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树一帜的潮阳民间剪纸艺术

    在中华民族的民间艺术百花丛里,有一朵娇美的艺术奇葩,那就是潮阳民间剪纸。它以特有的艺术风格和表现手法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多年来,其剪纸作品多次入选国家级、省级展览并获奖,有60多件作品被广东省美术馆收藏;部分作品入编《中国民间艺术全集:剪纸卷》及《中国民间吉祥艺术博览》等书;1997年我市被省命名为“民间艺术(剪纸)之乡”。然而,潮阳民间剪纸是以何艺术魅力吸引世人,并获此盛誉?
     它主要是以其精巧秀丽、别有情趣的表现手法和艺术特色而自成风格,独领风骚。纵观潮阳的剪纸作品,基本上构图大都讲求精巧纤细,雅致秀逸,作品大都用特制的剪刀为工具,而有浓厚的“刀剪味”;其表现手法突出以细而匀的线条,点线组合,形成画面,且多用阳线构图,画面上留存大量的空白,这与北方剪纸多用阴线,多留板块,风格粗犷、浑厚的特点形成鲜明的对比。潮阳剪纸注重以线相连,以线相界,点线相接,结构与装饰线相衬,多形式表现对象的基本轮廓和特征,并强调以纤纤细线为主,虽然线条细若游丝,却丝丝入扣。新寨婶的《韩文公冻雪》的人物是用纤弱的纯线条描绘出来的,生动感人。马凤仙的《莲子花》、郑雪兰的《豆仁花》均用精细线条,如丝如缕、俏巧而流畅,画面玲珑而剔透,十分别致,质地薄而轻,极具通透感,更比服装中的“花边”、“蕾丝”而有过,清丽脱俗。看过潮阳剪纸,许多人难以理喻,那丝丝细线如何剪接,从何入手?然而那缕缕细线正是贯穿着作者的巧妙心灵和手艺,表达出作者的思想情怀和美好愿望。
     正由于突出线条的运用,有些作品因作者年龄经历与年代的不同,更增添几分古拙感和朦胧感。主要体现在一些人物形象上,虽然整体结构与线条很清晰,但有些局部或细节较为朦胧,观看时让人总怀着探求的眼光,极目透视,而“追本溯源”;从艺术上看,反倒留给人以更大的想象和联想空间,耐人寻味。潮阳剪纸虽以线条构图,并以单色调为主,这也许会有些单薄之感。于是,不少作者就在线条上挖潜力,做文章。或粗、细线结合,或以线配面。马巧娇等人的《八仙骑水兽》便用粗、细线对衬;廖壮平的《蝙蝠》、吴玉枝等人的〈鸡花〉,适当以线配面,线面对比度很强,画面虽是单色纸,却有粗细、深浅、轻重、厚薄、远近之感,恍若中国的水墨画,具有一定的色彩感,这便大大丰富剪纸的艺术表现力。由于潮阳剪纸以线为主,联点配面,因而,在有些作品中,藏匿着许多图形,让作品画中有画,物中有物。马文香的〈鱼花〉,乍看是一条鱼,而且是一条疑是残缺、实为“线断意连”的鱼,鱼身用石榴、佛手、荷花等图形拼成,内含“年年有余”和“吉祥如意”双重意蕴,外延两种不同图形而构成的画面,只有细细解读,才得出其中奥妙。
     平面容易产生直观。虽然民间剪纸是一种线线相连的平面艺术,然而看潮阳剪纸后别有感受:它以线为主,点、线、面有机结合,巧妙点缀,让其作品画中有画、花中有花,体现出剪纸的装饰性,让人感到百观不厌,回味无穷。

标签: 
作者: 
陈震
来源: 
《潮阳报》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