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雕融合 精美绝伦——金漆木雕《百万雄师过大江》欣赏

金漆木雕《百万雄师过大江》。 何长清 作

  说起“融绘画与雕刻于一体”,人们会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谁都知道绘画是平面艺术,雕刻是立体造型艺术,两者是不可相提并论的。然而,据有关书籍介绍,清代乾隆年间,聪慧的潮州木雕艺人就将绘画与雕刻的不同表现形式进行糅合,并应用到木雕作品上,既保留造型艺术手法,又吸取绘画的构图形式,自此成为潮州木雕在表现形式上的独特创举。今赏读的这幅《百万雄师过大江》木雕可谓是绘画与雕刻融合的杰作,由汕头木雕名师何长清于1978年雕刻完成并被选送参加全国工艺美术展览,后就一直藏于有关部门的“深闺”。

  潮州木雕以多层镂通雕为特色,人物题材历来占很大的比例,所涉及的内容主要有历史故事、神话、传说、戏曲等。近些年来出版了大量各类介绍潮州木雕的书籍,介绍的几乎都是传统人物题材的作品,现代人物题材的作品却从未见过,既特殊又精彩的一页被忽视了。现代人物题材的木雕主要在1969年至1978年这一时期创作,数量较少。眼前这件《百万雄师过大江》作品长1.4米,高0.8米,厚0.15米,共分七层通雕,以樟木为原料,雕刻后髹漆贴金箔,凸显潮州金漆木雕的传统特色。1949年,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以摧枯拉朽之势强渡长江,占领南京,标志着国民党政权在大陆的统治完全崩溃。毛泽东主席闻讯欣然写下了光辉的史诗《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此作正是取材于人民解放军强渡长江天险的历史性场面,构图上并没有按照木雕常见的方法来安排径路,而是采用“一”字形布局,整体上饱满均衡,不破“柴面”,下密上疏,主次分明,繁而不乱,简而不空,多层镂通、穿插得当,玲珑剔透,突出主题,表现细节,集浮雕、圆雕、通雕等技法之大成,既是一件雕刻品,又是一幅画图,具有特殊的艺术感染力。

  在这里,我欣喜地读到了他的艺术匠心。画面上着重塑造了32名解放军战士和民工的形象,自左至右,采用侧身跨度大动态,用水波,江岸烘托,构成鲜明的空间层次,将人物分成三个组雕,利用船帆、波涛、木船、水柱等高低不一的位置,将这三组人物联系起来,既继承传统艺术的精华,又博采现代雕刻艺术特点,浑然一体,构成一个完美的画面。何长清凭着自己精湛的技艺,注重细节刻划,但见作品的左侧是一个高耸的水柱,起到了稳住画面的作用,水柱旁边是一人物组雕,木船上的战士群像动态不大,与右侧的大动态相互呼应,形成强烈对比。中间是一艘饱风斜帆的木船即将靠岸,艄公掌舵,船工划桨,战士们有的在吹冲锋号,有的手拿战旗,有的从船上一跃而下,形象生动逼真。在右侧却巧妙地利用几块大石头,使之“物换景移”,手提短枪的指挥员,抱着炸药包的爆破手,挥舞着战旗的旗手,投掷手榴弹的战士等10个人物形象,举止神情,不一雷同;在岸边的石头旁丢弃着破钢盔、破旗、铁丝网和燃烧的火焰,画面上虽没有出现国民党军队士兵的形象,但使人一眼就看到人民解放军已成功登岸,国民党军队已是溃不成军,四处逃窜,构思十分巧妙,更见匠心独运。所有表现的人物形象或前或后,或高或低,形神兼备,从脸部表情的刻划,到衣服纹饰、手拿各种枪支和战旗、军号等举刀如笔,笔笔留神,精细“描绘”,使之生动逼真,栩栩如生。在此更值得一提的是船桅、船帆和船索变化多端,纹理清晰且准确,前与后、正与斜、升与降、高与低都形成对比,连船帆上的弹孔也给“画”出来,可谓精细入微。一幅波涛汹涌,千帆竞发,炮火连天,硝烟弥漫,惊心动魄,气势磅礴的历史画卷就呈现在眼前,确有一份别开生面的感觉,真是潮汕现代人物题材的金漆木雕精品,令人叹服!

  何长清(1915~1987),14岁随师学艺,是原汕头市木雕厂创始人之一,也是潮汕地区木雕行业中颇有名气的工艺美术师之一,尤以擅长人物雕刻而著称。在数十年的木雕艺术生涯中,博采众长,刻苦钻研。精益求精,他雕刻的作品无论是民间传说、古代战将、神仙怪道,还是奇花异卉、珍禽瑞兽、山光水色都栩栩如生,极富艺术感染力。其代表作《南海渔歌》《赤壁之战》《郑成功收复台湾》《一曲渔歌北京来》《穆桂英》《喜赋菊花诗》《赛龙夺锦》《草船借箭》等,先后被选送参加全国、省展览及出国展览。

  (作者系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副院长)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