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大教授陈志民20多年珍藏逾百幅绣品

  (2016年)11月3日,一场名为“交剪对金针——潮绣与生活”的展览在广东美术馆展出,展出了超过百件老潮绣作品。这些具有相当历史的老潮绣种类丰富,而且与潮汕传统生活息息相关,不仅包括彩楣、桌裙等潮绣较为常见的种类,还有衣、鞋、帽、披、裙、兜、香囊等,品类齐全,令人目不暇接。

  这些老潮绣都是由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陈志民所收藏。有意思的是,在收藏老潮绣的过程中,他竟意外“遇见”了外祖母的作品,与外祖母发生了一场穿越时空的联系。

  为了探究这些老潮绣藏品背后的精彩故事,记者走进了陈志民教授五彩缤纷的潮绣世界。

  “无心插柳”收藏潮绣

  说起收藏老潮绣,陈志民表示,这是一个“无心插柳”的收获。

  生于1956年的陈志民,从小在具有浓郁潮汕民艺特色的澄海大厝“三格门第”长大,民初建筑大宅里如“皇宫起”的精湛的工艺装饰,培育了他对潮汕工艺美术的兴趣。高中时期,他辍学参加了澄海工艺一厂的招工考试,并凭借自身学得的本事被破格录取,成为考试入厂的第一批学徒。

  “我记得那是1972年,在那个‘读书无用’的时代,工艺厂的待遇是最好的,很多人都想成为其中的艺徒。”陈志民笑着说。

  当时的工艺厂,所生产的工艺品基本作为出口商品出售。陈志民在工艺厂一待就是7年,期间接触了不少类型的潮汕民间工艺美术,由此打下了扎实的美术基本功,进一步培育了他对于潮汕民间工艺美术的兴趣,为他日后的研究埋下了伏笔。

  在恢复高考之后不久,陈志民就考取了景德镇陶瓷学院雕塑专业。1983年毕业时恰逢汕头大学创办,在汕头大学报国务院申办筹建方案中,就有成立艺术学科的计划。由于陈志民成绩优异,被时任汕头大学党委书记林川看中,作为人才引进到汕头大学工作。先在校长办公室工作两年后,1985年参与筹建美术系并任筹备小组副组长。从此,他在汕头大学艺术学院一干就30年,先后担任了美术设计系主任、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等职务。

  在汕头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工作期间,陈志民对于多种艺术种类的研究均有涉猎。由于对陶瓷艺术迷恋的情结,陈志民在繁忙工作之余,经常到潮汕各地乡村,收购一些有历史价值的陶瓷作为地方陶瓷研究的素材。在收购陶瓷的过程中,陈志民发现了一些老潮绣。

  “不少老潮绣都非常精致,技艺非常精湛,而且有些题材还较为奇特,当时收购的价格又在我的经济承受范围之内,所以便开始有意识地进行收集。”陈志民说。

  与一般潮绣收藏者不同,陈志民在收藏时,不只收藏有观赏效果的大幅潮绣,一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潮绣精致小物件也有收集。他告诉记者,他收藏的潮绣主要来源于潮州和澄海。潮州过去有不少绣坊,专门绣制彩楣、戏服等,也是潮绣的主打产品;而澄海是“红头船”故乡,在漳林、莲阳一带,民间生活相对富足,尤其是不愁吃穿的人家,妇女做出来的小物件,如香囊、眼镜袋等,既满足功用性又十分精巧雅致。

  机缘巧合“遇见”外祖母作品

  在陈志民收藏的老潮绣中,绝大多数是清末及民国的作品。说起这些作品,陈志民如数家珍。

  在收藏潮绣的过程中,陈志民与其外祖母发生了一场穿越时空的联系,并引出了一段民初潮汕女子教育相关的故事。偶然之间,陈志民收藏到两件“澄海第一女学校”当年首届毕业生遗存留校刺绣作品,其中一幅的落款为“澄海第一女学校高等甲级毕业成绩品,戊午(1918年)秋月作于校舍,侯淑华”。

  “这幅作品是镜心画绣《海棠鸟栖图》,是一幅画绣,构图优美。从潮绣作品来看,整幅针法缜密,平绒、接针、戗针、施针技法运用十分纯熟,设色典雅,层次丰富,色彩过渡变化自然。这些独特的艺术处理,显示了作者出手不俗的艺术功力和刺绣技艺。从落款来看,这是当年首届毕业生的优秀作品。”陈志民评价道。

