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娴艺巧 别开生面————嵌瓷插屏《五老观太极》欣赏

    几百年来,“五老观太极”的内容己经成为一幅雅俗共赏的吉祥图。在山林深处,五位仙翁在观赏太极图的画面,自古至今的国画、年画、石雕、木雕、玉雕、砖雕、象牙雕、陶瓷、刺绣等佳作迭出,已经成为人们心目中多福多寿的象征,深受民间藏家的喜爱。就拿我们汕头那遍布乡村的传统建筑装饰之一嵌瓷来说,这“五老观太极”也一直作为传统的表现内容,一般采用“平嵌”技法嵌在门楼内朝向厅堂的壁肚上,与象征科第高中、仕途顺利的“五子夺魁”图左右搭配,寓吉祥长寿、子孙成材、光宗耀祖之意。今文中的这幅《五老观太极》嵌瓷作品,却是用“浮嵌”技法,以插屏为表现形式,可供家居厅堂在桌几上摆设之用,可谓别开生面。这是我市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嵌瓷的代表性传承人、工艺美术师许少雄的又一新佳构。
 
     这件插屏整体高102厘米,其中画面宽48厘米、高68厘米、厚7厘米,装上玻璃镜框,下配精致的木雕花底座,显得古朴大方。一件佳作的诞生,设计是关键,许少雄作为“嵌瓷世家”的第四代传人,凭借26载的创作实践,反复构思,认真设计,从国画、石雕、木雕等艺术中汲取营养,以散点透视近大远小的原理,灵活地运用深远、平远的山水画技法进行构图,将繁简、疏密、虚实、动静对比关系等各种要素处理得当,达到和谐统一的艺术效果。画面上用近、中、远景进行刻画,近景采用“平嵌”技法表现于下方左右两侧和左上方,左为松树虬枝交错,松针刚劲;右为山石突兀,石纹深遂;左上方的石壁空悬,上不见顶,几枝梅花腾空而出,绽开笑脸,给这崖壁增添几分险峻,也增添几分灵秀和生机。中景采用“浮嵌”技法表现人物形象主体,着意于人物动作、表情、性格的刻画,显现凸凹感、浮雕感。瞧!在这怪石嶙峋的山涧中,五个须发皆白的仙翁额头隆起,慈眉善目,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和蔼可亲,或上下、或左右,围站在一起面对着展开的一幅太极图,研读讨论,眉目传神,形态生动。左侧的这位用手指着下面那位拿着画轴的仙翁,正在发表自己的高见;而右侧背带斗笠的仙翁手指着太极图,眼望着他又似乎在说些什么;站在上面的一位仙翁手持挂着葫芦的龙头拐杖,全神贯注地听着其他几位的议论;上面拿着画幅的仙翁却看着图一声不吭,这五个人物形象表情不一,动静各异,互为呼应,生动传神,刻划细腻,惟妙惟肖,呼之欲出。作为远景的叠嶂山峰,苍劲古树和山坡等,却是用笔蘸颜料直接在底板上描绘,与人物、景物融为一体,匠心独运。近、中、远景用三种不同的技法加以表现,使其浮沉有别,虚实相生,层次分明,形成对比,艺术特色十分鲜明。在人物形象的用瓷上精心挑选、剪钳、嵌贴,用色艳丽,丰富多彩,对比强烈。并用流畅的线条在瓷片上勾勒衣纹皱褶,对其他饰件也细腻描绘,极具民间艺术朴素的气息。
 
     嵌瓷这门艺术的用料和嵌贴技艺的运用,几乎家喻户晓,笔者也曾予以介绍。然而,这件作品中五个仙翁的头部塑造颇见功夫,值得为之多说几句。作者先用纸灰塑胚,再用烟纸和比较白的贝灰混合为灰泥,在头部表面用灰匙塑形,又使用“骨仔”刻划眼、鼻、嘴、皱纹等,然后用墨开相,矿物色加彩,一个个表情丰富的人物头像则呈现眼前。此件作品意匠巧而清新,构图完整紧凑,人物形神兼具,纹样装饰优美,色调艳丽明快,体现了浓浓的潮汕地方传统艺术韵味。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2.05.20)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