款印对壶的价值

  款印对壶的意义除了价值,还有文化艺术。江苏宜兴紫砂界大都对款印很讲究,拿印章来说,方寸之地,往往能表现出艺术的水准,能表现出制壶者的内涵与境界。吴昌硕说:“一方印章犹如一个人体,肢体躯干必须配置得当,全身血脉精气尤应贯通无阻,否则就易陷于畸形呆滞,甚至半身不遂。”好的印章要疏密自然、有纵有收,还要呼应有情、相衬相生。

  艺术是相通的,制壶的原理又何尝不是如此?嘴、钮、把必须配置得当,均衡协调,形、神、气三者融会贯通方可称为佳作。从古至今,任何一个壶艺大家,没有一个不对款印不讲究的。但是当今潮州制壶者众,对款印讲究者寡,这是潮州壶与宜兴壶的又一个差距。我把这两地的壶作了一次对比,从印章的篆刻艺术水平,盖印的章法等进行比较,发现宜兴壶的印章大多是人工篆刻,且名气越大,印章艺术水平越高,盖的越清晰有力,可谓“方寸之间,气象万千”。而潮州壶不少是电脑刻的印章,千遍一律,呆滞无灵动感。还有的在壶底盖的印深浅不一,有的甚至是歪的,一把好壶,印没盖好,同样是缺憾。

  如果研究中国的壶艺史,不可不研究壶上的款印史,而顾景舟先生是近代壶艺界最值得关注的。顾景舟从做壶始,他对款印都是非常讲究,除自己篆刻,还请名人篆刻。就是在“文革”时期,他也不随大流,而是坚持有个性的印章,那时他所在的紫砂厂,打的都是千篇一律的“中国宜兴”木印,顾景舟嫌这印章刻得太糙,太缺乏艺术性,他请镇江的金石家朋友专门治了一方儒雅、清秀之印。在顾景舟看来,印款之于紫砂壶,理如书画之印款,如果做不到相得益彰,那是对艺术的作贱。可惜的是潮州不少制壶者,至今也没有悟到这个道理。记得10多年前,去看一名家的壶,其壶形美,有神韵,但看壶底之印却让人叹息,后来我请天津一知名画家,为这名壶艺师治了一方印章,让他的壶多了文人气息。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顾景舟为徒弟们做了一个实心的“供春”紫砂母模稿壶坯,木模师乐泉生是个细心人,他用一个多月把实心的壶坯一点一点挖空,壶壁只有薄薄的一层,形如拍打的一样有神,连顾景舟看后也惊叹。顾景舟不仅给他配了壶盖,还给他盖上“景舟”印款。要知道这个印,如果他自己没有做到上品壶也舍不得打这印,因为这印是徐悲鸿的弟子、知名画家黄养辉给他刻的。

  说起印,不得不讲一个人,那就是吴昌硕。

  吴昌硕说:“人说我善作画,其实我的书法比画好,而我的篆刻更胜于书法。”事实是吴昌硕的篆刻更有个性,主要表现在气势酣畅、注意变化、多样统一等方面。书画家与收藏家大都喜欢研究吴昌硕篆刻,然而壶艺师更应该研究吴昌硕篆刻中的章法、布局、变化、气势……从而让壶文气充沛,古韵厚重。

作者: 
洪巧俊
来源: 
潮州日报(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