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化角度看潮汕抽纱

    19世纪80年代,在花团蔟锦的潮汕手工艺百花园里,又绽生出一朵美丽的奇芭———抽纱。关于潮汕抽纱的形成和发展,有许多文章均有谈及,不赘述。这里要谈的是抽纱的源流问题。有人将潮汕抽纱的历史上溯到盛唐时代,说是有1000多年历史,又有人将抽纱视为完全的泊来品,与本土的其它手工艺品没有任何渊源关系。笑者认为,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 
 
     首先要弄清:无论是哪一位传教士从海外带入潮汕的“西式花边”或意大利罗马式的图案,都与以后成型的“潮汕抽纱”看似沾边,实是两码事。西方的花边图案只是抽纱品种的一种装饰手段,只是表皮,而非骨骼,更非灵魂。为了叙述方便,我们不妨将清朝末期维新变法运动中经常挂在维新派口头的“中学为本,西学为用”这句话改动一下,叫做“潮绣为本,花边为用”,就能较形象地说明问题。因为问题的本质正是如此,“抽纱”是潮汕正宗地道的“潮”字创新出来的手工艺门类。潮汕抽纱的源在本土,潮汕抽纱的源是潮绣。这就是烟台、常熟、萧山等地均称花边,唯独潮汕叫抽纱的原因。至于上述地区现在也都统一称为“抽纱”,那是因为潮汕抽纱在外国的名气太大了,几乎成了此类手工艺制品的代表,不得不统称为抽纱。 
 
     其实早在民国初期,就已有学者指出潮汕抽纱的源头是潮绣。《潮梅现象》的作者杨雪影早在上世纪30年代初就已明确将“抽纱刺绣”并称,他说:“早在清光绪二十八年(即民国纪元前九年间 ,先是西人初度游历潮汕,遂见舞台戏服,飞龙舞凤,绣绘精巧,栩栩欲活,为番邦见所未见之手制工业品,亟思一得为快,后果夤缘购获少许,带回公开展览,举国朝野,堪称绝技,风声所播,欧美同钦,而潮安女子手工刺绣之艺术。遂深刻印入西人脑海之中,又因西人生性酷爱美感,重视工业,对于是项工业,心维口颂尤为珍惜。美籍商人,遂以投机取得之手段,从事抽纱业之经营,意谓不难亿则屡中也,讵初次莅汕,人地生疏,虽得华人之助,放工雇做,惜所雇未得其人,弄巧反拙,引以为憾,精神物质,已耗费不赀。会逢其适,有潮人丁惠龙者,偶因事来汕,曾与美商店夥邂逅,夥伴因知丁为潮人,而述及潮安顾绣戏服事业之优良,十分表示钦羡,丁氏虽非该业中人,然耳濡目染,不无知解之处,既据承询,滔滔详言利弊,店夥闻言,喜出望外,自作曹邱,介绍丁氏至洋行,备言一切,略经磋商,抽纱刺绣,遂由丁氏开始领赴潮安放绣。一般女工,只挟顾绣戏服之余技,出品便觉美不胜收,运销欧美,载誉而归,业务蒸蒸,货如轮转……” 
 
     从这段叙述,我们不难解读出以下信息:潮汕抽纱制品一打入国外市场,即受到外国人的喜欢,而外国人看重的正是抽纱制品中所蕴含的“飞龙舞凤,绣绘精巧,栩栩欲活,为番邦见所未见之”潮绣工艺。要是抽纱是完全的泊来品,外国人会“见所未见”吗? 
 
     为什么会有很多人长时间误认为潮汕抽纱是泊来品,是传自外国传教士之手?其原因有二:一,没有弄清西方花边和后来成型的潮汕抽纱(即抽纱八大类)之间存在着本质的区别,以为林赛玉等人从传教士那里学习到了编织西方花边的技术,就是现在的抽纱技术和工艺;二,最先看到“这批中西结合的产品”、“抽纱有利可图”,潜在着无限商机的是女传教士纳胡德或其他外国人,是他们在汕头组织女工生产加工,然后“带到外国销售,竞被争购一空”。而后,有很长一段岁月,虽然有众多的华商经营抽纱业,但由于资金等原因,洋商一直处主导地位,而且产品全部销往国外。因此就很容易使人产生误解,认为抽纱是传自国外又销往国外的“洋工艺”。 
 
     该是正本清源的时候。在这方面著名工艺美术家杨坚平先生做了许多有益工作,他说,论证的潮汕抽纱的源头是潮绣,是外来的花边同当地的民间绣艺相结合而发展成一种新工艺,他列举了“抽纱八大类”产品都和潮绣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 
 
     关系,很有说服力。 
 
     但是,笔者认为,对潮汕抽纱始于盛唐的说法也同样欠妥,也同样混淆了潮绣与抽纱的关系是源与流的关系,既然抽纱是中西结合的新产品新工艺,当它从潮绣的母体分离出来之日起,它就“独立”了。笔者曾看到这样的两则资料,一则是谈潮绣的,说它始于盛唐,另一则是谈抽纱的,也同样是很简单地说抽纱“始于盛唐”。我认为,如果没将抽纱与潮绣的源流关系作必要的说明,年轻一代会被误导。特别是潮绣与抽纱都将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要是有的专家为此提疑难,甚至提出将刺绣与抽纱列为同一门类,那将是很尴尬的事情。 
 
 

作者: 
卢继定
来源: 
NULL
浏览次数: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