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富多彩的潮州陶瓷艺术

     
 

    中国是陶瓷之国。陶瓷的发展,象征着中华民族的发展,它是我国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广东潮州,地处我国南疆,位于粤东富饶的韩江三角洲,这里地理形势得天独厚,水陆交通畅利,手工业发达,是国家历史文化古城,秦朝即设置郡治,成为粤东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明清的潮州府,下辖海阳、揭阳、饶平、澄海、潮阳、普宁、南澳、丰顺、大埔九县,潮州府城(现今潮州市)当然地成为周围各县的首府。在历史上,潮州行政区划多数时间属粤,而文化却与闽南一体,故民间工艺、民间陶瓷形成独特的地方风格。
     潮州陶瓷历史悠久,早在新石器时代,遗存在地下的已有不少器物,南澳象山出土的陶器,面绳纹而内壁有印压方格纹,与江西吴城仙人洞新石器时代早期的陶器相似;潮州陈桥、梅林湖新石器时代遗址,也出土了网纹陶罐、陶釜,可见距今6000年以前,潮州已普遍使用陶器,及至商代,陶器产品已经大量出现,普宁虎头埔一地就有十余口窑灶集中,内有窑室、窑腔、火道等,构造合理。商代后期,距今3000余年的饶平浮滨、联饶21口土坑墓就出土大口尊、陶罐等共达60多种,其中最大的大口尊高达67厘米,还有精美如瓷的陶觯,可见商代这里已能生产大器件及精品。秦汉潮州陶瓷青釉器盛行,两晋及南朝墓葬出土的青釉碗、罐及观首壶,反映出潮州的陶瓷产品与中原的密切交流,还有制作精美的青瓷羊,显示出造型艺术与制作工艺,同江浙一带越窑的历史交叉。
     隋唐时代潮州烧制的日用陶瓷,仍以青釉为主。唐代器物,碗一般均敞口平底,素面无纹,这类碗出土于潮州唐代“仪凤四年”(公元679年)墓,和韶关唐代张九龄墓出土的同类器形基本相同。也有一种碗,敞口,碗壁约46度左右倾斜,矮圈足,外壁压印有四条直线纹,四瓣口,这也是唐代瓷窑中常见的一种碗形。壶一般均带把、短流、平底、附盖,并附有一至三耳,也有无耳的。这类壶在潮州窑出土较多,有一定的地方特色。
     唐代广东主要流行馒头窑,这种窑型是受北方馒头窑的影响发展而来的,当时潮州烧制陶瓷和砖瓦均采用这类窑型。已发掘的潮州市北堤头唐代馒头窑,平面近似半椭圆形,窑顶呈弧形,窑通长4.97米,分窑门、火膛、密室和烟道部分。由窑门进人火膛,接着是窑室,后壁垂直,横剖面作半圆形,下端有三个长方形烟门,其后是三个长方形的烟道。该窑的特点是窑门、大膛后壁与容后壁均采用灰色耐火砖砌成,其余部分采用耐火土夯筑。
     唐代潮州与东南亚、印度和阿拉伯等一些国家贸易往来极为频繁,潮州地方烧造的青釉瓷器已成为出口的重要商品。
     北宋是广东历史上陶瓷飞跃发展的阶段。当时主要采用龙窑和阶级窑烧瓷,规模很大。在潮州,当时瓷窑进行了全面改革,烧瓷普遍采用观察窑温的“测温标”,这是掌握科学方法烧瓷极重要的一环。瓷器烧成温度一般约1250-1300度左右,烧造白瓷有不少是白中泛青,青釉瓷亦闪闪发亮,鲜艳夺目,这和烧窑时还原技术的熟练掌握是分不开的。潮州笔架山窑,是这一时期有代表性的北宋窑址,其产品主要是以外销为主。
     潮州是北宋的瓷都。瓷窑分布在东郊猪头山、虎山、果子厂后山、印山和蟹山(这些山岗统称为笔架山),南郊的洪厝埠和竹园墩,西郊的凤山,北郊的田东园、瓮片山、竹竿山和象鼻山方圆范围约15公里。其东郊笔架山窑址最为密集,窑具和瓷片遍地皆是,有“百窑村”之称。在这里发掘了五座龙窑、一座阶级窑。产品有碗、盏、茶托、盆、钵、盘、碟、杯、灯、瓶、壶、罐、盂、粉盒、香炉、人物、佛像、玩具等。全部瓷器采用瓷土制坯,瓷胎细密纯净。釉色有白釉、青釉、黄釉和酱褐釉,青白釉数量最多。各种釉色井不单纯一致,有些即使在同一件器形上,釉色也有深浅的差别,如在花纹的凹处和器物转角的地方或器内,由于积釉较厚,釉色就深一些。