远流长,北宋《永乐大典》已有记载潮州郡守郑伸鉴曾选技工往临汀仿制由科学家待制燕公发明的莲花刻漏,表明当时的潮汕木雕工艺水平已达到一定的水准,开始在精细物件上加以应用。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潮州许驸马府,始建于北宋,虽已经历千年风雨,但保存下来的木雕构件,已体现娴熟精炼的技艺手法。到了明代,逐渐发展为金漆木雕艺术,但内容上主要以比附人格节操的植物(梅、兰、竹、菊等)或是象征吉祥安泰的龙凤狮象等物为主,如建于明代的潮安庵阜文祠所保存的木雕主要以狮子、大象、飞龙、舞凤、莲花等形象为主。到了清代嘉靖年间,属于元明南戏一支的潮剧发展成熟之后,潮剧中的戏曲故事,人物形象开始成为木雕装饰的重要内容,并由此长盛不衰,流风一直延续到民国。由此,发展到清代的潮汕木雕,在内容上博采众长,内蕴深厚,手法上集浮雕、沉雕、通雕、圆雕等雕刻手法之大成,走到了全盛时期。
 
     2潮汕木雕产生的社会背景
 
     做为建筑构件的潮汕木雕,是潮汕民众用于阐述自己精神、观念和审美理念的形式,其产生、 发展与潮汕政治、经济、文化背景息息相关,特别是经济的发展,使潮汕木雕的达到辉煌成为可能。
 潮汕地区一直有重商善贾的传统,自北宋善于经商的福建人移民潮州开始,本地的贸易以及海上运输便开始活跃,潮人善贾的特点,在此时已初见端倪。到了明清,反反复复的海防政策,都无法抑制潮汕的海上私市贸易,南澳成为南中国海上私市的中心,中外商人贸易交接于此,然后发放商舶,南下北上。潮汕当时经济的繁荣,由此可见一斑,潮人经商之风也逐渐加强并成为传统。特别是清代乾隆嘉庆年间的第一次移民潮及1860年汕头开阜后到1949年的第二次移民潮,使潮人向以东南亚为主的世界各地扩散,这些移民海外的潮人艰苦创业,经商所得也经常通过侨汇、水客等途径送回潮汕。在这种强大的经济实力的支持下,加上光宗耀祖夸耀门庭炫富斗丽的意识的推动,客观上促进了潮汕木雕艺术的繁荣。
     
     3潮汕木雕的审美特征
 
     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潮汕木雕根植于潮汕文化这片沃土,吸收潮汕陶瓷、石雕、玉雕、剪纸、刺绣、抽纱等其他艺术门类的精华,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审美特征。
 
     1)雅俗共赏的造型美 
 
     潮汕木雕用于建筑装饰、家具装饰、神器装饰以及案头摆设等,其造型题材相当广泛,但与其他地域的木雕相比,潮汕木雕不像藏族木雕般形成信仰重于生活,神重于人的特点,也极少出现类似于徽州木雕的文人雅士气息较浓象征性较强的“冰裂纹”“云头纹”“缠藤纹”等花饰图案,其取材风格体现出强烈的写实特点,具有贴近生活,雅俗共赏的审美特征。从其造型内容上看,潮汕木雕大致可分为如下三类:
 
     一、 以动物植物为主题的吉祥图案:珍禽瑞兽、花果虫鱼,尤擅于表现江海中的水族、亚热带的花果。这类内容往往带有趋利避害、祥和安康的心理祈求,有直观的图案表现,也有以谐音或寓意进行表达的,如“马上封候”“三羊开泰”等。 
 
     二、 生活场景:主要表现潮汕民俗风情,劳动场面,如牧童晚归、樵夫挥斧、春耕秋收、渔夫撒网、春游嬉戏等,潮汕艺人通过这些场面表达了具有吃苦耐劳坚韧精神的潮汕民众热爱生活勤劳不息的精神。 
 
     三、 民间传说、历史故事、戏曲场面:如《嫦娥奔月》、《王茂生进酒》、《陈三五娘》、《水漫金山》、《铜雀台》等,特别是大量戏曲场面雕刻的出现,体现了潮剧在不善于自娱自乐的潮汕民众生活中的深入程度,并以其纯朴鲜活的形象起着惩恶扬善的教化作用。
  
     2)富有创意的布局美 
 
     潮汕木雕雕刻之前一般要用“花样”描摹,由此潮汕木雕深受绘画的影响,善用线条去表现木雕的结构和透视变化,在布局上有综合写意的特点,即在物象取舍和安排上没有按照比例透视的关系,而是从主观知觉和经验出发,有很大的随意性,主要以内容决定形式。特别善长于用“之”字形布局,将不同内容集中在多层次的立面上,或前后穿透,或单面展开,把复杂内容组织得有条不紊,脉络清晰,构图饱满而不杂乱,体现了民间艺人在创作布局上的高超技艺及主观意向性。如挂屏“王茂生进酒”,面积只有40×60厘米,厚2寸不到,但却容纳了人物45人,表现了王府宴饮、官员巡道、王茂生进酒、顽童点炮、渔翁垂钓等各式场景,不仅人物造型生动,表情各异,而且树木街景的安排布置疏密得当,使整个挂屏主题分明,布局紧凑,充满匠心独运的布局美。 
 
     3)极尽其工的技术美
 
     潮汕木雕在技术上与徽州木雕、湖南木雕、四川木雕、藏族木雕等相比,有自己独到之处。一是刀具相当精细复杂,不同型号不同用处的刀具有100多种;二是雕刻手法集浮雕、沉雕、通雕、圆雕、镂通雕于一体,特别是镂通雕技术,在平面上可达到层层深入,内外互相辉映的效果,在立体上则四面通透,融合了各种雕刻手法于一个画面,集不同场景于一身,有很强的表现力,展现了潮汕木雕多元的完美的雕刻技法。
 
     潮汕木雕作为建筑的附属物,极大地丰富了建筑的表现手法。同时以独特的审美特征,形成了潮汕古建筑相对独立的艺术风格,营造了精致、典雅的艺术氛围。透过古建筑这些精工制作、玲珑剔透的木雕,人们可以领略潮汕文化的人文内涵,感受其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潮汕民俗意蕴美。
 
     参考文献:
    〔1〕 王虹光.金碧辉煌的潮州木雕.南方文物,1999,第2期。
    〔2〕 许燕敏.建筑装饰——徽州木雕艺术探索.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第10卷第3期。 
 

作者: 
吴妙娴
来源: 
http://www.meixue.net/showart.asp?art_id=119&cat_id=2
浏览次数: 
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