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清润 意境含蕴 ——彩瓷山水瓶《溪山胜景图》赏析

小口山水瓶《溪山胜景图》。谢伟之 作

  我认识谢伟之已多年,对他是深致钦佩的。五十出头的谢伟之自小喜欢绘画,随师习画,打下了扎实的国画基础,1993年开始从事陶瓷彩绘,尤以山水瓷画见长,数十载笔耕不辍,对艺术孜孜不倦地探索,默默无闻,十分低调,偶见其作品参展获奖。就在2021年广东省工艺美术精品展评选中,他彩绘的一套《山水工夫茶具》获得“广东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并入选《广东工匠艺人优秀作品》画册;另一幅山水瓷板画又在粤港澳大湾区工艺美术博览会获广东省工艺美术精品展“工匠杯”金奖,真可谓令人赞叹不已!

  今饶然兴致地拜读这只小口山水瓶《溪山胜景图》,是他用了二十多天彩绘的精美之作,这只瓷胎是在景德镇专门用手工拉坯做成的,造型优美,瓷质洁白,高53厘米,腹径28厘米。作品画面采用通景式构图,以高远兼深远布局,宋代画家笔意入画,以画山石为主,笔法上以宋代大画家李唐的小斧皴为主,间以李成、郭熙的卷云皴,及一些范宽的豆瓣皴,取各家之长而形成自己的用笔皴法。山体造型方中有圆,圆中求方,用笔苍劲有力,笔意雄健,皴擦勾斫地表现峻峭挺拔的山石峰峦,细致刻画生生不息的大自然,意境含蕴。设色以墨色为主,兼施淡赭,显清幽雅致,讲究笔墨情趣,重意境,求神韵,较好地表现了物象浑厚华滋的韵味,给人一种天人合一,情思绵渺,意味深长的感受。

  在彩绘上以潮彩技法来烘托主题的表达,意境的营造,完美的画面装饰衬托了瓷器造型的内在美和洁白的材质美,取得较好的艺术效果。整个画面由小溪、山峦、奇石、瀑布、板桥、树木、房舍、小舟、亭榭、人物等组成,各显其态,利用山石、树木形状的大小及墨色浓淡的对比,烟云掩映,拉开空间距离,以显远近层次,达到咫尺千里的效果。这不是在宣纸上挥毫,而是在圆滑的瓷瓶上作画,融画于瓷中,虚实、主次、参差、藏露、高低等处理恰当,技法运用娴熟,将彩瓷技艺与国画艺术融为一体,既有陶瓷的语言,又兼有绘画韵味,让人叹为观止。

  但见峰峦叠嶂,山峦起伏绵延,若隐若现,溪谷幽深,山石突兀怪异,树木虬曲多姿,飞瀑高悬,小径逶迤,亭屋掩映,恬静安谧,一如宣纸上水墨画之韵味。瞧!山崖高大陡峭,半山腰间烟雾迷蒙,顶端遥见一些小树,上方云缠雾绕,朦胧的石壁上两叠飞瀑,殷殷长鸣,泻入下面溪涧中;下方是大小石块相连的山脚,山脚下为溪水,右侧巨大的山崖上杂树破壁而出,向外倾斜,枝柯茂密,与左侧山峰上丰姿绰约的几株小树遥相呼应,富有生机;这边坡上一亭榭隐于树木成林中,游人小憩于内,谈笑风生;那边群山起伏,各种树木蓬勃生长,闲花野草簇拥,山腰间显露几间瓦屋,屋虽简陋,却十分幽静,风光旖旎;微波荡漾的溪潭上,一小舟缓缓而出,艄公躬身曲背撑篙,小舟上两位高人相对而饮,侃侃畅谈,正是“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生动有趣,画面有相得益彰,动静互补之妙,而高低、大小、起伏、开合的艺术手段运用,构成强烈的对比,达到曲折幽深的效果,这正是谢伟之高明之处。

  图中为此瓶的正面,巍峨的高山矗立画面正中,占有三分之一的画面,山头灌木丛生,结成密林。画面的顶端群峰起伏于烟岚中,山腰间雾涌云升,两山之间一股清泉涌泻而下注入溪流,流动云雾的空白托出了山的高与深;前面一弯溪水曲折延伸,卵石散布其中,两岸各种树木蓬勃生长,闲花野草簇拥,空灵清寂,如若仙境。一条小径傍着小溪曲折延伸至板桥,将两座山连接使之变为通途,一长者挑着行李,弯腰曲背仍迈着大步前行。此画面上虚下实,虚而不空,实而不塞,动静相宜,情景交融,勾画皴擦,用笔流畅,给人以不是国画,胜似国画之感觉,中国画的传统技法在瓷瓶上得到充分施展,亦足见谢伟之的国画之表现力。且从每一个角度观赏都使您遐思不尽,意境之深远,内涵之丰富,真乃精美佳作也!

  读谢伟之的作品,分明是一种愉悦的享受,意境优美,充满了大自然的诗情画意,给人亲临其境,陶醉其中的感觉,令人神往。一山一石,一水一木,无不蕴含了他对陶瓷山水画的理解和认识,师古人而创新,发挥了笔墨清润的特点,气韵生动,骨法用笔,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佳作,独特的艺术魅力让我为之击节。

  (作者系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副院长)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揭阳日报(2021.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