  这幅绣画的作者侯淑华便是陈志民的外祖母。经过一番考证,陈志民又发现了其外祖母当年就读的“澄海第一女子学校”的一些历史。

  当年潮汕的女子教育,多为基督教会所兴办。而澄海第一女子学校是潮汕地区比较有代表性的中国人自主创办女学,由林质兰、黄嫫妽妯娌在1913年创办并由林质兰担任首任校长。林质兰是侯淑华的母亲,也就是陈志民的外曾祖母。说到这一点,陈志民颇为自豪:“从这算起,我们家族有五代人均从事教育工作”。

  “当时的女子学校,除了日常教学及传授妇女解放思想之外,还有‘美育’的教学,将图画手工科教学糅进了传统的‘女红’,即刺绣。”陈志民说,民国早期,广东女子兴办新学的历史文字记载并不多见,可用于佐证历史足迹的实物则更为稀少,特别是较难保存的绣品,能留传至今更是罕见。

  陈志民说,这件作品与另一幅同年的《双燕报春图》一道,历经近百年沧桑,完好无损重现民间,有着特殊的价值。“这些作品为我们提供了研究广东民国早期女子兴办新学并进行‘美育’的实物形象资料,填补了地方文化教育史,特别是潮汕女子教育史的一个空白。”

  西洋风俗题材绣品或成“孤品”

  另外一幅10多年前收藏于澄海的潮绣作品《郊游图》,则被陈志民称为“目前没有发现同类作品”。

  与传统潮绣题材以人物故事、花鸟虫鱼、龙凤等各种传统图案不同,这幅《郊游图》的画面呈现的是十九世纪西洋贵族休闲生活的场景:贵妇呢喃私语、绅士叼烟斗品咖啡悠然自得、卖艺者吹着肥皂泡泡逗着小孩开心……

  “这应是清末或民初时的作品,我曾请教过故宫博物院、首都博物馆不少国内刺绣研究的专家,都称从未发现用传统刺绣表现西洋风俗题材的刺绣品,所以非常难得,它堪称中国传统刺绣作品中的孤品。”陈志民说。

  陈志民推断,这可能是“过番”华侨后裔因受过西方文化影响,不满传统潮绣题材式样的陈旧,自描画稿,专门另请潮绣名工巧手绣制而成。仔细一看,里面呈现的潮绣技法十分丰富,具有创新性,例如西洋女子除了采用潮绣典型立体垫高绣外,创造性运用了“蓬籽”针法,将西洋女子的金色卷发表现得栩栩如生。陈志民说,得自“红头船”故乡的这一潮绣作品,也许背后蕴藏着动人心弦的故事。

  陈志民还曾在澄海苏南购得潮绣小品“双鹅图”香囊。这也是一件充满潮汕生活诗情画意的作品——正面图案绣上澄海的独有名产狮头鹅,花丛中,双鹅相依相恋,富有田园情趣,让人爱不释手,同时让人联想到少女怀春的倩影。针法极为精细,结合紥针绣法,针脚细如毫发,使羽毛纤毫毕现,脚掌筋肉立体分明,折射出潮汕少女心灵手巧的聪慧秉性,绣技之精,令人击掌。反面为诗文,图文并茂,颇具文人气息。

  “香囊制成精致的伸拉抽屉式样,与北方常见的丝线束口如意心形香囊不同,只是在潮汕才见到如此巧思的式样,为别的绣种所罕见。”陈志民说,“这类绣品多小巧玲珑、绣工精巧之作,惹人喜爱,适宜把玩,反而较难寻觅,身价也较高,具有较大市场潜力”。

  “现在收藏市场上出现的老潮绣已经是凤毛麟角了,价格也越来越贵,收藏潮绣相较二三十年前的难度也已经大了很多。”陈志民说。

  收藏潮绣之余,陈志民还对其进行研究

  潮绣在清代已大规模出口

  “大概在2000年左右,我开始意识到我收藏的潮绣已初具规模,并初步形成一定的系列,门类也较为齐全,能够较系统地反映出潮绣在民间生活中的全貌。于是,我便开始对潮绣进行研究。”陈志民说。

  潮绣的发展与潮汕地区发展变迁的历史无不关系。陈志民向记者介绍,潮绣主要分布在潮州、澄海、饶平、揭阳等地,甚至涵盖梅县地区。客家民间刺绣与潮绣风格相类似。

  潮绣至少有1400年以上历史

  陈志民说,潮绣出现的时间虽然说法不一,但至少有1400年以上的历史。潮汕地处岭南,远古为百越聚居之地,秦汉以后归入中华版图,历史上受中原文化影响很深。中原历来为皇权必争之地,兵祸连绵,多次迫使人口向南方迁徙,移民中百工混杂,在此过程中必定带来中原的织绣技艺。由于潮汕地属于边疆僻壤地区,远离中原政治权力中心,自唐以降,历朝基本未受到中原战乱的影响,因此中原文化得到较好保存。“至唐代,潮州成为粤东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十分繁荣。刺绣与其他工艺手工业同样得到长足的发展。”

