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贵在创新

    美籍潮人摄影家杨一信受中国文化的滋养,以中国传统艺术手法为依托,首创“针画”这一新的艺术品种。其事迹证明“任何艺术都不例外,植根于自己民族的、生活的土壤,开花才会繁茂。”(引自电影艺术家赵丹语)杨一信其人有三贵:贵在有一颗永不变的中国心;贵在继承中华民族勤奋进取的精神;贵在对艺术敢于创新。
     杨一信的创新作品已公诸乡亲父老,专家们对此评价很高,认为其艺术价值不菲。至于是否“有价也有市”,这就得让实践来检验。杨一信的初衷是:将其创新成果移植到家乡的潮绣事业。如果能成功,那就功德无量了。
     不管杨一信的“移植工”能否成功,他对艺术的创新精神是值得任何从艺人员仿效的。
     记得有一位艺术家说过这样的话:“艺术是喜新厌旧的,任何重复必然会使人产生疲倦。”这句话对艺术工作者不无启迪。一些潮汕工艺走向式微,应该从这方面进行反思。举潮绣为例,1962年潮汕地区从事刺绣的人员占总人口的14.5%,其产品多次荣获国家和国际的金奖。据说巴西妇女最喜欢潮绣工艺品,从小孩子起,就购买积集潮绣产品作为出嫁时的嫁妆。巴西人的这种传统爱好,忽然于上世纪80年代末摒弃。其原因固然不是单一,但产品的一贯性,艺术手法的一承不变(从宏观方面而言)是不无关系的。
     潮汕工艺要重新辉煌,必须以科学的态度大胆创新,与时俱进。杨一信其人其事,给了我们诸多启迪。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
浏览次数: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