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形传神 情趣盎然 ——潮彩堆金瓷挂盘《和平》欣赏

潮彩堆金瓷挂盘《和平》。卢瑞芝 作

  在汕头工艺美术业内提起陶艺家卢瑞芝的名字,知道的人甚少。其实他就是今已84岁高龄的潮彩著名艺术家叶竹青的学生和外甥,1988年毕业于广东陶瓷学校,同年落户汕头,从事陶瓷设计制作已有33载。他擅长工笔花鸟陶瓷彩绘,笔耕不辍,不求名利。2012年5月,他创作的16寸瓷挂盘在第八届中国(深圳)文博会上获“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银奖,时隔三个月,又一新作潮彩堆金16寸瓷挂盘《和平》,在第三届广州紫砂陶瓷艺术文化节暨工艺美术精品展评比大赛上获得银奖,彩绘技艺之高超令人叹服。

  花与鸟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自然审美形象,“花香鸟语”无疑是最向往的理想生活环境。陶瓷花鸟画作为陶瓷装饰艺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迄今已有千年的历史,它以花瓶、罐、缸、挂盘、瓷板、箭筒等各种瓷器为载体,描绘花卉、竹石、鸟兽、虫鱼等画面,在潮彩四大类表现题材中最为丰富,名师众多,佳作迭出。卢瑞芝这件获奖的《和平》16寸挂盘作品,以“国色天香”的牡丹和鸽子为表现内容,寓意富贵和平,构图上注意虚实、疏密、主次、聚散等重要因素,通过对画面开合、虚实的处理,使花鸟形象达到均衡统一,用浓淡、远近、虚实的对比,产生出变化。老干转折变化,新枝光润挺拔,曲直粗细,相互交叉,层次分明;盛开、初开的花朵和含苞待放的花蕾,有开有合,相互呼应,既丰富多彩,花序也有圆有缺、参差变化;适当的留白给人产生丰富的联想,花、石的静态与鸟的动态相互呼应,形成对比,精美的画面体现出构图美,将意韵充分表达在陶瓷载体上。但见画面上三朵牡丹分为二组位于左右,花头向上,花蕾待放,互相呼应,生机勃勃,雍容华贵;老干新枝有别,叶子向背得体,穿插得当,互为掩映,真是“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两只鸽子停落于石头之上,羽毛润泽丰满,敛翅垂尾,强壮翅膀灰白相间,脖颈处的羽毛紫中透绿,一只看着眼前的花朵,另一只回首望着后面,似乎咕咕地叫着,栩栩如生。花形鸟态,各显其妙,气韵生动的形象,生机盎然的意境,充满着诗情画意,表达出作者的饱满创作激情。

  作者运用工笔画技法在洁白光滑的釉面瓷盘上描绘,精细入微,以形传神,牡丹花用没骨法,不用勾墨线,按底稿形象直接进行金红色渲染,晕染深浅;叶子在底稿上分别用墨洗染大绿、墨蓝洗染二绿,再加点西红,显其明暗、深浅的变化。石头同样用墨与大绿、蓝与二绿和赭石进行洗染;鸽子的头和脖颈用撕毛法,头部用紫色,脖用大绿,腿用紫色,增强鸽子羽毛质感和层次,显得蓬松柔软。翅膀和尾巴分别用墨色勾勒,以浅紫、二绿进行洗染,这些陶瓷彩绘技法的综合运用,使鸽子的形神兼具,呼之欲出。在第一次入窑烧烤之后,再运用潮彩独有的堆金装饰工艺,在牡丹花蕊、叶筋上点或描上金线,使线条凸出盘的平面。后又再次入窑烧烤,画面上显得层次分明,金色辉煌,极具艺术感染力。整件作品无论从意境的探求,还是审美情趣的品位,以及彩绘技艺的运用都值得赞叹,可与纸绢上的画作相媲美。

  卢瑞芝创作的每一件工笔花鸟陶瓷彩绘作品,都是细心刻画,深入描写,不仅画出它们外形的美感,更使之富有灵性的蓬勃生命,达到“鸟活花动”的艺术效果,富有美学情趣内涵,让人们从中领略蜚声遐迩的潮彩技艺之精妙。

  (作者系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副院长)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揭阳日报(2019.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