  据他考证,在唐代苏鹗所撰的《杜阳杂篇》中,有这样描述:“永贞元年,南海贡奇女眉娘,年十四,工巧无比,能于一尺上绣《法华经》七卷……更善作飞仙,蠱以续一钩分为三股,染成五色,结为金翁玉童……唐顺宗皇帝裹其工谓之神姑。”虽然无明确说明是潮绣,但这已经充分证明粤绣的发展在唐代已然成熟。

  而从工艺上也可以佐证这一点。据陈志民介绍,在潮绣中盘金绣、金绒混合绣则成为主要绣种在民间广泛应用与流行。潮绣常釆用红缎做底,用盘金绣、或用平绒绣辅助,圈勒金银轮廓线计法绣制。潮绣金碧辉煌、装饰富丽的风格,与法门寺出土的盛唐时期盛行的蹙金绣刺绣风格基本一致。以此可以断定,潮绣发端至少始于唐代,而且秉承盛唐皇家刺绣遗风,在民间得到传承并发扬光大,在此基础上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到了明清时期,潮绣在潮汕地区已经非常兴盛,成为一门“女红”手艺。康熙年撰修的《澄海县志》中坍记载:“百金之家,妇女不尽出;千金之家,妇女不步行。勤于女工,帛虽盈箱,不弃其治麻。”另据乾隆年间所修《潮州府志》中载:“凡女子十一二岁,其母即为预治嫁衣,故织衽刺绣之功,虽富家不废”。可见当时的潮汕女子不论身份贵贱,多勤纺织、精于刺绣。十岁上下,便在母亲的督导下幼习“女红”,准备自己的嫁衣了。

  乾隆年间,广州成为我国对外出口贸易唯一通商口岸,潮州成为刺绣工艺品出口的主要基地,据资料记载:1913年《南洋劝业会研究报告》记载:“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经由广东海关出口的绣品,价值达49.675万两银……吾国绣品销外洋者,广东最多”。潮州所产的刺绣,通过“洋庄”运往汕头口岸,源源不断输向世界各地,占领了国外市场。广东刺绣品输入欧洲,对欧洲也影响颇大。19世纪英国艺术家波西尔也在其所著《中国美术》中写道:“中国人长于刺绣花鸟,而广东人于此技术尤为专长。”可见潮绣在清代已经形成大规模出口,刺绣成为广东妇女赖以谋生的主要手工艺之一,也催生了潮绣的繁荣与发展。

  潮绣的针法也是一大特色,以千变万化、独具特色针法技艺著称,基本上分为绒绣、线绣、金域混合绣、钉金綉、珠绣五大类。针法则有垫、绣、拼、缀等200多种,主要有二针龙鳞转针、旋针、过桥针、凹针绣、垫筑绣等60多种钉金针法及40余种绒线绣针法,较其他地方的刺绣而言更加繁复。而潮绣以清末民初这一时期最为精彩。

  潮绣发展后继乏人

  潮绣作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粤绣构成的一个主要流派,尽管早在2006年就已经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作为一门传统的潮汕民间工艺美术技艺,潮绣在民间的知名度其实并不高。

  作为对潮汕民间工艺美术颇有研究的学者,又是一名潮绣收藏者,陈志民希望为潮绣的研究与推广尽自己的一份力。这次由广东省文化厅、广东省美术馆主办推出的“交剪对金针——潮绣与生活”展览在广东省美术馆展出,实现了他把潮绣推向社会的初衷。

  这次“交剪对金针——潮绣与生活”展览也引起了关注。陈志民告诉记者,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培训班、来自青海省刺绣培训班的50多位少数民族学员远道而来;法国驻华使馆的文化参赞罗哲文先生及驻广州的总领事傅伟杰等一行在观看潮绣展览之后也赞叹不已,还表示欢迎潮绣到法国展出。

  目前,他申报的广东省社会科学潮绣研究课题正在进行中,但由于过去历史上修史重文而轻工,潮绣的生产与匠人在典籍文献中几乎没有历史文字史料,令其理论研究碰到瓶颈。

  “就目前而言,潮绣的发展虽比潮汕民间工艺美术其他传统工艺门类好,但依然到了一种人才凋零、后继乏人、日渐式微的境况,需要引起有关部门及学界的重视。”陈志民说。

作者: 
汕头日报
来源: 
南方日报(2016.12.13)
浏览次数: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