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溪美术瓷塑

     
 

    在我国的小型雕塑艺术中,广东的石湾陶塑和枫溪瓷塑,是二个永不凋谢的艺术品类。
     枫溪的瓷塑艺术,有:
     ——强调线条美、形式美、工整明快、雅俗共赏的人物瓷塑。
     ——通过夸张变形,造型富有想象力和概括力,并具装饰性的动物瓷塑。
     ——运用精制瓷泥,靠手工捏塑技术而成,妙若鲜花,可以乱真的瓷花等三大类。
     枫溪的瓷塑,题材广泛,常见有五类:
     1、反映人民日常生活、热爱劳动、妙趣横生的“绣”、“春雨”、“三个小淘气”、“牧童”、“踢毽子”、“春江水暖”等。
     2、表现人民美好理想和愿望,歌颂英雄人物,赞美名贤淑女的“苏武”、“文成公主”、“韩愈”、“王昭君”、“李白醉酒”等。
     3、反映除邪去恶和人们喜闻乐见的民间传说、戏曲、章回小说故事的“十五贯”、“三顾茅庐”、“荔镜记”、“金陵十二钗”、“金花放羊”、“王茂生进酒”等。
     4、配合民俗活动的“佛、道、儒”有关题材,如“寿星”、“观音”、“三圣佛”、“福禄寿”等。
     5、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各类花卉、花鸟、动物,如羚羊、狮、群马等。
     枫溪人物瓷塑精细轻莹、色白纯洁:宜塑女性,故多仕女、文人和小孩;仕女瓷塑,形象姿态、飘带裙钗、首饰手环,都经匠心处理。瓷塑人物肌肉多不施釉,以保持头面、手脚形象的精细清晰,使肌肉与服饰在质感上也有所区别。并运用色土装饰,以达到清新明快华而不俗的整体艺术效果,也是枫溪人物瓷塑在处理上的特点之一。
     枫溪动物瓷塑有鸟、兽、虫、鱼等,品类繁多。有专供观赏的艺术品和玩具;也有与日用结合的实用品。这些艺术欣赏品和实用品,表形形式多样,多数以变形夸张手法,强调造型单纯,线面流畅,突出动物特征为其特色。
     枫溪的瓷花是用精制的瓷泥,靠手工捏塑而成,捏塑技术高超。有的瓷花,形同质似,妙若鲜花,可以乱真。其中以菊花、梅花、水仙、玫瑰、牡丹等尤为突出。有单独成盆的,如吴庆的“盆菊”;有以瓷花附着、装饰于瓶、盘、篮上的,如王龙才的“春色长在大花篮”,显得设计巧妙,制作精良,绚丽壮观。
     枫溪从事瓷塑艺术,人数甚多,名师辈出,新秀群起,形成了以枫溪陶瓷研究所和美术瓷厂的陈钟鸣、林鸿禧、郑才守、王龙才、吴维潮、吴为胜、余纲旭、吴承华等人物瓷塑创作群体。尤以林鸿禧和陈钟鸣为代表。在动物瓷塑方面,集中在美术瓷二厂为代表的吴德立、卢茂昭、丁培强等动物瓷塑的创作群体。他们继承了唐宋美术瓷塑的优秀传统,融汇当地泥塑、面塑、嵌瓷艺术,达到构图巧妙、主题突出、技术多样,雕、塑、刻、划、捏、印、贴、彩相互运用,形成雅丽而不俗气的独特地方风格和艺术特色。
     林鸿禧,是对继承和发展枫溪瓷塑艺术有重大贡献的瓷塑艺术家,高级工艺美术师。从事瓷塑艺术创作近扣年,所作古代与现代人物瓷塑,含蓄优美,生动传神,栩栩如生,很有生活气息。他是枫溪瓷塑艺术刨作的领头雁。林鸿禧善于吸取民间泥塑和潮剧的传统技艺,善于抓住人物瞬间的动作表情,善于运用夸张写意的手法,探求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其表现“十五贯”戏剧故事中的“况钟访鼠”,况钟安祥稳坐长凳,两指测字直指折扇,双瞳斜视静观娄阿鼠,显得胸有成竹。娄阿鼠目瞪口呆,坐立不安,手曲脚翘,似过街老鼠。作者抓住一静一动的瞬间动作,成功地刻划出不同人物的内心情绪。表现贵妃出浴的“回眸一笑”,表现人们称之为“夸张人物”的“铁弓缘”和“杨子良讨亲”,已成为人们熟知的传世之作。
     陈钟鸣是枫溪瓷塑艺术的佼佼者,对枫溪瓷艺的创新与提高起着积极的作用。他的作品以清新秀雅见称,突出表现在他的仕女作品上:仪态端庄,温柔优雅,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有很强的装饰性和感染力,在写实中求变化,传统中求创新,内容和形式完美结合。他的古装仕女,最大的特点是表现出“秀外而慧中”的东方女性美的典型,从形象的塑造到艺术风格的追求,都突出一个‘秀’字。他所有的作品都集中概括,简练自然,不事雕凿,优美谐和,焕发着青春的风采,秀美动人。陈钟鸣的瓷塑艺术创作,早期的“金花放羊”、“荔镜记”到中期的“黛玉葬花”、“抒幽情”以至高峰成熟期创作出“金陵十二钗”,是他一生艰苦劳动的结晶。我国著名陶瓷专家邓白教授评道:“作品神采动人,富于文学气息,风格秀雅,具体地活现了‘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和风采,达到意足神全,参灵酌妙的境界。”又说:“这组十二金铰瓷塑,制作精美,一丝不苟,可以代表陈钟鸣的艺术水平……。”这也是枫溪瓷艺术中划时代的代表作。陈钟鸣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师当之无愧。
