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灵活现 巧夺天工 ——罗宏典和他的立体素木雕《龙虾蟹篓》

《东海韵》  罗宏典 作

  《龙虾蟹篓》是潮汕地区木雕的一绝,早已驰名中外,大师名家精作可谓屡见不鲜,并不感觉新奇。不过,汕头市潮南区木雕艺师罗宏典的拿手“绝活”——雕刀凿仔下的各种形态的“龙虾蟹篓”却令笔者击节赞赏!其传统题材的圆雕《龙虾蟹篓》,有单篓、双篓、三篓、五篓,大的高达160厘米,小的有48厘米,除了纯手工雕刻外,其整体造型,陪衬物形态,雕刻技艺等“细活”,与时下市面上见到的完全不同,自成一格,格外赏心悦目。

  就拿眼前这件《东海韵》作品来说,它以樟木为料,总体高69厘米,底座宽34厘米,从下至上用大、中、小三个篓叠加成“s”造型,大篓长鼓状,高25厘米、腰部直径18厘米、篓口及底直径均14厘米;中篓呈梯形状,高10厘米、篓口及底直径均分别是7和10厘米;上面的鼓状小篓长10厘米,篓口及底直径均6.5厘米。但见底座水花飞溅,水草摇曳,小鱼游弋,海马直立,海螺爬行,珊瑚映衬,一条芦苇贴篓腾空而起,随风摇曳,茎秆、叶片、花穗柔弱中蕴含刚毅,野趣横生,且作为三个篓的支撑物;三条直径5毫米的篓绳柔软逼真,悬空弯曲,似乎在水波中摇动。大篓底一角斜放于大小三只海龟之上,另一角悬空,篓口向上,“蟹篓”酷似竹篾编织,每条篾宽约4毫米,六角形的编纹织眼精致纤巧,四面可观,玲珑剔透,既密又通,酷似现实生活中的竹编蟹篓,很有竹的质感;在如此小巧玲珑的篓内雕刻一只龙虾向篓口探出,作顾盼状。中、小篓的篾宽仅3毫米,中篓口朝上,一小螃蟹向外攀爬;小篓口向下,内一小龙虾往外探头;篓外面其他四只螃蟹“横行”于每个角落,或俯或仰,或正或侧,形态各异,无一雷同,每一只螃蟹步足上的长节、腕节、前节、指节也都雕刻得既准确又细致,尤其是甲壳上的凹凸程度也恰到妙处,每只螃蟹有“冇”的感觉,妙趣横生。3只长21厘米的大龙虾或上或下,伸缩着憨笨的躯节,摇曳着虾须,五对步足及大小触须、吻突、眼睛、甲壳、腹部、尾节、尾足等的刻画十分细腻,意趣盎然,活灵活现。

  在整件作品的布位上,左右、上下穿插有序,相互呼应,篓内外融为一体,相得益彰,既突出“篓”的空间,又显其“巧”与“险”,“竹篓”与螃蟹又构成静与动的强烈对比;6只螃蟹及5只龙虾,形神兼具,有的钳着绳子,有的攀着篓身,有的在爬行,有的从上篓跌下来,却用它那双螯有力地抓住篓篾,三个篓之间靠龙虾、螃蟹、水草、水珠、芦苇,巧妙地将其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整体的“画面”,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艺术感染力,视觉效果极佳。原重30多公斤的樟木料,经过十余个月的一次次“减法”,仅存下4.5公斤,玲珑剔透,叹为天工!

  说起“龙虾蟹篓”,还得提及罗宏典又一高难度的“篓中篓”技艺,它更具强烈的艺术冲击力。早在2005年,罗宏典从广州40多层的象牙球得到启发,萌发创制“篓中篓”的想法,他对传统雕刻刀具进行改革且加长度,苦思冥想,大胆探索,创作出“篓中篓”佳作。当年他应惠来县葵潭镇“精德居”主人黄某之邀,带领师弟及徒弟等六人在其家里历时一年多雕刻高163厘米、直径60厘米的“五篓”龙虾蟹篓《势在必得》,大小龙虾12只、大小螃蟹24只,以及其他鱼、螺、蚌、海马、水草、珊瑚等,以芦苇和“插竹”作为支撑物,在顶端的龙虾两条触须竟挑着两条幅,上浮雕“横马张弓势在发,插竹成荫积有余”。最让主人及其亲戚朋友惊叹的是在下方雕刻“篓中篓”,罗宏典在众人眼皮底下纯用手工制作,从外面大篓入刀凿胚,在外篓与内篓间隔中雕刻一只螃蟹作为连接,使内篓固定;再雕刻内篓,且在篓内还雕刻一只螃蟹!最终重达400公斤的木料,经过雕刻减料后成品仅剩下19公斤,如此“绝活”,呈现了不俗的艺术水平,着实令人不得不叹服!

  今年50多岁的罗宏典从事木雕艺术已40载。1982年高中毕业后,罗宏典到揭阳惠来拜师学木雕,五年间刻苦学艺,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1986年底在惠来县惠城镇创立工作室,开始带徒传艺。1991年他将工作室迁徙至潮南区两英镇。在长期创作中,罗宏典并不满足于现状,努力追求更高目标,2000年开始他将花鸟、虫鱼、走兽、人物、博古等题材创制作为保留“节目”,探求自成风格的“龙虾蟹篓”雕刻,近20年心血的倾注,如今雕刻技艺可谓炉火纯青,每一件作品都显其不同之处,耐看、有味,视觉美感极为丰富。由于多年来身处僻静乡村,潜心创作,疏于对外展示与交流,加上老实不善言辞,佳作多被人家收藏,以致其在工艺美术界籍籍无名。如今正是艺术人生中年富力强的罗宏典,技艺及修行臻于炉火纯青,也深谙木雕艺术之道,作品艺术特色鲜明,我看好他,期待着他用手中的雕刀刻出更新更美之作。

  (作者系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副院长)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揭阳日报(2021.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