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亭与茶担

图①:鼓亭,用于锣鼓班出游时放置锣鼓。

图②:茶担也称果子篮,用于陈放炭炉、茶具、茶叶及点心水果等。

图③:茶担横梁上写有“竊韶軒(窃韶轩)”的金字。

  如果说鼓亭和茶担是个什么样,相信很多年轻人都没有听说过,更别说见过了。在揭西县钱坑镇钱南村的建猷公祠里,如今就珍藏着一个老鼓亭和一对茶担,当地人把他们当成了传家之宝。

  清末时期,钱南村广利家族成立有一支大锣鼓班,老鼓亭和茶担都属于锣鼓班的道具,均用上等木料精雕巧制而成。所谓鼓亭,其实就是锣鼓班出游时放置锣鼓的木架,由于木架的上部设计成亭状,因此被雅称为“亭”。鼓亭净高1.64米,由上下两部分组合而成,下半部分为八角形,高0.67米,直径0.67米,刚好放置一个中等型号的牛皮鼓,八个立面的木雕图案都是通雕,并用潮汕传统金漆工艺漆制,正对鼓手一面刻有一个“福”字。鼓亭的上半部分其实只是在正面一侧制成亭状造型,亭盖分三层,亭柱刻有一副对联:“竊比伯夔獸率舞,韶傳大舜鳳来儀”(窃比伯夔兽率舞,韶传大舜凤来仪)。

  茶担也称果子篮,之所以称为“担”,通俗一点说就是由两只左右对称,大小一致的木柜子组成。茶担净高1.06米,面宽0.455×0.315米,茶担横梁上方配有铜制耳环,方便扁担穿挑。主体部分正面设计成两扇门页,内分三层。令人称奇的是,两只茶担的高度、大小规格完全相同,而雕刻手法却截然不同,如果相同的一面其中一只为通雕的话,另一只便是浮雕漆画。据说当时这对茶担是由两班木雕师傅分别雕制,表现手法的不同是他们竞技的结果。据广利族人介绍,茶担的顶层一边用于陈放煮茶用的炭炉,另一边用来放置茶具,而内层分别用来陈放煮茶用的水、茶叶以及点心水果等;挑茶担的人一般走在大锣鼓队的最后,当巡游途中休息时,大家就可以围着茶担喝喝茶,品尝品尝点心水果。

  不过对于这个老鼓亭和老茶担,广利公的后裔只知道是祖辈在清末时期请师傅雕制,但不清楚具体时间,当时家族所成立的锣鼓班也不知其名称。于是笔者试图从茶担上寻找答案。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两只茶担的横梁均有字迹,于是取来湿布轻轻擦拭,果然分别浮现 “广利”和“竊韶軒(窃韶轩)”两处金字,很明显,“广利”就是广利家族的商号,而“窃韶轩”就是锣鼓班的名称无疑。对于这一判断,长期对钱坑人文史迹深有研究的林良定老校长予以充分肯定,他说自己对钱坑的老锣鼓戏班有所留意收集,但尚欠广利戏班未知其名,这次总算补齐了。

  随后笔者继续在茶担上寻找蛛丝马迹。最终在一幅人物漆画上发现有落款的痕迹,字迹虽然模糊,但尚可辨认出文字内容,三行金字为竖书:“时在于 壬午写 锡和林吉”,末端留有两方印章,分别为“林”字和“吉”字。笔者根据广利家族的发展史及其民居建筑群的建筑史进行推断,这里所指的“壬午写”即为清光绪壬午年,也就是清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因为此前的一个壬午年为清道光二年(1822),此时的广利公大约只有二十岁左右,或许刚刚开始创业,根本没有余资和闲情,去打造只供节庆娱乐又要长期投资的锣鼓班;而在此之后的另一个农历壬午年,则是民国三十一年(1942),此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山河破碎,国民遭受荼毒,全国人民同仇敌忾抗击敌寇,谁还有心思组建锣鼓队开展娱乐呢?据此可以确定,漆画的落款时间,就是茶担制成的时间,也就是说,这对茶担为清光绪八年(1882)雕制而成。以此类推,鼓亭也为同一年的产物,而“窃韶轩”锣鼓班无疑也是在同年成立。此时的广利公应该已经将生意场上的事务交给子孙打理,自己在功成名就之后乐享晚年,因而才有了打造锣鼓班的闲情逸致。至此,困扰广利族人的几个历史问题也可宣告解决了!

  木制的鼓亭和茶担保存至今已历130多年的历史,依然如此完好,真不愧是广利族人的传家之宝!

作者: 
陈奕波
来源: 
揭阳日报(2018.06.20)
浏览次数: 
12