箍桶

    木桶,是一种由若干片弧形杉木板组合而成的圆筒状盛器,如饭桶、米桶、碗桶、水桶、面桶(洗脸用)、脚桶(妇幼洗浴及洗衣用)、腰桶(妇女清洗下身用)、尿桶、屎桶等等,其筒状直径大多嘴口大底部小,也有两头小中间大的。在20世纪50至70年代,这些木桶都是潮汕各地农家重要的生活用具和农具。由于各式木桶外壁均箍着几个铅线圈(曾用竹篾圈),使用时间长了,就会因铅线圈腐烂而无法派上用场。因此,一种为人维修木桶的手工艺便应运而生,农家称之为“箍桶”。 
     箍桶,并非制作木桶,而是用铅线圈将破漏或爆散的木桶重新束紧修复,其技艺主要在于“箍”而不在于“制”,当然也有木工的基本功。当木桶出现如下几种情况之一时就必须请箍桶师傅了:第一种是铅线圈腐烂脱落致木桶爆散;第二种是桶壁出现裂缝而泄漏及铅线圈老化;第三种是桶底泄漏或坍塌。送修的木桶除了第三种情况可以只更换桶底外,余者箍桶师傅均按如下方法修复:一是清除木桶内壁的附着物及检查木板腐蚀状况,如污秽物、尿桶痞、屎桶痞等,如桶壁或桶底有个别木板腐烂则应依样仿制补上(木料由顾客提供);二是根据木桶外壁上中下周长用适中铅线制作2至3个3股螺纹状铅线圈;三是拆除废旧铅线圈并将已散开的木板重新组合恢复木桶原状,然后用新铅线圈紧紧箍住木桶的外壁;四是套入一块圆木板(即桶底)并挤压至底部,令桶壁与桶底吻合,再用木屑碎填塞其缝隙,以防泄漏。懂行的人都晓得,第三道工序是难度大、技术性强的关键环节,也是箍桶师傅最得心应手的好工课。 
     箍桶者,大都是约四五十岁的男子汉,多是乡邻人氏。他们与一般木工师傅迥然不同,不但在技艺上较一般木工技高一筹,而且在谋生境况上也较为艰辛:他们必须走出家门,爬山涉水日晒雨淋四乡六里寻觅活儿干。他们挑着一个长约50厘米、宽约40厘米、高约35厘米的木制工具箱和一只直径约50厘米、高约60厘米的竹筐,工具箱放着斧头、刨刀、锯子、钳子、锥子、铁锤等专用工具,竹筐则放着几捆大小不同的铅线和一只长条形工作椅等物料。就这样每天迎着朝阳踏着沉重的脚步走村串巷,不时呼叫着“要箍桶么”,一声洪亮而沉长的呼叫给宁静的村野增添一点生机和活力。当有人走出门口呼请箍桶时,该师傅就会停步卸装,随便找个空旷平地准备作业。他一边打开工具箱放下工作椅,一边喃喃细语地招呼双手提着旧桶的顾客,然后便低头噼里啪啪地干起活来。这时,附近的村民也闻讯陆续提着破旧的大桶小桶赶来师傅的驻地,转瞬间,顾客、闲人、还有一群好奇的小孩活像观看江湖汉子耍把戏一样把箍桶师傅团团围住,正如俗话所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但是,当有人送来带有污秽臭气的尿桶时,那些看热闹的人和小孩就会捂着鼻子开溜。而对于师傅来说,他耳濡目染全然不怵,并默默地以片片木板做经,以个个铅线圈作纬聚精会神地编织着一只只木桶。像箍桶师傅这种维修上门服务到家的工课,在那时的农村是很受欢迎的,只因农家时时刻刻离不开这些五花八门的木桶。 
     改革开放以后,由于潮汕各地塑料制品业的迅速发展,各种造型新颖、轻巧耐用的塑料桶先后在市场上涌现,遂很快地取代古老的木桶。在这种情况下,木桶自然受到冷落而无人问津,各地木桶厂也被迫转产或关门。因此,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起,箍桶业也就销声匿迹了。

标签: 
作者: 
方礼豪
来源: 
汕头日报(2005.1.9)
浏览次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