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暗退 古雅含蓄 ——脱胎暗花推光漆《新八宝》花瓶、脱胎推光漆画《山水图》花瓶欣赏

脱胎暗花推光漆《新八宝》花瓶。  杨表权 作

脱胎推光漆画《山水图》花瓶。  杨表权 作

  20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潮汕地区生产木胎漆器的厂家中,原汕头市木雕厂与原揭阳县工艺厂都颇具规模,名列行业前茅。揭阳县工艺厂的艺人众多,生产漆盘、漆馔盒、漆神椟、漆茶橱、漆屏风、漆画等,品种繁多,特色独具,声名远播。杨表权(1917~1980)工艺美术师是揭阳漆艺的佼佼者,其独创之暗花推光漆器,精美而古朴,制作难度大且耗时长,现存世作品甚少,极具艺术和收藏价值。此前一些媒体对杨表权之“暗退”漆艺的介绍仅是寥寥数语,对《新八宝》这一名作亦只能在刊物上看到图片,几乎谈不上能够目睹实物。今赏读杨表权的脱胎暗花推光漆《新八宝》花瓶、脱胎推光漆画《山水图》花瓶等两件作品,都是1960年就入藏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独特的漆艺令人耳目一新,赞叹不已。

  造型别致,光亮如镜,质地轻巧,装饰丰富,色彩明丽,这是乍看《新八宝》之感。然而当细心品读之后,顿觉名师匠心独具,此作不同于一般漆画,“暗退”之妙耐人寻味,果然名不虚传。花瓶高30厘米,口径9.5厘米,撇口、长颈、圆腹、丰肩,腹下渐收,足微外撇,下配木雕脚座。但见这古朴雅致、手感细腻滑润的脱胎推光漆花瓶,以黑色闪光发亮为主调,在瓶颈一周饰三条桔红色龙和浅蓝色的云纹,神龙呈“s”形躯体,蟠曲飞舞,祥云簇拥,古朴中含典雅,有飞扬流动之节奏感;瓶脚一周饰三只绿色的凤凰和桔红色的云朵,凤凰展翅飞翔,姿态优美,祥云缭绕,与上面的龙纹构成“龙凤呈祥”的画面,寓意平安吉祥,极富装饰性。瓶腹采用陶瓷艺术的开光技法,在八个黄色外框纹饰的开光内分别用红、蓝、绿为底色,饰上齿轮、麦穗、火车头等八种不同的图案,象征工业、农业、科技、电力、钢铁、建筑、铁路、矿山等“新八宝”,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画面上纹饰缜密,主次分明,色彩交辉,富丽堂皇,另有一番风韵。

  然而,此作品最大的看点并不是纹饰,而是脱胎漆和暗退技艺(潮汕漆艺业内将推光俗称为“退光”)。花瓶先预制作好木瓣胎模型,再裱上几层毛边纸,刷上脱离剂,以大漆为粘合剂,用麻布在胚胎上反复数遍裱褙,待阴干后留下花瓶雏形(漆布坯壳),脱去木胎模;然后反复多次刮上用生漆调制而成的漆灰,每道工序都要阴干,每道髹漆在阴干后都要用干磨,工艺非常复杂,同时制作和阴干等环节又十分费时,一器之成的确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在坯体制作完成之后,髹数遍生漆为底,再上多遍熟漆,每次都必须等到完全干透,磨后再漆,漆后又磨,最后髹数遍黑推光漆,此技艺以制作工序繁琐、复杂著称,用料也颇有讲究。按一般推光漆器至此就可以手工推光了,但这个花瓶最大亮点就在后面的“暗退”了。杨表权就在黑推光漆面上绘画图案,用漆配上多种矿物质颜料,并以红、蓝、绿、黄为主色,或混合调配,或加白晕化,使色彩搭配显得十分丰富,分多次仔细地进行填彩,使之图案在推光漆面上略为微凸。紧接着在色漆干透后又髹上黑推光漆,此时的花瓶整体呈漆黑,最后就是难度甚大的水磨,既要使推光漆面不破损,漆面光洁,又得将“暗花”一点一滴给全部磨出来,磨工之细腻,达到高度成熟的境地;然后用手掌心蘸粉反复推,凭眼力,凭心细,凭感觉,凭次数,推得漆面生辉,光洁照人。看似简单的一个漆花瓶,竟要经过这么多细致复杂的工序,难怪至今尚未有人再制作此类漆器啊!

  且看另一脱胎推光漆画《山水图》花瓶,虽然器形相同,但既不是“暗退”,也没有纹样装饰,靠漆的色泽来表现花瓶本身的特殊装饰;技法上与传统的金漆画不同,不是以金银描绘及晕化,而是用彩漆绘画,别具一格。杨表权利用瓶的“空白”见天空和河流,以达到黑推光漆映影如镜之美感,用绿、蓝、黄、红等彩漆巧妙配置进行彩绘,营造山水画的意境。花瓶画面采用陶瓷的通景式构图,以高远兼深远布局,以画山石为主,整个画面由山峦、奇石、瀑布、树木、台榭、古塔、凉亭等组成;一支测量队伍正行走在山间小径上,大家身着工装,有的肩扛着一把长长的水准尺,有的头戴草帽回头招呼着后面人员,向着顶峰攀登,形态各异,互为呼应,景物与人物构成了和谐的整体,时代烙印非常鲜明,真乃精美佳作亦!欣赏名师杨表权这两件传世之作,可谓得到了一次韵味独特的艺术享受。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