     枫溪另一位著名艺人郑才守,擅长瓷器彩绘,被选人《中国现代美术全集》陶瓷卷中的“水浒一百零八将花瓶”,是其彩绘艺术之杰作。他是善于吸取浮洋泥塑和潮剧艺术的瓷塑艺术家,作品“天女散花”、“文成公主”、“杨文广”、“穆桂英”同枫溪众多的仕女瓷塑比较,有着浓郁的“潮”味、民间装饰味,很象浮洋泥塑,又好似铁线木偶,但形象生动,华而不俗,自成一格,是瓷塑艺术的精品。
     被誉为枫溪瓷坛秋翁的高级工艺美术师王龙才,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瓷塑艺术家,他早期擅长观音瓷塑,后期又致力于瓷花、通花瓷雕的研究,卓有成效,“白玉通花瓶”、 “春色瓷雕大花篮”是其代表作。大花篮以揉、捏、塑、浮雕、通雕、线刻等手艺及釉上、釉下、色土等工艺制作而成。花篮三层镂通,呈六角宫灯式,有6片装饰面,12起伏的层次,72块装饰位,造型别致,纹饰丰富,既雍容典雅又剔透玲珑;凌空飞出的篮檐装饰着瓷制菱形活动吊坠,微风吹拂,环珮有声;花篮中荟集着50余种、500多朵瓷花,千姿百态,五彩缤纷,令人叹为观止。
     后起之秀的瓷塑艺术家、高级工艺美术师吴维潮,年青有为,师从陈钟鸣,但他追求博大精深,既学画又擅字,精于瓷塑,善于吸取古代艺术精华,创新别具一格的“喜妹子”、“姐妹情深”等佳作。
     纵观枫溪瓷塑艺术发展的成就,有着天时地利、得天独厚的五个条件:
     一是潮州古代优秀的陶瓷艺术遗产尤其是“宋代瓷都”潮州窑出土的大批人物、动物瓷塑,为现代艺人的瓷塑创作,提供了借鉴。20世纪60年代初,枫溪陶瓷研究所资料室收藏一批笔架山“百窑村”的瓷器,其中有一些还是笔者从古窑址采集无偿提供的。该所组建时,确立了“古为今用”的方向。
     其二,瓷土资源丰富,形成完整的陶瓷产区。枫溪周围有取之不尽的瓷士资源,枫溪东向三公里的潮州飞天燕优质瓷土矿;向西又有大量长石、石英矿,是枫溪陶瓷工业发展的物质基础。近50年来,枫溪陶瓷生产进入一个新时期,陶瓷工业已形成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新格局,且形成了有瓷矿开采、瓷泥瓷釉加工、颜料花纸制作、成品生产、彩烤、包装、机械、电力、物资供应、科研机构、陶瓷专业学校、情报网等分工细致、门类齐全的生产体系,自然也就成为我国的主要陶瓷产区之一。
     其三,潮州的枫溪,地处我国南海之滨,地理、交通条件优越,唐宋以来,陶瓷就以出口贸易为优势,潮州又是著名侨乡,临近港澳,出口更为畅利,对外文化交流频繁,艺人接触新的事物多,思想开放,从枫溪初期的“天字坛”、“十五贯”的出现,以至到“春色长在大花篮”、“金陵十二钗”高精品的面世,是瓷塑艺术创作的飞跃,也是潮州人善于择优创新的精神的反映。
     其四,潮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文化积淀深厚。独特的人文历史和自然条件铸造了独特的潮州文化,尤其是与枫溪瓷塑艺术息息相关的潮州民间美术,如浮洋泥塑、嵌瓷人物屏、潮绣垫浮人物、潮剧、木雕、石刻、金银浮雕等工艺品,既能起借鉴之用,又能潜移默化影响着瓷塑的艺术创作。
     最后,枫溪瓷塑艺术与枫溪通花瓷雕在发展过程中,有一位组织者、领导者——丁立明先生,功不可没。他是潮州市磷溪人,原学雕塑,50年代,他从清远县委书记调任广东省轻工业厅硅酸盐处任处长,广东省枫溪陶瓷研究所是他一手组建起来,他主张枫溪瓷塑应有地方特色、应姓“潮”、应吸收“浮洋泥塑”的优秀传统艺术特色,把浮洋泥塑的著名老艺人吴镇藩等5人调入陶瓷研究所,专业从事泥塑创作。在此之后,枫溪出现的新瓷塑,无不受到影响。同时,枫溪众多的工艺师、艺人勤奋努力,不断进取,善于精益求精,形成创作群体,引入竞争机制,促进与繁荣创作,起了作用。 
 

标签: 
作者: 
杨坚平
来源: 
潮州民间美术全集之潮州陶瓷
浏览次数: 
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