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木雕

     
 

    民间木雕艺术在广东境内相当普遍。尤以潮安、揭阳、潮阳、饶平、普宁和澄海等县最为发达,艺术水平最高,且有独特的风格,自成体系,人们习惯地统称潮州木雕。
     潮州木雕的用途,主要走作建筑、家具、礼仪性器物的装饰。用于往房、祠堂、庙宇等建筑物上者,大抵是门窗、封檐板、屐头、屐下和匾额的承托等显眼而不受日晒雨淋的地方。用于家具器物上者,非常厂泛,大则屏风、几桌、床炕、神龛、神轿、神楼,次则茶橱、馔盒、饼架、炉罩,小至灯心橱、纸煤筒,莫不加以雕饰。很少见木加雕镂(或髹漆彩绘)的木制器物。在一些木雕比较集中的地方,令人感到村村都像木雕艺术博物馆,家家都像雕刻陈列室。这些是不知花费了多少无名匠师的精力与智慧而凝结的艺术瑰宝。
     木雕的用场是建筑、家具、礼仪性器物的装饰,这就要求它具有装饰风味,对器物、对环境起美化作用。建筑、家具、器物是长久供人居住使用的,年年月月每日每时都和人碰面,这就要求它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形式不一、手法多样;能够满足男女老少各种不同对象的不同欣赏要求;既便于远观又适于近赏,既容许略瞥又经得起细审,越看越有味,百遍千回而不厌。
     木雕的题材,非常广泛,就常见的作品,人致可以分为图案、博古、禽兽花果草虫、山水、仙佛人物五类。人物题材多取自  《封神演义》、《三国演义》、《隋唐演义》、《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聊斋志异》等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故事。这些为人民所喜爱的人物形象,被雕刻匠师们反复地表现着。此外,赞美韩愈来潮州作刺史的“蓝关雪”,表现明代潮州七贤进京应试的“七贤进京”等,更是独具地方特色的题材。
     无限丰富的题材,促使木雕匠师们去探求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与手法,根据不同的题材,个同的用途,不同的部位,而单独、交错或综合地灵活运用。据所见有:沉雕(即阴刻)、浮雕、通雕和圆雕四种。浮雕有浅、半深浅和深(即高低)之分;又有叠浮(浮雕以通雕几何图案作衬地,系整块木料雕成者)、打浮(外观与叠浮同,然浮雕与衬地系两块木料拼合起来的)和钉浮(浮雕的过于突出凌空部分,则另外雕成用钉钉合)之区别。通雕(也称为镂雕)。一般是指多层次的,纵横交错的镂空木雕而说的,而单层图案之镂空者,也属于通雕,不过因为它结构比较简单,孔洞是用钢丝锯成的,通常称它为钢线通雕,以示区别。
     通雕是溶合了各式浮雕、圆雕、沉雕以及绘画于一炉的独特形式。它有极大的容量,有广阔的表现自由,所以作者每用它来处理最复杂的内容,且不说“薛仁贵封王”、“郭子仪拜寿”、《三国演义》、《水浒》之类的包含许多不同空间与不同时间故事情节,上百的人物鞍马的大制作,即使从一件小小的“七贤进京”上,也可以看出它是怎样突破空间时间的限制,发挥了通雕这一表现形式的特长。七贤,都是书生,年龄、服饰相若,各有一批担书筐行囊的仆人相随,一道进京,一场应试,一榜题名。匠师们在表现这一题材时,很理解这种装饰雕刻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和其它雕刻作对称或连续布置的,他的处理似乎也很简单平易,在一条横长的雕面上,右首是一座拱桥,左边是一道浅浅的山谷,远处城门在望,中部是一间凉亭,七贤和七个童仆全部登场,有的刚刚出现在“画面”上有的正在过桥,有的坐在凉亭里歇脚,有的顺着山路向城门方向走去,基本上是行于中途的情景。人物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立足点虽略有高低,而几乎没有前后大小的差别。在这里,一块岩石,一棵小树,一间凉亭,路面略一起转折,就体现着南北数千里、旅途几个月的空间时间的变化;人物过一座桥,在亭子里稍坐一下,扬一扬鞭,转一转身,都概括着他们披星戴月、风餐露宿、山村野店、晓行夜息的旅途生活。在观者的感觉上,确有所谓“咫尺千里”和“六七步四海九洲”的效果,像这样优秀的作品,在潮州木雕中,可以说比比皆是。
     作为装饰雕刻来说,不但要求本身精妙,还要看它被嵌置在什么部位,和其他部件配合起来的整体效果,以及这样或那样的安排是不是便利于人的观赏。在这一方面,潮州木雕艺人的设计意匠是惊人的。随便找一扇门,便足以说明。门,不论是房门、龛门或茶橱的门,都是同人接触比较多的,是建筑、器物的最惹人注意的部分。因而艺人往往把最大的精力和最高的才艺花在门的设计和雕楼上。他们常常把门板划分为若干个大小、宽窄、横竖、高低不同的装饰面,较大的门,通常分顶横肚、方栏、门窗、企肚、中横肚、大肚和下横肚等部分。所用的题材、形式、手法各有不同。顶横肚多雕花鸟,形体比较粗大。门窗,则为场面宏伟、人物众多、情节复杂的故事,层次多而雕镂工致。企肚上或雕人物或雕花鸟。虽也精美,但颇简单。中横肚雕面不大,而雕制却极考究,往往是全门雕刻的精萃,大肚多不施雕镂,而用彩漆绘以故事画,下横肚,有的绘以简单的花鸟或博古,有的则刻以浅浅的类似云纹的瑞雪图案,方栏大都是扁平的波伏连续花草图案,深嵌在门窗的四周。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无非是为了多样、有变化、和谐、好看、耐看,而且适应不同的观者,据老艺人说,中横肚正处在受人注目的位置,所以必须在选择故事情节、刻划人物形象上特别下工夫。门窗略高,看起来也很方便,面积又大,故作为主要装饰面,以丰富的内容,精致的刻划吸引观者。人们的欣赏要求是多方面的,倘到处都是通雕人物故事,也并不好,所以还有花鸟、博古(或山水)。绘画和浮雕,顶横肚常用花鸟,因为比较高,无法近看,一般不作工细的刻划,盖取其远效果。大肚的部位较低,倘施以精细的通雕,容易受损,于是用漆把它画成一方色彩绚丽的故事画。下横肚靠近地面,不大惹人注意,便只施以图案浅浮雕。像这样精雕细刻、富丽堂皇的房门和龛门,在潮汕地区不仅是一道两道,而是多不可数。
     木雕是潮汕地区雕塑艺术中重要的一宗,但不是唯一的,木雕之外,还有大量的石雕、嵌瓷(瓷片镶嵌)、石灰塑和泥塑,皆有独特的风格和很高的艺术水平。此外,与金漆木雕相伴而出的是漆金画和彩漆画。在漆器上保存着的民间绘画资料为数极巨。它使我们看到,绘画和雕塑艺术的优良传统,在封建社会晚期并没有停滞,而是向前发展了。特别是曾经在士大夫画家中间衰颓不堪的人物故事画,在这里却与小说戏曲等姐妹艺术同样地兴盛。它还告诉我们,整部中国雕塑史,极大一部分都是无名的民间工匠创造的。
     潮州木雕积累了世世代代富有才华的艺人的丰富经验,很有独特之处,值得我们研究学习,对发展我们新的雕刻艺术很有好处。

作者: 
陈少丰
来源: 
潮州民间美术全集之潮州木雕
浏览次数: 
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