白釉的白色并非全白,多数白中泛青或反灰,也有白中泛黄,青白釉最浅色的近于白釉,只在积釉处显出淡青色(又称影青色)。青釉和黄釉也各有深浅,青釉以青为主,最深的显青褐色。黄釉一般都是黄中泛青,并称青黄釉。酱褐色釉也是深浅各异,多数是褐色。瓷器的纹饰以划花为主,其次是雕刻和镂孔,印花很少见。划花的划痕较浅,浅条简朴流畅,内容以弦纹、卷草纹、花草纹、平行斜线纹为主,其次是篦纹、水波纹、云龙纹、莲花瓣纹等。雕刻主要是炉上的莲花瓣,刀法泼辣,刻出的棱角刚劲有力。镂孔仅见于一些炉的底座或器盖,有镂圆形孔或孤线三角形孔,印花很少见,只见到一种花瓣纹。总的来说,潮州窑烧制的瓷器种类繁多,较精致的喇叭口或直口瓜棱腹长流执壶、军执壶、凸雕莲瓣炉、刻花碗碟、瓜棱形粉盒、圆筒形刻花粉盒、莲花三联盒、玩具、人物和佛像等都是当年畅销海外的商品。其中有四尊完整的佛像是潮州窑的代表作,四座像分别刻有“治平四年”(公元1067年)、“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五月”、“熙宁元年六月”铭文,井刻有潮州地名、水东(即笔架山)窑名、供奉人和工匠姓名。五类铭文俱备的宋瓷佛像在国内仅见此四尊,其文物学术价值之高,可以想见。值得注意的是潮州窑出土的高鼻卷发瓷西洋人头像和一批瓷西洋狗。狗的脸部很短,耳圆而大,下垂身矮,姿态各异,有头作倾斜状的,有蹲坐有站立的,有停步而吠的。雕刻捏造技巧相当高明,造型生动逼真。当年潮州艺人用相同的瓷土,用不同的手法,制作出不同姿态的瓷西洋狗和瓷西洋人头像,无疑是为了满足对外贸易的需要。潮州是宋代对外贸易交通运输点,外商不断到潮州进行商业活动,甚至放舶载物而来,如《宋史三佛齐》传记载:“太平兴国五年(公元980年)三佛齐国(今印尼)著商李甫海,乘舶船载香料、犀角、象牙至海口……飘船六十日至潮州。”其目的无疑是为了购买和装运潮州瓷器。过去在菲律宾、印尼和巴基斯坦均先后出土过不少宋代潮州窑瓷器,器形有白釉瓷盒、青釉刻花碗、青釉高身唇罐……等。可见北宋潮州窑瓷器曾经大量外销,这是历史事实。
     元兵的南侵,封建势力的摧残,竟使一度繁荣昌盛的南国瓷都成为一片废墟。元代的潮州瓷业空前衰落。
     明朝多次派遣使臣访向东南亚诸国,设立了市舶司,与外国开展贸易活动,广东的海外贸易又有新发展,外销瓷大量增加。手工业的发展超过了任何朝代,特别是陶瓷手工业生产有了长足发展,潮州瓷业又东山再起,呈现一派繁荣景象。
     清代,潮州瓷业中心移到近郊枫溪,并保持着一定的生产规模,继续生产出口瓷器。在清王朝重开海禁,允许沿海人民用五百石以上船只出洋贸易,潮州陶瓷业又得大量输出。如清代文献《瀛环志略》婆罗州条载有“每年广、潮二府有数船人港贸易,获利甚厚”,现已查悉,清代生产外销陶瓷以潮州地区所产瓷器为多。史料记载,称潮州“南洋交通畅达,日用粗瓷大旺”。同治三年,潮州对外输出额为168,673大圆,可见清代潮州陶瓷器外销量甚大,在广东外销瓷中占了相当重要的地位。这时,瓷器制品除普通日用食具外,还有美术玩具、观音佛像、挂壁花瓶、文房杂品等美术瓷。
     新中国诞生后,在“保护、发展、提高”方针指导下,潮州陶瓷业枯木逢春,生机勃勃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在潮州枫溪2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建有陶瓷及关联的企业 2500多家,从业人员5万多人,年产值31亿元,出口创汇2.5亿美元,为全国十大陶瓷产区之一,是我国也是世界最大的工艺陶瓷和陶制品生产和出口基地,工艺化的日用卫生洁具也在国内外市场占有相当份额。

标签: 
作者: 
杨坚平
来源: 
潮州民间美术全集之潮州陶瓷
浏览次数: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